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人民网 >> 江苏 >> 正文

年轻妈妈患尿毒症多年 安徽9岁幼子欲捐肾救母

2014年05月14日14:38
打印    字号: 

  儿子王栋才和妈妈张丽侠在一起。

  “如果我的肾可以救你,我愿意把它给你,只要你健康起来……”母亲节前夕,安徽9岁男孩王栋才用稚嫩的文字,给身患尿毒症妈妈张丽侠写下这封信,他说愿意将自己的肾作为母亲节礼物,送给妈妈。

  昨天,张丽侠再次来温,她的丈夫王海波准备带她到医院,登记肾源匹配检查。王海波说,妻子还年轻,换肾才是根治的最好办法。然而,换肾的巨额费用,让这个满目疮痍的家庭发了愁。

  年轻妈妈突患尿毒症

  “如果我是个大男孩,我一定出去打工,和爸爸一样zhuan(赚)钱救你。”

  “妈妈你不要哭,我知道你白天怕我难受,不会在我面前哭,夜里经常听到你偷偷地哭。”

  “妈妈,我不怕痛,不怕开刀、吃药,真的。”

  才上小学三年级的王栋才有些字还不会写,这封信夹杂着不少用拼音凑成的生字,透着用“生命反哺”的感动和无奈。王海波说,母亲节前几天,儿子和他曾商量送什么礼物给妈妈。但让他想不到的是,王栋才想到的礼物竟是自己的肾。

  2004年,20岁的张丽侠与22岁的王海波结婚,次年儿子王栋才出生。之后夫妻俩来温州谋生,王海波开出租车,张丽侠在市区一家书店做导购员,儿子则留在老家,由爷爷奶奶抚养。

  2010年12月,张丽侠突感身体不适,到医院检查,被诊断为尿毒症。王海波回忆,当时医生将妻子的病情告诉他时,他怎么也不敢相信。“没有任何前兆,也没有家族史,怎么就突然得了这个病?”此后,张丽侠又被转入了肾内科。前后20多天的住院治疗,花掉了王海波4万余元。

  为缓解病情

  能不喝水就尽量不喝

  2011年春节,王海波将妻子送回老家——安徽阜阳界首市代桥镇王寨村。春节后,张丽侠住进了阜阳当地一家医院。

  “当时毒素排不出来,全渗进血液里了,她的心脏比普通人的大一些,就好像在水里泡过一样。”王海波说,医生当时这样向他描述妻子的病情,虽然不太明白,但他知道要治好妻子的病,不容易。为了缓解病情,她能不喝水就尽量不喝水。王海波还动用了民间的偏方,但是效果甚微。

  王海波曾带妻子到北京求医看病,但血液透析是医生开出的唯一治疗方法。夫妻俩只得再回到老家。这之后,张丽侠每周一、三、五要去医院做一次透析,每次大约4小时,否则全身就会浮肿。

  家里老人患病

  加重家庭负担

  屋漏偏逢连夜雨,王海波年近六十的母亲,前几年被诊断患上了乳腺癌。每个月化疗吃药,需要花费2000多元,王海波的父亲王付山是一名即将退休的教师,每月的收入只够给老伴看病和维系家用,根本帮不了儿子和儿媳。

  “前几年费用报销比例比较低,这几年标准提高了一些,但费用还是很大。”王海波说,妻子每次透析费用就要500元,再加上其它治疗费用,已经花掉了夫妻俩这几年20多万元的积蓄,还欠下了6万多元的债务。

  一点治疗费用

  都让这个家寸步难行

  记者向我市一家省级三甲医院了解到,受肾源不足的限制,等待肾源成为目前换肾者遇到的最大难题,平均需要等待三到五年,有的甚至没能在有生之年等到一个合适的肾源。

  医院方面透露,换肾费用至少需要10万元,另外术后还需服用抗排异药物,每年的费用也需要六七万元。

  那么,新农合能为张丽侠省去多少治疗费?记者打电话联系界首市人力社保局,工作人员表示,换肾及住院费用,实际报销比例一般能达到45%~50%。至于出院后服用抗排异药物,只要药物在报销目录范围内,按照大额门诊的报销比例,也能够达到50%。

  “医院说,肾源匹配需要预缴3万元。”即便如此,眼下一点治疗费用,也已经让王海波一家寸步难行。

  医生告诉你

  幼子肾脏尚未发育完全

  捐肾救母行不通

  温医附一院移植中心

  主任医师、教授杨亦荣

  捐献肾脏与捐血液等有着本质区别,肾脏是不可再生的,更何况9岁的孩子是未成年人,肾脏尚未发育完全,不具备捐肾的条件,对其自身身体发育也会带来危害。此外,即便9岁的王栋才想要捐肾,但医院方面伦理委员会的伦理审查都过不了,因捐肾之前要经过严格的伦理审查,9岁幼儿尚不具备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目前,他们尚未了解到有这样的先例。换句话说,医院不会同意王栋才的捐肾请求,即便受捐者是他的妈妈。

来源:浙江在线 (责编:韩振、张鑫)
返回视窗首页
分享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