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当前位置:人民网 >> 江苏 >> 正文

"天河一号"国家超级计算长沙中心闲置近1年

2014年07月10日15:07
打印    字号: 

001.jpg

  2010年,“天河一号”以每秒2570万亿次的运算速度成为世界最快的计算机。

  今年6月23日,超级计算机世界500强最新排行榜公布,落户于国家超级计算广州中心的“天河二号”继续领跑,使得中国天河系列超级计算机4年间第四次问鼎全球超算之巅。

  事实上,相比广州,长沙与天河系列超级计算机结缘更早。

  2010年,“天河一号”国家超级计算中心落户长沙,成为继天津和深圳之后,国家科技部正式批准建立的第三家国家超级计算中心(以下简称长沙超算)。

  但是,长沙超算“起了早床,却赶了晚集”,至今还没有投入运营。

  长沙超算自2010年11月开始筹建,2013年7月主体工程竣工,同年9月,“天河一号”主机设备安装到位。然而,迁至新址后,设备一直封存,并没有正式运营。直到今年6月才进行加电测试,启动试车。

  “有外省同行谈笑,说湖南的超算建设是中国超算建设的‘烂尾工程’。”省政协常委、湖南大学国家超算长沙中心教授白树仁谈到长沙超算项目,颇有点怒其不争。

  白树仁在今年省政协全会提交了一份有关长沙超算的提案,被列为省政协重点提案之一。

  在6月26日的省政协重点提案办理协商会上,省科技厅一位负责人感慨,“闲置了整整一年,我们不好向社会交代,设备也很受伤。”

  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设备“受伤”?“天河一号”还能否在长沙超算中心发挥威力?

  “数字湖南”重点工程

  2010年8月,省政府与国防科技大学、湖南大学在长沙签署超级计算中心省校共建框架协议。协议规定,以省校共建方式,由省政府出资、湖南大学提供建设场地、国防科技大学提供技术支持,合作建设长沙超算中心。

  项目筹建之初,满载着政府的希冀和用户的期待。

  “数字湖南规划(2011—2015年)”——湖南省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信息化“十二五”规划中,长沙超算被列为重点工程。规划中提出依托技术优势,创新模式,向气象、市政、统计等政府部门,生物医药、数字媒体、游戏动漫等商业用户,高等院校、科研院所等单位提供技术先进、灵活高效、安全稳定、高度共享的一体化硬件设施、开发平台和软件产品服务窗口。

  2011年6月,“天河一号”主机系统建成开通;11月,千万亿次主机系统上线,在国防科大机房投入试运行,运行峰值达1372.5万亿次。

  气象部门、国土部门成为首批公共用户;虹猫蓝兔等动漫产业,中联重科、南车时代、三一重工等机械制造、设计仿真产业也都先后加入超级计算机的试用队伍中。

  时任长沙超算湖南大学建设办主任蔡立军向媒体表示,长沙超算的产业带动效应明显,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将依托中心建设“天地图”南方数据库,这将成为中国制造的“google map”;国家国防科工局也已批复湖南作为高分辨对地观测数据处理湖南中心,利用长沙超算进行数据的接收、存储和处理。

  然而,已于2013年9月将“天河一号”迁入的长沙超算至今没有运营,其现状究竟如何?

  今年6月,长沙超算湖南大学建设办的技术人员对主机设备进行调试时发现,机房天花板因潮湿发霉、空调冷凝管漏水,不得不停下来重新焊接再测试。

  湘声报记者来到长沙超算现场,看到施工单位的建设项目经理部门牌还竖在原地,大门并未修建。“0”、“1”数字造型的主机楼(天算台)和研发中心大门紧锁。

  为何推迟移交

  2010年11月,长沙超算在湖南大学正式奠基。这一项目采用了“代建制”,由省政府委托省发改委具体负责项目建设,代行建设期间的业主管理职责。

  白树仁说,长沙超算项目概算投资8.6亿元。

  项目奠基一年后,主体工程才开工。期间,代建方与运营主体的矛盾也由此产生。

  《超级计算中心省校共建框架协议》第五条明确了乙方(湖南大学)的职责:负责提供校园内原计专校区土地作为项目用地,依法落实用地范围内的拆迁安置。所提供的土地,其土地价格依法评估确定,作为共建入股资金。

  然而,等到代建方开始办理手续准备动工时发现,计专校区(原湖南计算机专科学校)的土地所有权法人不是湖南大学,仍是计专。

  省发改委投资处副处长李文景认为,“湖南大学是拿着别人的土地跟省政府合作”,代建方为其跑上跑下,变更了土地所有权的法人身份后,才得以开工。

  对此,白树仁说,2002年湖南计算机专科学校合并到湖南大学后,湖南计算机专科学校由此注销,当时土地许可证没有变更,后来,计专的老领导都陆续退休,也没有人在意这个事情。“这的确是我们工作不够细致。但土地所有权的确是属于湖大的。”

  另外,湖南大学在对计专校区拆迁安置时,中科院一位院士的国家实验项目设在计专校区的一栋行政楼内,需要到2011年年中验收。为确保这一国家实验项目通过验收,拆迁不得不推迟,这样一来,长沙超算也延至2011年下半年开工。

  2013年9月,主机设备到位。湖南大学认为,根据协议第三条,项目建成后,应移交乙方(湖南大学)管理运营。

  对此,李文景回应,“当时接收部门没有明确,接收单位没有成立,项目无法移交,暂由代建单位负责基本维护和保养。”

  后来,因为种种原因,以及超算中心缺乏运营监管,千万亿次的高性能计算机就这样空闲了近一年。

  白树仁在提案中呼吁,“长沙超算中心要马上用起来,外省起步晚的都跑在前面去了!”

  白树仁的呼吁得到相关部门的重视。今年3月,省政府召开第24次常务会议,明确省科技厅作为主管部门,省高新创投公司作为出资人代表,长沙超算作为省科技厅下属具有独立法人的公益二类事业单位,省财政在一定时期内对长沙超算的运营维护予以保障。

  目前,长沙超算开始联动试车。在6月26日的省政协重点提案办理协商会上,省发改委答复,目前正在抓紧编制移交清单,争取7月底8月初完成主体建筑和设备等的移交工作。

  超算效力有多大

  “天河一号”究竟有多快?如果长沙超算正式运营,面向社会提供服务,能发挥多大效力?

  湖南师范大学数学与计算机科学学院计算系主任刘宏说,超算和双核计算机原理类似,如果把每个内核比作一个人在思考,那么千万亿次超级计算机就相当于同时有千万亿个人在思考计算。

  “天河一号”1天的运算量,1台桌上电脑要连续工作160年;每秒40GB通信带宽,相当于1秒钟内下载5部高清电影;从仿真设计、医药研发到台风预报、能源勘测,它都有用武之地。

  “但是超算并不是普适型的,超算应该做超算的事情。”刘宏认为,超算适用于大规模计算阵列的精细化科学计算。比如国家超算天津中心利用“天河一号”超级计算机,构建了石油勘探数据处理平台,比较准确地计算出油井的位置、储存量。每口油井的勘探成本高达几千万元,运用超算准确定位,节约的成本可以想见。

  “现在国内有5家国家级超算中心,如果长沙超算投入运营,还要看省内的市场需求是否与超算实力相匹配。”刘宏说。

  据媒体公开报道,目前,全球最快的超级计算机“天河二号”今年4月开始试运行,迄今服务了全球范围内的120家客户,运用率目前是34%。

来源:红网 (责编:施忆、张鑫)
返回视窗首页
分享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