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当前位置:人民网 >> 江苏 >> 正文

河北公路超期收费 交通局长兼收费单位董事长

2014年06月12日08:14
打印    字号: 

  政府官员公司兼职收费公路超期服役——河北省道二级公路收费迷雾重重

  两个收费站卡住进城必经路,已经过了收费年限还是照收不误。收费单位为内地香港合作企业,交通局副局长兼任董事长,经营权和收益却全部归香港企业。政府以公路路基入股,却不参与分成,国有资产是否存在流失问题?

  近日,记者接到河北省曲阳县群众举报称,河北省二级公路S382定龙线曲阳收费站存在超期收费问题,严重影响当地经济发展和群众生产生活。为此,记者前往河北曲阳县进行了调查。

  收费期限到期照收不误

  煤炭物流业是曲阳县的支柱产业,从山西运来的煤炭均经过曲阳县中转再被运送至其他地区。河北省二级公路S382定龙线贯穿曲阳县城,是西煤东运的必经之路。运煤货车为降低运输成本,普遍选择省级公路运输,但S382定龙线曲阳收费站却成为他们运煤路上的“噩梦”。

  33岁的黄飞鹏是一名货车司机,在S382定龙线上运煤十多年,平均两天往返一趟。“货车一来一回穿过曲阳县城,相距20公里的路段要收110元过路费。”黄飞鹏说,“现在拉煤运费很低,一趟下来收入连1000元都不到,刨去各种费用以后,挣不了几个钱。”

  “这收费站早就收回成本了,早该撤了,不知道为什么又续了5年,收费到2018年。”运煤司机王金红告诉记者,去年他曾看到曲阳收费站旁有牌子显示定龙线公路将在2013年取消收费,但至今没有兑现。

  记者从曲阳县政府了解到,定龙线公路在建成后,曾明确收费年限是15年,即自1998年至2013年。

  记者在S382定龙线曲阳收费站看到,收费站门口悬挂着“保定龙港交通发展有限公司”的门牌。公司副总经理李春生称,公司自1998年3月起收费。他们与政府签订合同时没有确定收费年限,合同规定最终收费年限以河北省政府批文为准。随后,河北省对社会投资的经营性公路的经营年限(含建设周期)暂定为16年,按照这项规定,公司到2013年7月停止收费。

  据李春生介绍,近年来,公司曾多次向上级部门申请确定最终收费年限,但始终没有得到批复。2013年5月29日,经相关部门核算成本、收益和支出,河北省政府办公厅以冀政办函〔2013〕43号复函的形式,确定该条道路收费年限为20年,2018年3月31日停止收费。

  河北省交通厅新闻中心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经营性公路的收费期限是根据《收费公路管理条例》制定的,省道S382定龙线曲阳收费站不存在超期收费问题,延期收费是符合政策的。

  然而,一些曲阳县干部和群众认为,定龙线公路曾明确收费年限是15年,收费期限到期以后延长5年是不合理的。曲阳县交通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在这期间投资商早已收回成本并有收益,上级部门在县里不知情的情况下,未做实际调查、未与当地协商,也未征求群众意见便延长5年,这是不合理的行为。”

  据曲阳县交通局负责人介绍,S382定龙线公路为省级二级公路,归保定市交通局管辖,县里没有管理权限。曲阳县委、县政府曾多次协调、呼吁,寻求取消收费站的渠道和整修公路的办法,但始终无果。

  交通局局长任董事长中方入股不参与分成

  “保定龙港交通发展有限公司是香港万华集团的子公司,1997年,由港方出全资1.3亿元、保定市交通局以公路路基入股,双方各占90%和10%的股份,以合作形式修建S382定龙线公路。”据S382定龙线曲阳收费站的一位负责人孙树田介绍,公司董事长由双方共同出任,保定市交通局一名副局长任董事长,港方派人出任副董事长。

  记者通过河北省市场主体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显示,保定龙港交通发展有限公司的市场主体类型是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是吴刊峰。记者在保定市交通局网站上看到,吴刊峰的职务是保定市交通局党委委员、副局长,负责项目前期、计划、勘测设计工作。

  官员是否可以在企业任职?河北省交通厅新闻中心相关负责人表示,“地方政府与外资合作修路成立新公司以后,官员可以在企业兼职。以京石高速为例,京石高速也是中外合作修建的,双方成立了河北冀星高速公路有限公司,河北省交通部门的领导也在企业兼职。领导只是在公司挂名,他们承担责任又不拿工资,我觉得是可以的。”

  然而,中共中央组织部《关于进一步规范党政领导干部在企业兼职(任职)问题的意见》明确指出,现职和不担任现职但未办理退(离)休手续的党政领导干部不得在企业兼职(任职)。按规定经批准到企业任职的党政领导干部,应当及时将行政、工资等关系转入企业,不再保留公务员身份,不再保留党政机关的各种待遇。

  政府以公路路基入股,为何拿不到分红?孙树田表示,根据合同,双方合作不合资,中方不出资,也不参与分成;道路建成后,经营权和全部收益交由香港企业。

  一些受访群众则纷纷质疑,“政府用公路路基入股却不分成,谁能相信?”“既然政府不参与分红,为什么还要派官员到企业任职?”“政府在签订合同时,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霸王条款?国有资产是否存在流失问题?”

  “不管吃喝拉撒,只要是进出城就要交费”

  记者了解到,S382定龙线曲阳收费站为一站两点,分别位于曲阳县城东部和西北部,两个站点实行次票制单向收费,机动车进城不收费,离开县城则要缴费。收费站旁的蓝色告示牌显示,通行收费标准分为五类,从10元到55元不等。

  曲阳县政府一名工作人员说,“两个收费站位于进出县城的两端,干部下乡、百姓进城、货物运输全都要收费,已经严重影响当地经济发展和百姓生活。”

  灵山镇朱家峪村村民白州黎说,收费站卡在路上,村民进出县城极为不便,到县城购买农机种肥、看望上学的孩子、看病、购物等,都要交费。“村民不管吃喝拉撒,只要是进出城就要交费,10块钱看着不多,可累积起来就不是个小数目了。”

  曲阳县一些干部和群众反映,根据收费公路管理条例规定,收费道路经营管理者应对公路及沿线设施进行日常检查、维护,但S382定龙线公路在排水、绿化、路面维护等方面工作有所欠缺,这条公路是收费公路当中路况最差的。

  家住曲阳县东旺乡塔头村的货车司机靳跃勋告诉记者,收费站周边的路况很差,路边没有排水边沟、绿化带,而且路面常年坑坑洼洼,坑变大了就用土垫一垫,“根本不顶事”。

  “收费站在2005年之前一直亏损,近两年才有改观,年收入在3000万元左右。”孙树田表示,由于这条公路是西煤东运的要道,超载运煤车辆很多,对公路造成的损害较为严重,公司每年都拿出1000万元用于道路修补和维护。

  曲阳县第十五届人大代表张庆寿、李要光、张永辉、李良、甄进勇等则认为,收费站只收费不修路,路面坑洼不平,部分路段车辆通行困难,极易发生交通事故,严重影响了曲阳县的投资环境,引起了当地群众的不满。

来源:新华网 (责编:张鑫、唐璐)
返回视窗首页
分享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