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当前位置:人民网>>人民网江苏视窗>>评论

副司长家藏2亿,审批不透明必然腐败

2014年11月03日07:57
打印    字号: 

  审批条件、标准、程序、权利救济安排等等,这些审批要素环节应公示公开,并且严格遵照执行,如此才能大大压缩权钱交易的空间。对于重大复杂审批事项,可以将听证作为必须程序。

  今年5月以来,社会上一直传言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原副司长魏鹏远家中被搜出2亿余元现金,点钱时烧坏4台验钞机。在昨日举行的最高人民检察院新闻发布会上,这一传言得到最高检反贪污贿赂总局徐进辉局长证实。

  据徐进辉介绍,反贪总局依法立案查办了一批国家发改委工作人员的职务犯罪案件,目前共查办11人,都是司局级干部,涉案金额超千万元的有6人。

  魏鹏远作为一名前副司长,居然光家中藏匿的现金就达2亿元,真令人咋舌。不过有些人对于这样的数字并不惊讶,此前媒体就报道说,煤老板对魏鹏远家藏亿元现金淡然一笑,在煤价疯狂期,煤老板们为获得采矿权几亿都愿送。

  官员家有2亿余元现金,透露部分审批权背后的腐败现状。按徐进辉局长的分析,它说明了两点:一是所在部门权力过大、权力集中,二是审批权运转不透明,缺乏有效的内外部监督机制。魏鹏远等人既是宏观政策制定者,又是具体项目审批者,可以直接决定许多企业的利益得失,权力和资本很容易搞到一起。

  众所周知,权力过大和过于集中是腐败的一个根源。分解和约束过分集中的权力,实行决策与执行分离,过去说得多,做得少。近两年来强调简政放权,力推减少、下放、取消审批权,可有可无的行政许可原则上都要取消。这是切实的权力瘦身之举。

  不过从反腐败的需要看,下放审批权固然重要,但还不够。许多审批权下放,不过是变换了一个图章而已,其中的权力寻租空间仍在,像矿产管理领域,一些审批权的存在是不可避免的,它必然与许多企业的利害得失联系在一起。

  所以,我们在大力削减下放审批权同时,对于那些减不掉的审批权,要改善审批的过程,让审批透明,受社会监督,让权力运行公开透明起来。公开透明我们讲了多年,但至今尚未完全做到,这与相应的机制不完善有很大关系。

  所以,审批条件、标准、程序、权利救济安排等等,这些审批要素环节应公示公开,并且严格遵照执行,如此才能大大压缩权钱交易的空间。可以探索网上审批、非面对面审批,对于重大复杂审批事项,可以将听证作为法定程序。

  要防止两种情况,一是不给钱不办事,二是给钱乱办事。对于前者,要完善听证、申诉等程序。审批者故意不作为的,必须给予惩处,企业还可以依法索赔。美国能源部设有“听证和上诉办公室”,可供我们借鉴。对于后者,可以实行审批事项抽查制度,发现问题即行问责。透明了,责任落实了,审批权就会趋于规范。

来源:新京报 (责编:张妍、唐璐)
返回视窗首页
分享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