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当前位置:人民网 >> 江苏 >> 正文

北大"一个人毕业照"主角:大学平淡 将赴美读研

2014年07月02日09:36
打印    字号: 

昨日,北大邱德拔体育馆外,毕业生们和亲朋好友合影留念。当天,北京大学举行2014年本科生毕业典礼暨学位授予仪式。本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周岗峰

一名毕业生拿着家人准备的礼物。

毕业典礼结束后,学生在北大邱德拔体育馆外合影留念。

看到北大“一个人的毕业照”后,很多网友给女主角留言“一个人的寂寞谁懂”?而北大校长王恩哥说,无论什么专业,寂寞也好,热闹也罢,只要学生学有所成、快乐成长,自己和老师心里就满足了。

昨日上午,北京大学举行2014年本科生毕业典礼暨学位授予仪式。在祝贺在场北大应届本科生顺利毕业前,北大校长王恩哥专门提到该校元培学院古生物学专业唯一的应届毕业生薛逸凡,并在典礼间隙,亲自询问她的毕业去向,为她加油。

毕业致辞时,王恩哥送给3112名本科毕业生一句话,“如果你能在年轻时确立自己的目标,你离自己梦想的距离就会更近,实现的可能性就会更大。”

他希望大家永远不要被喧嚣、浮躁所迷惑,勇敢地做自己,做一个堂堂正正、独一无二的北大人。

■ 对话

“一个人毕业照”主角:

大学平淡得很 没想到毕业前火了

北大今年应届本科生中,不乏新闻名人,像薛逸凡、李敖之子李戡等。其中薛逸凡因为是元培学院2014届古生物学专业唯一一名毕业生,在网络走红。

对于这一点,薛逸凡还有点不习惯。她说自己大学前三年都平淡得很,没想到因为“一个人专业”的名号,毕业前突然就火了。

7月底,薛逸凡就要去美国攻读计算机生物学硕士学位。她希望,以后被媒体关注的点是自己取得了什么成就,“那样我会觉得心里更踏实。”

新京报:校长讲话中提到你了,感觉怎样?

薛逸凡:很激动,也没有想到,很荣幸。

新京报:之前没有听说?

薛逸凡:没有,我今天就是坐在元培学院的普通观众席上,校长提到我时,摄像师想找我都没有找到。

新京报:大学期间有什么遗憾吗,比如有没有“同桌的你”?

薛逸凡:我的同桌是流水的,遗憾的话,比如说不能拍一个系的毕业合影。我的室友现在还在拍,她们也是元培学院的,但我们不是一个专业。

新京报: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薛逸凡:7月底,我会去美国卡耐基梅隆大学攻读计算机生物学硕士学位。这个学位一半修计算机一半修生物,而我计算机方面挺薄弱的,所以出国前会自学编程,以防去了跟不上。

新京报:今后会回国发展吗?

薛逸凡:应该会,我喜欢搞科研。中国在古生物研究方面还是缺人才,有发展空间,我也想为祖国做些贡献。

新京报:如果学弟学妹找你咨询是否该学古生物专业,你会怎么回答?

薛逸凡:其实也有学弟学妹找过我,我会给他们讲这个专业怎么学的,建议他们试听几节课,既不会说这个专业有多好,也不会说有多难学,得看他们自己。

新京报:你选择古生物专业时是以什么为第一要素?

薛逸凡:主要是兴趣。之前好多人问我,是不是媒体怂恿你说因为兴趣选学古生物的,其实不是那样的。

当然我也会考虑现实因素,比如家庭是否能支撑,因为一开始投入很大。我也考虑就业的问题,毕竟以后要承担家庭和社会责任,学一种富人才能学得起的专业也不行。综合考虑下,古生物专业与任何一点都没有相冲,既然有这个能力,可以为之努力,我觉得挺好的。

来源:新京报 (责编:朱殿平、张鑫)
返回视窗首页
分享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