当前位置:人民网 >> 江苏 >> 正文

小伙无钱回家跳河轻生 扬州车夫救人后赠路费

2014年05月09日08:47
打印    字号: 

昨天中午,一名帅小伙因压力大,加上没钱回家,一时想不开跳河轻生。附近的游客和市民见到后,立即帮忙救人,最终小伙子被救上岸。好心的三轮车夫了解情况后,将身上唯一的100元钱拿出来送给了小伙子,小伙子跪拜感谢后,自行离开现场。

下午两点半,一辆军绿色的摩托车停在报亭前,一位老人下车,搬下大批报纸杂志。曹奶奶介绍,这就是卢爷爷,今年73岁啦。说完开始整理卢爷爷进回来的报纸和杂志……这是金陵晚报记者在河海大学江南骏园书报亭前看到的一幕。不久前,河海的大学生们一致将“最美劳动者”的称号送给了他们。

 走到桥中央他突然跳河

当天中午12:45左右,一名身穿黑色衣服,个子较高,长相帅气的小伙子,手中拿着一根烟,从位于瘦西湖景区南大门附近的大虹桥东侧,独自一人走到了桥中央,一边抽烟一边沉思着坐在了桥栏杆上。他的举动,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怀疑。

突然,传来“扑通!”一声,附近的游客和市民发现,小伙子已经从大虹桥北侧栏杆处,跳入河中。“快救人,有人落水了。”目睹这一切的市民和游客立即围了上来,一边呼救,一边劝小伙子放弃轻生。“别想不开啊,快上岸来,有什么事情大家帮你解决。”但不管围观的人如何劝说,小伙子整个身子泡在水中,就是不回应。就在大家劝说时,已经有人报了警。

三轮车夫成功救人

40多岁的黄继洋是徐州人,到扬州已经有近20年,平时以踩三轮车维持生计。他站到河边劝说小伙子:“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只要你上来,我们大家都可以帮你。”大家纷纷劝说,几分钟后,小伙子终于放弃了轻生的念头。

“桥洞旁边壁上有电缆,你可以抓住电缆过来。”黄继洋看小伙子有点回心转意的意思,立即指引小伙子如何上岸。在他的指引下,小伙子从大虹桥北侧,穿过中间的桥洞,来到了大虹桥南侧。趟过水,来到了岸边。黄继洋跟其他两名三轮车车夫立即赶到了大虹桥南侧,来到河边,弯身伸手,将小伙子抓住,随后,几个人互相使劲,趁小伙子犹豫的间隙,一把将他拽上了岸。看小伙子终于上岸,大家这才松了一口气。

三轮车夫赠100元路费

“是不是遇到什么为难的事情了,能不能说出来,大家来帮你。”黄继洋一边安慰小伙子,一边询问。听他这样说,小伙子低下了头:“我身上没有钱,我想要100块钱回家的路费。”看着一脸无助的小伙子,听着他的烦恼,黄继洋摸了摸自己的口袋,发现身上正好只有100元现金,他毫不犹豫地将钱拿了出来,送给了小伙子。“拿着回家吧,别想不开了。”

看着黄继洋递过来的钱,小伙子哭了。大家纷纷劝他别哭时,他突然跪了下来,向黄继洋磕了四个头。闻讯赶来的民警表示,可以将其送到救助站,让救助站送他回家,但遭到了小伙子的拒绝。

附近一个卖水果的女生给小伙子送来了10块钱,小伙子也拒绝了。“有100块钱我够了,真的不需要了,谢谢大家。”说完独立离开了现场。

赠路费的车夫爱做善事

“老黄平时就是个大好人,喜欢做善事。”采访中,其他的三轮车夫说起黄继洋都连声称赞。有热心人带记者找到了黄继洋。“没什么好采访的,我觉得这是我应该做的。”面对记者,黄继洋笑着说,他就是做了应该做的事情。

