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当前位置:人民网 >> 江苏 >> 正文

虐童国学老师的慈善乌托邦:曾发起"公益项目"

2014年06月23日07:21
打印    字号: 

  为了了解张红霞的真实情况,以及其人生轨迹,日前北青报记者赴河北邢台对张红霞和她的慈善项目进行了调查。

  “虐童者”与“好心人”,来自河北邢台的张红霞有这样两个身份。

  “百善孝为先,她做了一件大好事。”在张红霞的老家邢台王常相村,她为村里70岁以上老人创办了“免费吃饭”活动,村民们都这样夸赞她。

  “免费吃饭”是张红霞慈善梦想中唯一成功的活动。它伴随着张红霞的国学慈善“乌托邦”,在其朋友圈里传播游走,直到有一天张雪梅成了这个朋友圈里的一员。

  当张雪梅看到“免费吃饭”的活动后,她确定张红霞是一个善良的人,也相信张红霞那个“女德国学班”能把自己的女儿童童培养成一名“有才德的淑女”。

  三个月后,张雪梅却为伤痕累累、多处骨折的女儿流泪不止,而“培养淑女”的张红霞,也因“虐童”被北京顺义警方刑事拘留。

  新闻内存

  今年2月,河北保定市高阳县的张雪梅将9岁的女儿童童(化名)托付给邢台的张红霞,让女儿跟着张红霞学习国学。5月26日,张雪梅接到张红霞的电话称,女儿童童在北京患上了皮肤病,需要送医治疗。张雪梅立即从河北赶往北京顺义区业兴庄村,在一处院落,张雪梅看到浑身是伤的女儿。张雪梅从女儿的口中得知,女儿被张红霞殴打。随后,张雪梅向北京警方报警。”

  5月30日,民警将犯罪嫌疑人张红霞抓获。据警方介绍,张红霞为女性,今年52岁,河北省邢台市人,暂住顺义区木林镇。经审讯,犯罪嫌疑人张红霞对殴打童童并致其受伤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目前,犯罪嫌疑人张红霞因涉嫌故意伤害罪已被顺义警方依法刑事拘留。

  培养淑女 张红霞慈善梦的开始

  19日下午,东城区朝内南小街一栋居民楼的楼下,身为治安志愿者的老大爷、老大妈们,聚在一家洗印店底商门前,向北青报记者描述着他们印象中的张红霞。

  “她挺爱笑的,还经常买鱼去放生。”一位与张红霞有较长时间交往的居民说。在居民们的记忆中,张红霞时常拿出瓜子和糖与大家共享,有时候还会邀请大家去喝茶。

  喝茶的地方就是这家洗印店的前身——“海澄轩”茶馆,张红霞自己的买卖,不过那已经是去年下半年以前的事情了。从2009年春天开始,张红霞在这里开了三年茶馆。

  茶馆对于张红霞来说,并非只是一桩生意,而是她一个梦想的起步点,这个梦想就是当下流行的一个词汇:慈善。

  张红霞在自己的博客里提到过一桩名叫“留守儿童舒坦家园”的项目。这个项目始于2010年,这也是她有迹可循的最早一个公益项目。据资料显示,该项目的实施地点在河北省广宗县城关镇,而联系地点就是这家“海澄轩茶馆”。

  这个项目的资金来源主要通过自筹资金和接受社会各界爱心企业和人士的捐赠,计划社会筹资是500万元。“作为发起者,北京海澄轩茶馆经理张红霞女士已捐赠100000元人民币。”捐建建议书中称。

  募集资金将被用于捐建包括留守女童活动中心、宿舍、食堂和教室等共计31000多平方米的建筑,组建爱心妈妈和知心辅导员志愿者队伍,聘请留守女童“淑女培训”、“潜能开发培训”和“国学培训”等学习班专职教师。

  在捐建建议书中,留下的捐款方式和联系电话等信息均显示为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在项目名称上,也加上了“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和“菁华大爱专项基金”等字样。

  “空中楼阁”

  项目想法没有落实

  “春蕾舒坦幼儿园”是张红霞的另一个慈善计划。

  2011年1月,张红霞在她的博客里面发布了一篇申请报告。其申请项目的名称为“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广宗县王常相春蕾舒坦幼儿园”。该项目为河北省广宗县,申请金额为10万元。

  然而,无论是“留守儿童舒坦家园”项目,还是“春蕾舒坦幼儿园”项目以及“菁华大爱专项基金”都无法在中国儿童基金会官方网站公开的信息查询到。

  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一位熟悉基金会项目的工作人员向北青报记者正式,基金会所运作的公益项目中,并没有这个项目。“春蕾计划基本都围绕小学和小学生,我们在河北保定建过一所学校,也不是幼儿园。”这位工作人员表示,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通常都是以公对公的形式做公益项目,直接联系公立学校,并不会通过某个人进行公益项目,也不会接受民间提交的项目书或者捐款建议书。

  同样是这两个项目,广宗县政府一位跟张红霞交谈过的工作人员在求证后告诉北青报记者,“留守儿童舒坦家园”这个项目张红霞曾经到县政府里谈起过。“春蕾舒坦幼儿园”这个项目也向所在乡政府提出过。“两个项目都在谋划中,但没有正式上报政府部门,至今没有建起来。”这位工作人员说。

  而北青报记者发现,“春蕾舒坦幼儿园”项目申请报告与“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春蕾幼儿园申请报告”内容只有申请金额上的不同,后者的项目所在地为贵州绥阳县。而这个项目与张红霞并没有关系。

来源:北京青年报 (责编:施忆、张鑫)
返回视窗首页
分享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