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人民网 >> 江苏 >> 正文

为保障青奥 南京建邺区最后一个城中村将消失 【2】

2014年05月18日08:38
打印    字号: 

  

    急剧膨胀的村庄

  城市管理的痼疾

  在急剧膨胀之前,河北村跟现在相比截然不同。

  “差不多是在2007年左右。”曾在建邺区兴隆街道办事处担任主任十多年蒋宏喜说。在此之前,虽然河北村也是农村,但并非是城管部门眼中的顽疾。

  当时,河西新城处于大发展时期,高楼大厦在昔日的稻田和水网湿地上建起,河北村的周围也是如此,村南边的应天高架将村子与南侧的城市隔开,村东侧也建起了玻璃幕墙的商场与写字楼。

  可河北村还是河北村。

  村民的耕地大多被征走,村庄却因为种种原因没有被纳入开发范围。相反,由于城市的发展,居住于祖屋的村民却发现生活成本正在日渐上涨。

  这时候,因为城市的发展,大量的外地人来到建邺区,房价低廉却交通便利的河北村成了他们选择落脚地的首选。

  “最多的时候,差不多住了几千户人家,主要是外地人,本地居民原本就只有几百户,有条件的,又都暂时搬出去了。”蒋宏喜说。

  从河北村的发展史上,差不多能看到中国城中村的发展规律:城市发展,城中村吸引了外来者,外来者在此居住时难免搭盖违建,城中村逐渐成为脏乱差的代表。

  这种违建并不只来自暂居于此的外地人,本地居民也曾经为了多收取租金在原有的祖屋上进行搭建,而且,也确实有生活困难的居民因为几代同堂,而不得不搭违建。最初的时候,这种违建并不为管理者所注意,在长久的印象里,这里只是村庄,并不等同于城市。

  2007年,附近要建“科技园”,河北村即将拆迁的消息,更是让当地建造违建的状态陷入疯狂。

  蒋宏喜跟记者说起当时违建的剧烈程度,“一晚上就能盖起一个小楼,没有地基,水泥也很少,像搭积木一样。”

  愈演愈烈的违建导致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关于河北村的负面报道不绝于耳,媒体从这个城中村中,先是发现了违建,后来,又找到了泔水猪的养殖基地,收售黑自行车的窝点……

  河北村,就跟中国大多数城中村给人的固有印象一样,一度成为脏乱差的代名词。

  困难重重的拆迁史

  总算是到了尾声

  有关河北村的负面新闻不绝于耳,这让城市管理者苦恼,搜索新闻报道,会发现村庄与城管的斗争已经持续了数年。

  “2007年2月10日,兴隆街道城管中队倾巢而出,10个人去河北村,10个人去河南村,每天值班到夜里12点。可是一过12点,居民就开始动手搭违建。执法人手显然不够,6名部队转业干部刚分到兴隆街道,就先被拉到了村里昼夜巡逻。”

  “2012年10月10日,南京市建邺区河北村下圩沟泵站北侧有一段约百米路段成了‘断头路’。然而就是这百米路段有一堆建筑垃圾,垃圾堆放处场面十分“壮观”,此路段脏、乱、差现象比较严重,呼吁有关部门尽快将这些垃圾清运走。”

  因为地处鼓楼区和建邺区交界处,河北村的管理一直困难,经常是城管部门上门拆违之后,新的违建又出现。这个城中村成了城市管理者眼中的痼疾。

  这一状况直到2013年春天才有改变。

  2013年4月30日开始,“河北村800亩项目”拆迁工作开始,建邺区的最后一个城中村迎来了自己的最后时光。

  昨天,现代快报记者再次来到河北村时,发现经过一年多的拆迁,整个村庄只剩下最后几幢孤零零的房屋,其他的大部分建筑已经被夷平了,大量的土地被围进了砖石水泥围挡。

  “村民还剩3户没有搬走,城市户口的居民还有29户,大部分是因为拆迁补偿问题没有谈拢。”在拆迁现场的建邺区投资促进局副局长徐新说。根据南京市委市政府公布的《关于在全市开展“大干一百天环境大扫除”环境专项整治行动的通知》,包括河北村在内的28个区域,必须在今年6月底之前完成动迁。

  “越是尾声,越是困难,但我们有信心。”徐新说。

  “这里确实住不得了”

  但能否将村庄记在纸上

  在河北村尚且保留的建筑物中,有一栋建筑颇为显眼。

  青砖垒墙,黑瓦覆顶。四周的墙体整个合围起来,留出的门户比现在的要小些,走到近处,能依稀看到雕花的窗棂和横梁。“这是民国初年开明士绅王汉洲的故居。”住在河北村附近,曾经参与编纂建邺地方志的老人任宣说。

  任宣说,王汉洲故居用料讲究,工艺合理,结构牢固,雕饰华丽,为清末民初南京民居建筑中的代表作之一。

  而在一本介绍建筑的书中,也提到了这个建筑,“该建筑群长42米,宽12米,前后四进,由大门、走廊、前厅、中厅、厢房、后楼、后厅所组成,其第三进为楼厅,厅顶呈半月状。后厅隔扇由宽0.6米、高2.95米的木门组成。木门及大厅横梁上均为高浮雕木刻,花卉、人物、鸟兽图纹无不生动形象, 栩栩如生。半月状厅顶的方木框架间均由夹有钢丝网的玻璃覆盖,可观赏上新河及码头。地面由边长0.46米的正方形地砖拼砌而成。”

  任宣说,王汉洲故居因为是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所以在这次动迁中得以保存,但其他村民的祖屋,却没有这么幸运。

  “虽然大多是不出名的普通人,但其实这些老屋也是有价值的。”现年81岁的任宣推了推鼻子上的眼镜叹了口气。

  根据任宣的介绍,河北村所处的地块,曾经属于古时候的上新河镇,这里从明朝开始,一直是南京地区最大的木材交易市场。“从江西、湖北的江面上放下木排,在这里截住,靠着人拉马拽,送进南京城。”任宣说,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南京的建筑都跟上新河镇有关。

  这样的盛况一直持续到解放后,当木材不再是建筑的主要材料时,因为木材生意兴起的村镇也陷入衰败。有人搬走了,有人留下来,成了在田间插秧的农民。

  之前保留下的祖屋因为岁月衰败不堪,有关村庄的历史,也只存留在当地老人的头脑中。

  “这里确实住不得了,应该拆迁改善,但应该有人把这段历史记录下来。”任宣说,他希望,有人能够收集这些村庄的历史,将它们记录在纸上。

  

来源:现代快报 (责编:姚媛、是钟寅)
返回视窗首页
分享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