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当前位置:人民网 >> 江苏 >> 正文

记者手记:寻找周永康弟弟 寻找“九五之尊”

2014年07月29日19:53
打印    字号: 

  神秘富商、周永康之子周滨一直是各媒体追逐的焦点题材。而在做周滨“白手套”时,听说他的三叔周元青和三婶周玲英都被调查。无锡的朋友告诉我,苏B99999这辆车据说与周家有关。上网一查,这是一辆4.2排量、身价在170万左右的银色奥迪Q7。

  我出生于江浙地区,对数字天生敏感,更深知特殊牌照背后,可能隐藏的富贵以及身份。

  调查周元青就是从这张车牌开始的。

  周滨老家的“元根大道”

  2月24日,到达无锡时下着小雨。

  那时我还不知道周永康弟弟、周滨的叔叔叫什么名字。

  听说他曾在锡山区国土局工作,调查未果。后来了解到,锡山县撤县设区后,周滨的叔叔去了惠山区担任国土局领导。

  第二天,我打听到了周滨老家地址——锡山区厚桥街道新联村。

  他们家在西前头村。除了村口矗立着“西前头村”的大石头之外,横在村前的是八车道的锡山大道。村里有条厚东路,丁字型,老百姓称为“元根大道”。

  村民说,村子后面的小竹林里,是周家祖先坟冢所在。村民还特别强调,坟冢旁边有个白色铁杆是摄像头。

  2月25日,周家坟冢上,一个花圈躺在地上,已经褪色。

  刻着周氏族谱的碑上(生者逝者均有),显示着周滨的叔叔叫周元青,周玲英是周元青的妻子,他们有个儿子叫做周峰(注:身份证信息是周锋)。

  周元青的哥哥、周滨之父的弟弟周元兴得了癌症,在2月10日春节刚过时去世了。村民说,“他走的很快,查出来才3个月,送到北京大医院也没看好”。

  周家修的二层别墅在这个村庄里显得更外显眼。院子里有一棵大香樟树,几乎盖住了别墅。

  特别是院子旁边挖了一条河,一直流到村庄东边的宛山荡。村民们都说那地方风水好。

  离开村庄,一辆白色私家车在后面追赶我。司机向我出示了证件,是当地警察。

  他客气地跟我索要了证件,了解来这里的情况,但没有为难我。

  物业脱口而出:九五之尊啊

  苏B99999登记在无锡骏峰经贸有限公司名下,周元青是公司法人。

  但之后的调查又没有方向了。直到在无锡论坛上,我看到一条汽车发烧友的发言:曾在山语新城的停车库里多次看到苏B99999。

  山语新城在无锡算是高档小区,座落惠山脚下,靠着太湖,里面的业主非富即贵,安保严格。

  好不容易混进停车场,每个车位上都有业主的车牌号等,但我没有找到那辆车。

  也许只是网友随便一说,也许这辆车只是小区访客?

  出了车库,刚好遇上一个物业工作人员,他警惕性地问我在车库干吗?

  我从裤子里拽出一包黄山牌(红山印)香烟,笑脸迎上去说:来找辆车。

  凑巧的是,这个工作人员是安徽人,对黄山牌这个家乡烟很有感情。

  他问我找什么车。我把车牌告诉他,他几乎脱口而出“哦,九五之尊啊。”

  他说,这辆车已经好几个月没来了,车是他们小区业主的。

  “周家搜出大量黄金珠宝”

  当我再问小区业主是谁时,他有些警惕了。为了打消他的顾虑,我改变了问话方式。

  我说,业主就是周元青吧,我们公司与他们合作,他欠了我们好多钱,我们老板联系不上他,听说他被抓了,特地让我来看看。

  他手里的香烟抽完了,看了我一眼。我又递上一根。

  他说,确实被抓了,还是过年以前。

  我说,那公司的这笔钱肯定是拿不回来了。但公司所有的坏账都要处理,还要通过股东同意。我想写个材料,希望他能帮忙。

  随后,他跟我讲述了当晚发生的事。

  那天,他和多位同事都在值班。10多个便衣进了小区,在周元青家中搜出大量的黄金珠宝烟酒,还有一大串奥迪车钥匙。周元青和妻子当晚就被带走。当地派出所来了4辆车。后来,我看了小区的登记记录,发现4辆派出所车辆进入小区的时间,是在12月1日晚。

  事情发生后,该消息只局限于他们内部流传。后来,我跟多位保安以及物业工作人员了解情况,基本证实了之前的说法。

  有保安说,周元青在小区里,访客是最多的。不乏官商,还有一些开着武警牌照汽车的人。

  周玲英与昆仑能源合作

  保安说,周元青的九五之尊虽然没在车库,但他家3号车库有3个车位,两辆奥迪A8,一辆奥迪A4。

  我查到奥迪A8登记在江阴奔跃汽车有限公司名下。

  江阴奔跃显示,周玲英是这家公司大股东,公司法人另有其人。

  出于职业敏感,后者引起了我的注意。

  我查出,登记在该当事人名下的公司有江阴昆仑能源有限公司、江阴澄捷能源有限公司,都与汽车行业风马牛不相及。

  他们是重名还是一个人呢?

  查了10多家关联公司的工商资料后,我确认他们为同一人。后来,我采访他的时候,他承认,自己曾协助调查。

  我一边研究工商资料,一边去寻找这些公司曾经的痕迹。同时找知情人士采访。周玲英与昆仑能源的合作浮出水面。

  但更多时候因为话题敏感,采访被拒绝。

  周元青以及周玲英被带走后至今没有消息。

  3月1日,我将20斤重的工商资料装满行李箱,准备回北京。

  但我内心变得很沉重,除了神秘富商周滨之外,周家所涉及行业领域,都可能是专案组关注和调查的方向。

  相比之下,我这20斤重的工商资料又能代表多少呢?(李超)

来源:新京报 (责编:陈天源、张鑫)
返回视窗首页
分享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