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当前位置:人民网 >> 江苏 >> 正文

黑龙江孕妇猎艳杀人案被告承认另2次猎艳预谋

2014年06月13日19:32
打印    字号: 

 

  女孩的母亲提起此事泪流满面。

  嫌疑人被带入佳木斯中级人民法院。

  疑人被带入佳木斯中级人民法院。

  法院门前拉上警戒线并有法警值守。

  被害人叔叔庭审后接受记者采访。

  12日9时30分,备受社会关注的“孕妇为夫猎艳杀人案”,在佳木斯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经4个多小时庭审,犯罪嫌疑人于13时45分左右被押解出法庭。在庭审现场,嫌疑人白云江、谭蓓蓓当庭表示后悔,并对遇害家庭表示对不起。

  法院门前拉起警戒线

  离庭审还有一个小时,8时30分,佳木斯市中级人民法院门前拉起警戒线,并有多名法警值守。

  此案有强奸、猥亵等情节,涉及被害人隐私,加之被害人未满18岁属未成年人,院方决定以不公开审理方式在法院少年法庭审理,主审法官为少年法庭高庭长。

  在法院门前记者见到了胡依萱父母和亲友。与记者交谈时,胡依萱母亲孙洪波不时擦着眼泪,“这两天几乎都没睡觉,夜里老是梦见女儿临死的样子。”

  由于胡依萱父母实在没勇气再听一遍女儿被害过程,进入安检后又走了出来。进入庭审现场的2人分别是律师及委托代理人胡依萱的叔叔胡永生。

  女孩母亲:我们不会原谅他们

  胡依萱母亲孙洪波说:“我们不会原谅他们, 这种人存在就是危害社会。”

  现场所有媒体记者对胡依萱的母亲孙洪波提出的最多问题,是什么样的审判结果能让她比较满意。孙洪波说:“达到理想的结果,她俩就都判死刑,谁能想到啊。连做梦也想不到,帮孕妇还能帮出事。”

  庭审从上午一直审到下午,中午也没休庭。经4个多小时庭审,13时45分,犯罪嫌疑人被法警押解出法庭。围观群众纷纷指责嫌犯。

  政府帮助女孩母亲找工作

  据孙洪波介绍,她在桦南县政府领导帮助下,目前在政府行政中心“公益岗位”打扫卫生,月薪600元,并办理了低保,同时县民政局给予了2000元救助。在孩子没出事前,她在一家宾馆做房嫂,给房间打扫卫生,孩子的爸爸在联通公司工作,全家月收入2000元钱左右。

  据胡依萱舅舅介绍,为了攒钱供孩子上学,他们把自己的房子租出去,住在孙洪波父亲家。孙洪波说,好不容易将女儿供出了头,还遇到了这事,“当初不是我家女儿受骗,别人家的孩子也得受骗。”说起这,孙洪波说每天晚上她都会哭一次。

  当记者问到,是否打算要二胎时,孙洪波说,现在她年龄大了,身体也不允许,家里条件不是很好,也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

  犯罪嫌疑人白云江被公诉三个罪名:抢劫、杀人、强奸

   胡依萱叔叔胡永生告诉记者,在庭审现场,检察院公诉二人是共犯,两名犯罪嫌疑人感觉很后悔,并向家属表示对不起。庭审时谭蓓蓓特别冷静,白云江对杀害胡依萱供认不讳。检察机关对白云江指控杀人、抢劫、强奸三项罪名,他有些不接受。

  胡永生说:“庭审现场白云江承认,两次预谋猎艳,一次是女儿同学,由于看年龄比较小,自己终止了犯罪。另外一次与谭蓓蓓采用相同手法,诱骗一名陌生女孩走到楼道前,女孩突然接到家里电话,匆忙离开躲过一劫。”

  据原告律师王占军介绍:检察机关两位公诉人分别对被告人抢劫、强奸、杀人三起犯罪分别进行了详细询问,两名被告人对他们实施犯罪的主要情节供认不讳。

  在法庭上,谭蓓蓓的辩护律师,辩护观点是谭蓓蓓在丈夫胁迫下才实施犯罪,应认定为协从犯。从犯按法律规定,是减轻处罚。公诉人对谭蓓蓓辩护律师的观点进行了反驳。得知妻子有出轨行为的情况下,作为丈夫都会有辱骂、殴打的行为,这些都对应出轨行为,而不是为了让谭蓓蓓去为他寻找犯罪对象,所以不能认定为协从犯。从案件事实来看,谭蓓蓓也不是一次实施犯罪。

  两名犯罪嫌疑人,是谁先捂住胡依萱头部?王律师说,在此细节上两人都称对方捂过胡依萱头部。原告律师王占军说,他个人感觉,谁捂着胡依萱头部,谁按着腿部,在量刑上不会有很大作用,因为两个人在犯罪过程中,从策划、预谋到实施,没有明显主犯、从犯区分,到楼下“钓鱼”将小女孩引到楼上,这是两人商量后由谭蓓蓓实施,人到楼上后白云江做得多一些。

  原告律师向被告主张死亡丧葬费、赔偿金、生活费共计89.3万元。该案将择日宣判。(肖劲彪) 

来源:黑龙江晨报 (责编:唐璐、张鑫)
返回视窗首页
分享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