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当前位置:人民网 >> 江苏 >> 正文

《交融》油画展南京举行 展百位画家200幅作品

2014年05月25日10:08
打印    字号: 

  王长明作品《影像之家园》 布面油画

  毛焰作品 《微胖的裸女》

  沈行工作品 《河畔秋色》 布面油画

   5月18日至6月18日,《交融——学院与当代艺术研究展》在江宁高新园方山艺术营举行,集中呈现100位艺术家的200幅作品。

  该展览由江宁高新园、南京艺术学院、江苏省美术馆、江苏省油画学会联合主办。江苏省油画学会秘书长、江苏省美术馆策展人孙俊担任策展人;北大艺术学院教授、2011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策展人彭锋,南京艺术学院教授、著名评论家顾丞峰担任学术主持。展览将于6月25日到苏州美术馆巡展。顾丞峰先生认为:“此次展览大体上可以说是对南京当下油画整体现状的总览。”

  据孙俊介绍,该展览分三个主题单元。第一个单元是“学院与传承”,邀请了当代江苏油画界以学院为传承的名师大家参展。作为在油画领域传承优秀传统艺术精华的中坚力量,他们深入挖掘传统,并赋予传统语言以新的意义,培养了江苏新一代的油画艺术精英,为江苏当代艺术的发展集聚了厚重广博的坚实基础。

  第二个单元是“当代与新锐”,参展艺术家是推陈出新的当代艺术的新生力量。他们继承了江苏艺术勇于革新的传统,以改变旧质的语言形式和结构为使命,既是传统语言形式的叛逆者,又是传统精神的继承者。他们以集体的姿态呈现出江苏当代艺术的清新面貌。

  第三个是“方山艺术家”单元,其以方山艺术营进驻艺术家为主体,凸显园区艺术家的整体面貌和已具有的实力。

  参展艺术家有张华清、徐明华、沈行工、陈世宁、陈坚、金捷、张新权、管策、毛焰、刘国夫、王长明、沈敬东、赵勤、于小雨等100位艺术家。

  “扭曲人性、血腥暴力、极度色情并不是当代艺术的本源或主体面目,变味和恶心的呈现方式也不是当代艺术应具有的特征和表象,这在西方当代艺术体系中亦是如此。”策展人孙俊称,此次策展旨在通过对当下江苏油画艺术生态的整体研究,用一个全景式的视点,客观地解读当代艺术30年后,作为中国当代艺术重要策源地的江苏,在新的历史背景下,对当代艺术所进行的艺术实践和自觉的文化担当,及以学院为代表的传统经典传承在当下的文化意义及生存状态,从而提供一个传统与当代、体制内与体制外的对话和反思的链接。

  孙俊坦言,相对于传统艺术在社会及文化生存层面,当代艺术还处于被挤兑的边缘状态。此次展览还希望通过对当下艺术生态的研究,促进社会对当代艺术的关注、理解和支持。在文化性格上,虽然当代艺术是传统艺术的对立系统,但当代艺术如同传统经典一样是严肃的文化实践,它所具有的反叛性和破坏性也恰恰是它的表征和先进性特质,也是推动我们文化艺术发展的动因。因此在社会及文化生态层面不要再把传统和当代艺术两者二元对立起来,而是应放到一个客观的历史语境中考量它的文化价值与意义。

  据了解,方山艺术营处于江宁方山脚下,其前身是一座座高大的民兵营兵器库,由兵器库改造的一间间工作室,空间开敞,环境清幽,满足了当代艺术家对大空间的需求。方山一期艺术家工作室已进驻了毛焰、于小雨、黄峻、谢中霞、葛震、王冬春、赵净、高雷等多位艺术家。园区不定期举办美术展览和艺术家工作室开发日等艺术活动,目前已有瑞典、法国、意大利、立陶宛等地的艺术家慕名来到园区举行艺术展,或与园区艺术家进行学术交流。方山艺术营在艺术圈内的影响力正日渐凸显。

  “方山已经是事实上的艺术园区”

  北大艺术学院教授、2011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策展人彭锋——

  作为《交融——学院与当代艺术研究展》的学术主持之一,北京大学艺术学院教授、艺术学系主任彭锋近日结合著名艺术园区苏荷的变迁,发表了关于发展艺术园区的观点。

  “艺术家聚集在一起形成艺术园区,这种现象在中国最早可以追溯到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北京圆明园画家村。由艺术园区带动文化产业,则是2000年之后北京798。”彭锋说,“纽约苏荷艺术区的发展轨迹,为我们了解中国艺术区的发展现状、预测它们的发展方向,可以提供某些借鉴。”

  他介绍,从19世纪末20世纪初开始,纽约的格林威治村成了文学家和艺术家的聚集区。两次世界大战导致大量欧洲移民涌入美国,格林威治村的房价飞涨,超过了多数艺术家的承受能力。在格林威治村南边的苏荷,以其大空间和低租金而吸引了艺术家的关注。苏荷本来是纽约的轻型加工业基地,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纽约的轻型加工业急剧衰退,工厂或倒闭或撤离,厂房未经隔断的高大空间,适应了追求大画幅的美国艺术家的要求。于是,在苏荷形成了艺术家工作室不断侵蚀厂房的格局。但是,让苏荷成为举世闻名的艺术园区,并不是艺术家的集聚,而是画廊的集聚。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当艺术家挤走了工厂之后,商业画廊又挤走了艺术家。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画廊陆续进驻苏荷,到了80年代末,苏荷拥有超过200家画廊,成为全球最大的画廊聚集区。大批画廊的集聚,不仅带来了艺术品交易的直线上升,而且让苏荷成为著名的旅游景点。参观苏荷的画廊,成为有闲阶层的必选项目,进而带动大批中产阶级和海外游客附庸风雅前去游览。

  “苏荷的故事到此还没有结束。随着苏荷名声与日俱增,房租也扶摇直上,商业画廊步艺术家的后尘,逐渐退出苏荷,转战切尔西,代之而起的是时装、化妆品和奢侈品牌的进驻。”彭锋说,从此,苏荷与艺术渐行渐远,由艺术园区演变成了文化产业或者创意产业园区。

  “苏荷的发展轨迹显示,艺术成了连接老旧工业与时尚消费的纽带。旧的工业或者旧的生活方式的淘汰,留下廉价而开阔的空间,成为艺术家的理想乐园。随后的进程是艺术家取代工人,画商取代艺术家,企业家取代画商。在北京的798,我们可以发现几乎同样的轨迹。”彭锋说。他同时提醒,工厂的大空间只是一个基础条件,不是所有旧工业园区都能成功地转型为文化产业园区。

  谈及方山,彭锋认为,方山已经形成了一定规模的艺术家集聚,已经是事实上的艺术园区。在未来的发展路途上,纽约苏荷和北京798也许可以提供借鉴,但不应该成为限制。苏荷和798的模式不是唯一的。在柏林、伦敦、巴黎、上海、成都等地,我们还可以发现其他的模式。与苏荷和798的自然生长不同,方山文化创意园区得到了地方政府的重视和扶持。这是方山艺术营的优势。有了政府的扶植,方山艺术营就有可能后来居上,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新路。(梁圣嵩)

来源:南京日报 (责编:贺丽琼、张鑫)
返回视窗首页
分享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