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当前位置:人民网 >> 江苏 >> 正文

玉林狗肉店主:每天数十个骚扰电话 安全遭威胁【3】

2014年06月21日08:26
打印    字号: 

白岩松:

其实做这个选题也有很多的同事担心,这可是特别容易得罪人的选题,为什么,如果你要是支持吃狗肉的话,爱狗的人士就会骂你,就会找你的麻烦。如果你反对吃狗肉的话,那很多把这个当成民俗、习俗的人也会觉得特别不理解,没有人说这个法律上规定我不可以吃狗肉。后来想了半天,怕得罪人,但是更怕得罪法律。我们要去查相关的法律,法律上的确没有任何的明文规定不可以吃狗肉。但是法律上会去规定,如何不去骚扰,如何不采取暴力的行为。因此我们站在一个中间立场上的时候觉得,双方都有它的某种合理性,但是必须守住法律这样的一个边界。我们来看看很多网友的留言。

“印度尊牛为神,我到印度去,尊重他们的习俗肯定不会吃牛肉。你喜欢狗,我到你家去,尊重你肯定也不会吃狗肉。但如果不在你家,牛肉狗肉我想吃就吃,请你也尊重我的自由。”他两方面都表达了。还有这个笨笨,“这个争议不会有结果的,我只想说,依法治国!”有道理。心晴,“爱狗的可以不吃狗肉,爱牛的可以不吃牛肉,爱羊的可以不吃羊肉,但是你不能干涉别人吃什么,毕竟法律没有规定不可以吃家禽家畜,干涉别人就是侵犯了别人的自由权利。”这里有一句话,我觉得也蛮有意思,叫“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但有的时候,己所欲也不能施于人。但是这一切都应该守住法律的边界。我们也听听爱狗人士的意见。接下来连线一位嘉宾是重庆小动物保护协会的陈明才会长,他作为一个爱犬人士也刚刚从玉林回来。陈会长您好。

陈明才 重庆小动物保护协会会长:

您好,主持人您好。

白岩松:

您怎么看待在这个玉林,的确有一些爱狗的朋友,可能是因为爱之深了吧,然后采取了一些可能相对比如说骚扰电话,或者说踹人家门这种暴力行为?

陈明才:

我觉得这个有一个比较深的原因。但是我觉得爱狗人士这种过激的行为,我称之为过激的行为,可能他们有一些确实不太,就是不太适合。但是从感情上来说,我能理解。但是理性又告诉我,像这样的事,做这样的话,矛盾是得不到有效的解决。

白岩松:

那陈会长,您的理念是什么样,您的保护理念是什么样?您在采取相关这种行为的时候理性感性是如何平衡?

陈明才:

我觉得在处理这样的问题,还是应该理性一些来处理这个问题。首先说,吃狗肉在我们国家法律上确实没有明文规定不能吃狗肉。但是我们要想一想,这个狗肉吃的安心吗?吃的放心吗?这个狗肉的来源合法吗?这些可能我们更理性的告诉我们,我们做一切事情应该是在法律的框架下做这件事。

白岩松:

陈会长我这加一句话,如果有的狗肉是合理的,是养的狗,并且都进行了很好的卫生检疫是不是就可以吃?

陈明才:

但是据我所知,到目前为止,国家没有明文的规定屠宰检疫规程等等的,对狗肉它是没有这方面的检疫和屠宰的规程的。所以这就引起了很多的爱狗人士,对狗的来源的一个质疑。就是说,你吃的那个狗肉是通过合法的,所谓正规的养殖场出来的吗?有养殖档案吗?有免疫档案吗?有屠宰的正规的程序吗?等等等等。所以这才引起了一些爱狗人士的质疑。

白岩松:

那我觉得你们不是爱狗人士,你们是爱人人士,你们是希望能够让人们吃的健康,那如果今后都是养殖的狗,并且有相关的这种动植物的检疫,都是合格的狗肉、卫生的狗肉,您是不是就一点问题没有了?

陈明才:

如果说有国家正规的这种养殖场的合法手续,当然这个反对就没有理由了。我是这么认为。

白岩松:

陈会长最后一个问题,您的诉求是什么,希望达到一个什么样的结果是您最理想的?

陈明才:

当然在现在我认为,现在对吃狗肉这个问题,不单单是吃与不吃的问题,我认为它已经上升到两种对待动物的意识的一种冲突,而这种冲突的解决,仅仅如果靠道德层面、情感层面是不易解决的。那么,这种要解决这个问题,我觉得一定是在法律的框架下来解决这个问题。

来源:央视《新闻1+1》 (责编:陈霞、张鑫)
返回视窗首页
分享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