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当前位置:人民网 >> 江苏 >> 正文

江苏睢宁社会信用体系建设 分三六九等惹争议

2014年06月20日11:14
打印    字号: 

   江苏睢宁县居民张烨华(化名)这两天有点郁闷,他刚查到自己今年有2次闯红灯记录,“罚钱是小事,关键是要被扣信用分了。”

   张烨华所说的“信用分”是指睢宁县自2010年开始全面推行的大众信用信息分值。大到违法乱纪,小到拖欠信用卡水电费,都会在这个信用体系中显示出来。114万市民每年根据分数被划为A、B、C、D四级信用等级,最高的A级可以享受一些优待,D级则会处处受限。就是这套体系,从一诞生就饱受争议。

   大众信用级别划分“三六九等”惹争议

   个人受到国家级表彰加100分、见义勇为加10分、不赡养老人减50分、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减30分……

   记者了解到,睢宁县在国内首创的大众信用管理打分评级系统涵盖了个人生活的各方面。个人信用信息基本分值为1000分,包括商业服务信用信息150分、社会服务信用信息120分、社会管理信用信息530分、社会信用特别信息200分,此外还有一些加减分事项。

   按分值不同,居民信用等级会被分为A、B、C、D四个级别:A级为诚信、B级为较诚信、C级为诚信警示、D级为不诚信。不同信用等级在社会生活中将受到不同的待遇和限制。

   比如,A级者在入学、就业、低保、社会救助等方面优先照顾;符合入党、提干、参军条件的,优先考虑;个人创业、经办企业的,在政策和资金上优先给予扶持;而D级则否决政审类考察,在资格审核、执照审核、政策性扶持、救助项目中原则上不予考虑等等。

   给公民评级成为这个信用体系中最受争议的部分。

   网友“向日葵”说:“难道这就是失传已久的‘良民证’?”

   一些媒体和专家则进一步指出,无论政府初衷是什么,都没有资格给民众划分等级,将一些公共服务作为征信系统的奖惩手段更为不妥,部分公民的合法权利在这个做法中受到了损害。

   尽管睢宁方面表示,此举是希望形成“一处守信,处处受益;一处失信,处处制约”的社会共识。但其中一些条款很多人不认同。

   张烨华举例说:“比如招商引资弄得好也能加分,这跟信用有什么关系?”

   复旦大学社会科学基础部副教授邵晓莹表示,条款中“围堵冲击党政机关、企业、工地、缠访、闹访”扣50分,“利用网络、短信诬告他人”扣100分等方面,确实给人一种暗示:上访、告状、网上举报在睢宁都有很大“风险”,“信用体系在这里成了一种工具,这无疑是不合适的”。

   在争议中探索诚信社会建设

   虽然质疑者众,但睢宁县四年多来却一直坚持这一做法,并不断丰富和完善。6月20日,企业信用基础数据库将正式进入应用阶段。

   睢宁县征信办副主任程卫东介绍说,睢宁大众信用体系主要包括个人信用、企业信用和政府信用三方面。企业信用数据库正式应用,实现了企业信用和个人信用信息的关联。同时,为规范政府行政行为,提高政府行政效率和政府公信力,今年底,睢宁还将启动政府信用基础数据库建设。

   睢宁居民赵华告诉记者一个故事:“上次想买一个门面房,有人告诉我可以申请查一下对方的诚信度。一查发现卖方上一年只是C级,和家人商量后放弃了购买,后来听说那个门面房交易果然起了纠纷。”

   记者采访中发现,很多睢宁老百姓对于这套体系表示支持。退休老人陈东生说:“这其实就是叫大家要遵纪守法,我看也没啥大问题。现在这个社会,没点强制性的约束,真是好人吃亏,坏人得利,而且还会恶性循环,不讲信用的人越来越多。我觉得来点硬的很有必要。”

   目前,睢宁已对全县所有具备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114万人建立个人信用档案,内容涵盖个人基本信息、商业服务信息、社会管理信用信息等八个方面,共400多项内容。同时,建立了一整套个人、企业信用评估制度,按照“守信受益、失信受限”的原则兑现奖惩。

   程卫东说:“从运行四年的效果看,这套体系发挥了作用,居民诚信意识明显提高,社会的风气也有很大好转。而且我们的诚信体系不仅对老百姓,企业、政府同样在被监管之列。”

   据介绍,过去四年里,有12家建筑企业因诚信问题被“驱逐”出睢宁市场,还有18家建筑企业被限制投标活动。而信用影响升迁这一条也成为很多领导干部头上悬着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一位睢宁干部就直言:“现在一点错都不敢犯,小了说影响前途,严重的直接就会被‘拿下’。”

   专家:政府应最终退出公众信用管理

   对睢宁做法认可或部分认可的百姓和专家都认为,目前社会信用缺失情况严重,睢宁能从一个县的层面全面推进信用管理建设,难能可贵。

   中国人民大学舆论研究所所长、新闻学院教授喻国明认为,睢宁做法是对建立公民社会的一种积极尝试。他同时指出,政府在这一体系的操作过程中必须引入更多的参与方,“比如建立一个监事会,吸收社会各界人士共同参与。无论是对某些指标的解释和增删,都要通过一个公共性机构,这样就会比较平衡,公信力也会高一些。我认为,这应该是睢宁公众信用管理未来发展的方向。”

   程卫东表示,睢宁方面设想的最终方向是培育信用服务市场,实现信用评价由第三方信用服务机构承担,形成比较完善立体多层次市场化的信用体系。

   睢宁县委宣传部副部长艾丹认为,睢宁以一县之力建设信用体系还面临很多困难。“主要是小环境与大环境脱节,失信企业在睢宁难以经营了,还可到其他地方去,这就减小了体系建设的作用。”

   程卫东表示,目前睢宁做法遭遇的很多质疑,很大程度上在于没有更高层面的制度保障。“希望国家尽快立法,让我们有法可依。”他说,“另一方面,信用管理平台和体系建设和更高水平的信息技术支撑密不可分,需要和信息技术有更多的融合。”

来源:新华网 (责编:施忆、张鑫)
返回视窗首页
分享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