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当前位置:人民网 >> 江苏 >> 正文

湖南男子苦寻被拐儿子14年 发现其离家仅7公里

2014年05月27日00:26
打印    字号: 

  14年苦苦寻子

  儿子离他只有7公里

  家长状告多个部门,被拐卖的孩子为何被成功上户

  “十四年啊,我几乎翻遍了整个龙岗区,哪知道儿子就在7公里外?”1999年7月30日,对湖南女婿李钟祥来说,是一辈子也忘不了的日子;六个月大的儿子小龙在他打工的深圳龙岗区爱联村失踪,他开始了长达14年的寻子之路。

  这漫长的寻子过程中,李钟祥和其他寻子家长一起,创建了“寻子之家”公益组织,帮助多位家长寻找到了孩子。幸运的是,2013年,李钟祥也找到了小龙。

  “他成功上户了,还改名黄卓钦。”买来的孩子怎么上户?买孩子的人和人贩子是不是都有罪?5月25日是“国际失踪儿童日”,李钟祥决定状告深圳惠东县白花镇计生办等多个部门,为自己和孩子寻个说法。

  6个月大的儿子被邻居卖了

  李钟祥今年才35岁,别人却称他为“老李”,十四年的寻子,把他煎熬得十分苍老。

  “我们虽然穷,但有了儿子后,特别幸福。”1999年,从福建出来打工的李钟祥才20岁,妻子是湖南娄底妹子小李,两人婚后带着孩子在深圳打工。那年7月30日上午10点多,李钟祥正在干活,妻子突然找来,称放在娃娃车里的小龙不见了。

  李钟祥马上向当地派出所报案,并四处张贴寻人启事。儿子失踪后,邻居也突然离开,匆忙得连行李都来不及带走。李钟祥猜测,孩子可能是被邻居拐卖了;四处打听后,他证实了自己的猜测,孩子就是邻居抱走的。

  2000年,警方将邻居抓获,孩子以9000元被卖了,买家在爱联村,只是不知道是哪一户。“线索断了,我们又从零开始找。”

  之后,李钟祥结识了不少失踪儿童的家长,创立了“寻子之家”,在全国各地寻找被拐儿童,同时宣传打拐活动。

  14年才找到失踪的孩子

  “老婆精神崩溃了,我也没心思工作,好端端的家,这样算是毁了。”李钟祥说,14年里,自己踏遍了大半个中国,吃了很多苦。有人劝他放弃,他不肯,“一闭上眼,就是儿子的样子。”

  2013年,李钟祥得到线索,小龙被卖到龙岗区龙岗三村,但是寄养在买家惠州惠东县的外公外婆家。走访了一段时间后,他终于找到了儿子,当年的婴儿,现在已成少年。

  “他不但被成功上户,还改名黄卓钦。”李钟祥后来才知道,买儿子的人家,之后有了自己的孩子,便开始冷落小龙;把他送到乡下和老人住,而本该上初中的他,已经停学两年。“附近的人都知道他不是亲生的,嘲笑他,孩子说没叫过对方‘爸’‘妈’。”想起儿子的遭遇,李钟祥现在都还忍不住偷抹眼泪。

  目前,小龙重新回到了学校,破碎的家重新团圆。

  状告给孩子上户的多部门

  李钟祥透露,2013年,警方抓获了参与拐卖小龙的人贩子4名,案件目前还在审理中,另有两名人贩仍潜逃。

  “孩子离我只有7公里,却花了14年才找到他,为什么?因为他被‘合法化’了。”买来的孩子,买家是怎么将他“合法化”的?李钟祥了解到,买家从深圳惠东县白花镇计生办办理了生育证明,而惠东县白花镇卫生院也为小龙(黄卓钦)的上户出具了生育证明。

  他决定,起诉这些开具虚假证明的相关部门。“相关部门应该承担相关的责任。”

  今天是国际失踪儿童日,李钟祥在“寻子之家”60多名失子家长和志愿者的支持陪同下,向当地的司法部门递交了自己的诉状。

  失子数据

  湖南“寻子”信息1272条

  与“寻子之家”一样,“宝贝回家志愿者协会”也是一个寻子联盟,是已在民政部门正式注册的民间志愿者公益组织。

  “根据‘宝贝回家寻子网’的记录,目前湖南登记的寻子信息有1272条。”

  网友“百合”曾是“宝贝回家”湖南区的相关负责人。“百合”告诉记者,尽管儿童的权益日趋完善,但拐卖儿童的事件仍不停发生,网站登记的只是一部分,还有很多失子家长在苦苦寻找孩子。

  寻子心声

  希望能立法将“买卖”同罪

  雷武泽是一名寻子打拐的家长,也是“寻子之家”的创始人之一。“越来越多的失子家长抱团寻子,我们希望,能修改相关法律,让拐卖儿童的案例不要再发生。”雷武泽表示,在多年的寻子路上,他发现法律的“空白”是打拐难的重要原因。

  雷武泽举例,《刑法》第二百四十一条规定: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按照被买妇女意愿,不阻碍其返回原居住地的,对被买儿童没有虐待行为,不阻碍对其进行解救的,可以不追究刑事责任。他认为,对买家“定罪”,实现“买卖同罪”,这样才能有效遏制儿童拐卖。(李琪)

来源:三湘都市报 (责编:韩振、张鑫)
返回视窗首页
分享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