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当前位置:人民网 >> 江苏 >> 正文

江西贩肾团伙圈养40人摘肾23个 一个肾25000元

2014年08月10日17:16
打印    字号: 

卖肾者展示左肾摘除后遗留的疤痕。

肾脏摘除前,供体被要求写自愿捐赠书。

贩肾团伙圈养40人摘肾23个

  团伙横跨江西、广东,分工合作,形成利益链条;幕后老板为药商,为多卖药品勾结医生,提供非法肾源

  7月,江西南昌青山湖区法院对非法买卖器官案庭审,揭开了隐秘的贩肾交易链条:从网上招募供体,圈养供体,取肾、异地空运、移植,短短5个月,该犯罪团伙圈养近40人,贩卖肾脏23个,非法获利154.8万元。

  这个横跨江西、广东的特大贩肾团伙,多数成员曾是活肾供体或受体,他们处在利益链底端,利益链顶端是肾移植医院和医药商,二者勾结攫取大部分利益。

  肾源需求的巨大缺口为贩肾集团提供了生存和利润空间。专家认为设计合理的遗体器官捐赠制度有利于缩小缺口。

  江西南昌红谷滩二手车市场附近一处不起眼的小旅馆,狭仄的空间,发霉的被褥,2011年10月,汪虎(化名)在这里住了大半月。

  他不能随意出门,身高一米八多的山东人赵振24小时严密看护着他,并为他提供伙食。汪虎说自己每天就是吃了睡,睡了吃,“就像被圈养牲口一样”。

  20多天后的一个晚上,白色丰田车将汪虎接出旅馆,在车上,汪虎被蒙上双眼。眼罩取下,汪虎发现自己置身于一间普通的病房,五名医护人员正站在手术台旁盯着他。

  汪虎是贩肾团体从网上招来的活肾供体,是贩肾链条的第一环。以陈峰为首的团伙成员分工明确,圈养供体,取肾、异地运输、移植,形成严密的贩肾利益链。

  2014年7月,江西南昌青山湖区人民法院对这起特大组织出卖人体器官案作出一审判决,12名被告人因出卖人体器官罪分别获有期徒刑2年至9年6个月。

  网络招揽卖肾者

  活肾供体是20岁到30岁出头年轻男性,卖肾是为了“捞快钱”,卖肾所得在22000元至25000元之间

  安徽青年汪虎是在赌气状态下做出卖肾决定的。

  2011年9月,21岁的汪虎和父亲大吵一架,很少出过远门的他决心去外面打拼一番,但没有一技之长,找工作并不顺利。有次他在网上闲逛,看到卖肾挣钱的宣传,于是通过QQ联系上网友“江西小李”。

  “江西小李”告诉汪虎卖一个肾可以得25000元。为了向父亲证明自己能够独立,时年21岁的汪虎有些“赌气”地同意卖肾。在“江西小李”的指引下,汪虎到了南昌。在南昌,汪虎被“圈养”在逼仄的小旅馆里,作为活肾供体。看护他的小伙子叫赵振,曾经也是一名活肾供体。

  半个月后,汪虎被带到一私人医院体检,配型没有成功。一星期后,又被带到江西省武警医院体检,这次配型成功。受体和供体配型成功是贩肾的关键一环,根据受体的需求,对供体进行配型筛选,配型成功的才能进行肾脏移植。由于匹配率很低,有的供体等了很久都没有遇到相匹配的受体,贩肾者只得将供体转卖给别的贩肾组织。

  当汪虎在宾馆里熬时间时,27岁的郑西平(化名)也被带到了离汪虎不远的一处出租房里“圈养”。

  郑西平是湖南郴州人,2011年在广州打工期间,痴迷于“老虎机”赌博,输掉几万元,对生活渐渐失去信心。在一次网上闲逛中,他联系网友“莫哥”,对方告诉他,卖肾可得22000元。

  当年11月,郑西平在“莫哥”指引下,从广州来到南昌。被“圈养”十几天后,他被带到江西省武警医院体检并配型成功。

  供体是肾脏买卖源头,“江西小李”和“莫哥”等在网上寻找潜在的卖肾者,他们一般通过在论坛里发“快钱”“卖肾”的帖子,并说服感兴趣的年轻人,指引他们到南昌,由左寒冬寻找场所圈养。

  器官来源长期的短缺状态,给器官黑市提供了利益和生存空间。据警方调查发现,2011年10月至2012年2月期间,该贩肾团托招募和“圈养”供体近40人,先后有23名活肾供体被卖肾集团圈养在南昌红谷滩附近的小旅馆或租赁房内,一旦体检配型成功,就被“牵”出来取肾。

  这些活肾供体,大多是年轻的小伙,从20岁到30岁出头,卖肾的理由各不相同,有人是因为做生意失败急需钱还账,有人是因为赌博欠赌债,有人是因为结婚缺彩金,但相同的是他们都是为了“捞快钱”,卖肾所得在22000元至25000元之间。

来源:新京报 (责编:朱殿平、张鑫)
返回视窗首页
分享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