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当前位置:人民网 >> 江苏 >> 正文

徐州3岁男童因腹痛死亡 园方称被石墩砸伤

2014年05月24日08:49
打印    字号: 

  园方称,兵兵是被这种栏杆上的石墩砸到受伤的。 马志亚 摄

  悲痛的姥姥拿着兵兵的相片。马志亚 摄

  3岁大的男童兵兵(化名),5月20日上午由姥姥护送,蹦蹦跳跳上了徐州铜山区柳新镇的一所幼儿园的校车。可当晚回家后,兵兵出现呕吐、身体发热症状,更让人揪心的是,兵兵因为疼痛在床上直打滚。家人赶紧将孩子送到徐医附院,当夜11时孩子进了重症监护室,噩耗随即传来,孩子经抢救无效死亡。

  好端端的孩子,怎么就这么走了?孩子在幼儿园的9小时发生了什么?为何两家医院都作出“未见异常”的诊断?

  令人揪心的情景

  幼儿园回来后,孩子疼得直打滚

  次日凌晨,3岁的兵兵因“腹腔大出血”抢救无效死亡

  兵兵今年3岁,跟着铜山区柳新镇苏家村的姥姥居住,平时在村头一家名为“柳新实验幼儿园晴晴办学点”的幼儿园上学。

  姥姥王玲回忆,当天早上7时许,她骑车将孩子送到校车乘坐点,“兵兵很喜欢上幼儿园,那天他是蹦蹦跳跳上车的”。下午5点多,王玲像往常一样到校车点接兵兵,没想到兵兵并不在车里,一名随车老师说,兵兵因为“肚子疼”,被园长送到医院了。

  慌了神的王玲赶紧骑车往医院赶,在村西头的路口,王玲遇上了园长张红秋等人。王玲回忆,兵兵当时满头大汗、脸色蜡黄、嘴唇发紫,“园长跟我说,兵兵肚子疼,但是到医院检查过了,没什么事情。她又拿出两张彩超单,称医院都检查过了,孩子没事。”

  “孩子一看就不舒服,怎么会没事呢?”尽管担心,王玲还是把兵兵带回了家。到家后,兵兵出现了呕吐、出汗等症状,背部还有明显的淤青斑。更揪心的是,兵兵一直捂着肚子喊疼,一度在床上直打滚,“孩子疼得把床上的枕头都撕烂了”。

  晚上8时,家人赶紧将兵兵送到徐医附院。医院的接诊记录显示,兵兵入院时“腹背部有局部青紫,曾呕吐,腹部疼痛”,兵兵因为疼痛无法配合常规检查,医院先用药物进行辅助治疗。当晚11时,兵兵被推进重症监护室,到了次日凌晨时分,医院宣布兵兵抢救无效死亡,原因是“腹腔大出血”。

  两点疑问

  幼儿园里发生了什么?

  园方称:孩子被园内石墩子砸伤

  家长认为,石墩子比孩子高,重22斤,孩子如何搬得动

  根据幼儿园的表述,兵兵是在上午9点排队上厕所时,扒倒了园内石制护栏上的石球,石球又砸中了兵兵的身体。

  兵兵家人于5月21日早上6时到柳新镇派出所报案。柳新镇派出所郑所长告诉记者,民警随后展开调查,并对幼儿园园长、老师、司机等人进行走访询问。根据几人表述,5月20日早上9时许,兵兵玩耍中爬上了石制围栏,造成了石柱子上面的圆形石墩子落下,砸在自己身体上。

  孩子随后被幼儿园园长等人送入王庄煤矿职工医院,病例记录显示,10点24分兵兵进行了彩超检查,结果显示无异常。下午2点左右,孩子再次被园方送到徐州市中心医院,该院彩超病例显示时间为4点51分,结论仍为未见异常。随后孩子在返回路上被家长接走。

  记者昨日来到事发地幼儿园,该院挂着“柳新实验幼儿园晴晴办学点”的牌子,园内有一栋楼、一排平房。兵兵出事地点在院内走廊附近。记者观察发现,走廊外侧有石柱围栏,每隔几米竖着一根立柱,上面摆放着圆形的石墩子。王玲告诉记者,这些石墩子警方称过重,足有22斤,并且高度在80多厘米,兵兵身高是70多厘米。王玲质疑园方所说孩子自己搬下石墩子砸伤的说法,“孩子身高根本不够,怎么会爬到石柱上,还搬下那么重的石墩子?”

  医院又是如何诊断?

  两家医院均说“未见异常”

  医院称孩子伤情可能是“迟发性”,具体情况正在调查

  疑问不止于此。王玲告诉记者,兵兵回到家后,一直在喊着肚子疼,她随后通过其他园内小朋友家长证实,兵兵受伤后,“几乎在幼儿园里哭了一天”,可是幼儿园并没有通知家长。

  王玲表示,为何幼儿园两次送孩子到医院拍片检查,均显示孩子“未见异常”?记者尝试联系幼儿园园长张红秋及相关负责人,均无法接通电话。

  从幼儿园负责人对警方的表述可以看到,兵兵被砸伤后,第一次是被送到附近的王庄煤矿职工医院,拍片检查后诊断结果为:腹部未见明显异常。园方随后将兵兵带回,因兵兵仍然喊着肚子疼,园方于下午2时许,将兵兵送到市区更大的徐州市中心医院,4点51分出了拍片结果,医院诊断为:腹部未见明显积液及包块。王玲认为,医院可能未能诊断出病情,换而言之,兵兵可能是被耽误治疗了,医院难辞其咎。

  昨日,记者联系了徐州市中心医院,该院宣传科负责人回应说,他们刚刚得知此事,正在紧急联系医院的应急小组,对事件进行调查。“医院联合了相关科室的专家,正在对当日的接诊医生的诊断过程和结论进行调查核实,结论暂时无法得出,因此无法做出答复。”但是该负责人也称,经初步调查,当天对兵兵的彩超报告,确实显示未见异常,她从医学角度分析认为,孩子的伤情可能是迟发性。

  最新进展

  责任暂无法判断 幼儿园停课待查

  男童所在的幼儿园属私人开办,无办学资质

  扬子晚报记者随后联系到柳新镇教育办相关工作人员,经核实,兵兵就读的“柳新实验幼儿园晴晴办学点”不具备办学资质。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该镇目前的幼儿园办学力量薄弱,公办园根本满足不了孩子就读需求,因此,该镇吸纳一些条件不错的民办园进来。“柳新实验幼儿园晴晴办学点”是一所私人开设的办学机构,之前教育部门曾对其进行过教学条件评估、检查,但目前仍在“办手续”阶段,因此它还没有取得相关资质。该起事件发生后,教育部门已对幼儿园作出停课整改决定,并要求幼儿园负责人积极配合警方的调查。

  柳新派出所民警表示,目前派出所正在对该事件进行进一步调查,暂时没法确定孩子真正死因,“从现有情况,暂时无法判断孩子死亡原因是一次医疗事故,还是因为其他原因”,警方表示,法医等相关部门都已介入,根据进一步调查进展,将着手准备对孩子进行尸检,查找原因。(马志亚)

来源:扬子晚报 (责编:姚媛、是钟寅)
返回视窗首页
分享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