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当前位置:人民网 >> 江苏 >> 正文

昆山爆炸事故:烧伤36至48小时是治疗黄金时间 

2014年08月04日08:02
打印    字号: 

  昆山市第一人民医院组织烧伤科专家昨对伤者联合会诊。新华社 发

  昨天,本报驻苏州记者分头探访了苏州市立医院北区和苏州大学附属第一人民医院,采访到了部分医院工作人员和伤员家属。据从权威人士处了解到,苏州市立医院北区共收治了22名伤员,苏大一附院收治了20名伤员。昨日下午两点半左右,记者赶到苏州市立医院北区,一位昆山市政府的工作人员正在负责接待家属,并进行人员核对登记。

  甘肃工人家属乘飞机赶来

  记者随后了解到,这些人均是在昆山爆炸案中受伤的工人张智财的家属,张智财是甘肃庆阳人,目前在重症监护室,情况尚不明确。张智财的外甥陨先生说,他们在上海打工,8月2日在网上看到消息,立刻赶到了昆山市第一人民医院,在那里查到资料后,8月3日中午11点多来到了苏州市立医院北区,张智财的妻子和他唯一的儿子正在从老家甘肃坐飞机赶过来的路上,四点半才能到达上海浦东机场。

  慢慢地,楼道里涌现的病人家属越来越多,不止张智财一家,家属们迫切地想要见到亲人,了解亲人的伤情,不停向工作人员询问病情和最新的进展,问不到消息后,又在医院过道里踱来踱去,不时地走下楼叹口气,然后又走上来询问情况。

  重度烧伤患者抢救时有3个危险期

  工作人员告诉家属,病人都在抢救之中,重度烧伤的患者会在抢救的时候经历三个危险期,一是皮肤大面积烧伤感染的危险期,二是气管堵塞的危险期,三是经脉血管堵塞的危险期,现在抢救患者不方便见家属,否则容易造成感染。

  “昨天有很多昆山的烧伤病人送过来,大多分布在住院大楼的6楼、8楼和9楼。9楼是重症监护室,情况严重的病人都在那里。”苏州市立医院住院部的一位保洁阿姨告诉记者。

  记者来到住院部6楼发现,走廊上来往的医生护士并不多,从有些敞开的房门中可以看到病房内的患者伤情并不严重,患者家属神态安然。从电梯上到8楼后,这里是烧伤整形科,入口处大门紧闭。一位老伯正趴在门前往里张望,一手按着门铃,一手提着饭盒和水壶。交谈中记者获悉,这位老伯姓蒋,他是来给里面住院的儿子送饭的,已经一个多月了,每天下午3点是探视时间,蒋老伯都会准时赶到医院送饭,不过从8月2日开始,“3点钟进不去了,门一直不开。”记者看了一下手表,当时已是下午三点三十一分,门外有五六名提着饭盒的家属在张望等待,可是大门始终紧闭。“我昨天下午一直等到六点多才送饭进去。”蒋老伯说,从昆山来了很多烧伤的病人,看起来情况挺严重,面部都缠着白色绷带,根本看不清样子。

  省卫生厅专家会诊危重病人

  住院部9楼是重症监护室,记者乘坐电梯到达这里时,门外聚集着大约十人,均为昆山特大事故的伤者家属,一位30岁左右的女子不住地在抹眼泪。一会儿,问询室里出来一名护士,家属纷纷上前询问自己亲人的状况,但得到的回答都是正在治疗当中,还不清楚。

  一位女士告诉记者,自己的舅舅正在里面(重症监护室)。她说,8月3日凌晨,他们才得知舅舅在爆炸中受伤并送往苏州市立医院北区抢救。3日一大早,她就和舅舅的女儿女婿从昆山开车过来,到达医院后一直在等待亲人的消息,不过到下午始终没有得到明确的答复。

  就在记者与家属等待进一步消息时,苏州市立医院北区烧伤整形科的专家带领江苏省卫生厅的专家来到重症监护室,为危重病人会诊治疗。记者注意到,其中有来自南京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烧伤整形科的主任医师聂兰军。苏州市立医院烧伤整形科主任医师王志学说,8月2日有病人送来以后,一直工作到3日凌晨四点半,回去睡了两小时,六点多就又开始投入到救治中。

  记者了解到,8月2日接到120急救中心的电话,得知昆山即将有一批烧伤病人送往医院,苏州市立医院北区紧急部署医务力量,组织收治工作。短短两小时,全院有近200名在家休息的医务人员赶到医院参与救治。

  多名伤者家属到附一院进行身份登记

  昨天上午,扬子晚报驻苏另一路记者来到了苏州大学附属第一人民医院。当天早上10时30分,有25名左右的昆山爆炸事故中伤者的家属前来医院门卫处进行身份登记、确认。

  孙先生在苏州市区工作,他舅舅今年46岁,是这次事故的伤者之一。孙先生十分焦急地告诉扬子晚报记者,虽然发生事故后第一时间赶到了事故现场,但到现在为止都还没有见到舅舅。“今天早上确认了我舅舅就在苏大附一院的重症病房里,但到现在我们还是没能进ICU见到舅舅,非常担心他的状况。”采访中,孙先生和妻子还伤心地说:“我们猜测,就算能见到人,也应该被烧得认不出来了吧!”

  但在医院门卫处,记者被保安拒绝了采访,保安告诉记者:“前来的家属们情绪十分激动,需要平静下来。”并表示不希望记者打扰到这些家属。

来源:扬子晚报 (责编:施忆、张鑫)
返回视窗首页
分享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