黄继洋的妻子在瘦西湖景区附近开了一家炒货店,她告诉记者,老黄平时以踏三轮车为生。在做生意过程中,他经常遇到一些落难的人,只要被他碰到,他都会伸手帮忙。两年前,高邮一个小姑娘跟母亲吵架,来到扬州后遇到了老黄。老黄不仅不收小姑娘路费,还帮助小姑娘解决了两个月的房租费。

老人曾骑行70公里批发报纸

入选理由这样介绍这对老夫妻:老两口学历不高、认字不多,却做着整个江南骏园书香气味最浓的生意。十多年来,小小的书报亭成了同学们在课余时间了解大千世界的图文窗口。

两位卖报纸的老人来南京已整整18年,今年双双73岁了。1996年,卢开兵和曹玉花的小儿子在南京做报纸投递员,女儿在河海大学帮忙打扫卫生。“爸妈,你们来南京卖卖报纸吧,好歹互相之间我们也有个照应。”女儿打回老家盐城阜宁的一通电话,老两口便动身来南京了。从此在河海大学本部西康路校区,每天都有两位老人,将几份报纸抱在手里兜售。

2003年,他们跟随河海大学来到江宁新校区,也终于拥有了自己的报刊亭。每天早晨6点,爷爷先到报亭,整理报纸、杂志、书籍,不一会儿,奶奶给爷爷带来早饭,爷爷吃一点就匆匆赶往南京拿货。当时将军路还没有通,卢爷爷每天骑自行车去南京市区进货,只能从河定桥绕路,每天蹬自行车70公里来回。

毕业生回校直奔报亭看爷爷奶奶

“我们一直在学校生活区卖报纸,认识的老师不多,相处得好的学生倒是不少。”卢爷爷告诉记者。“前天,还有一位已经毕业,定居加拿大的学生回学校办事,第一站就是来报亭看我们。”

人来人往的报亭前,也总会发生很多故事。一位学生,刚刚开学不久,在报亭翻完杂志,将钱包落在了那里。卢爷爷整理时发现,打开一看,里面整整3600元,还有身份证、银行卡等其他物品,立刻原物送还。“这可是我大半学期的生活费呀!”女孩感动地说。

曹奶奶心善,当年在河海本部校区时,还曾资助过不少贫困学生。一天中午,一位学生在报亭前翻报,曹奶奶见其他学生都去食堂吃饭了,便问他:“孩子,你怎么不去食堂吃午饭?”学生不好意思地说:“身上只有1块7毛钱了,爸爸这个月的工资还没发,我不能跟他要,得撑到月底。”

曹奶奶二话不说,赶紧到食堂打了饭给这个家境困难的孩子吃。放假了,老太太不仅帮他买了回家的车票,还买了鸡蛋、粽子给他路上带着吃。

自食其力却屡遇变故

其实当年,卢爷爷与曹奶奶自己的日子也是紧巴巴。到南京卖报纸之前,两人一直在老家阜宁务农,为儿子结婚欠了同村人1500元。到南京后,2005年,大儿子突发脑溢血去世,老两口将大孙女接到自己身边抚养成人。

二儿子一家在南京辛苦打拼,终于在江北买下一套房子,但因为没钱装修,多年来一直着住“裸房”,老两口心疼他们,每个月还会贴补一些给两个孙子上学。

如今,大孙女已经大学毕业在深圳工作,二孙子、孙女也考入了大学正在念书,就在老两口觉得生活开始井然有序时,前两天,二儿子又遇交通事故,让二位老人的平静生活再起波澜。

但是每天早晨,还能看到他们在报亭忙碌的身影。采访中曹奶奶提及此事,卢爷爷示意她不用多谈。“该负的责任,我们全家倾尽所有也要去负。”卢爷爷转过头对记者说。(姜静 陈蕴萱)

来源:金陵晚报 (责编:韩振、张鑫)
返回视窗首页
分享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