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当前位置:人民网>>人民网江苏视窗>>社会

扬州女大学生被嫌非处女 迷晕堂妹"补偿"男友

2014年11月04日16:20
打印    字号: 

  4月19号晚上,常州的老赵突然接到了一个来自扬州的电话,接通电话后的老赵浑身发抖:“她到底怎么了?到底是怎么了?”挂断电话后,老赵立即动身连夜赶往扬州。让他焦急的是,此刻本该在南京上大学的女儿赵一诺正在扬州苏北医院抢救,生死未卜。

  离奇事件

  女大学生为何被注射过量兽药?

  赵一诺今年20岁,2012年以优异成绩被南京某名校录取。老赵满心疑惑,明明前一天还和女儿通过电话,一切正常,怎么时隔一天女儿就进了急救室?而且孩子在南京上大学,怎么会出现在扬州的急救室呢?

  老赵从医生那里了解到,赵一诺是药物中毒,而且是兽药中毒。“是因为注射了一种名为‘鹿眠宁’的兽用麻醉药导致的中毒。”听闻这个消息的老赵如五雷轰顶。

  几天后赵一诺终于苏醒,老赵心里的石头终于放下,然而,始终无法让他释怀的是,女儿体内怎会有过量兽药?

  东窗事发

  堂姐自曝曾3次给堂妹下药

  4月19日,扬州120急救中心接到一名女子的求救电话,随后该女子打开房门大声呼救,在一名保洁员的帮助下,赵一诺被送到附近一家医院救治。

  这名女子就是赵菁菁。赵一诺被送到医院时处于深度昏迷,两侧瞳孔放大,手臂上有针孔并出现红肿。在医生的再三追问下,赵菁菁终于透露:“她被打了鹿眠宁。”

  一个看似文弱的年轻女孩,怎么会对这些罕见的兽药如此熟悉呢?有医生悄悄向邗江公安分局报了警。

  一开始赵菁菁还矢口否认。4月21日,邗江公安分局的民警再次对赵菁菁进行约谈,这次她终于吐露实情:“鹿眠宁是我给我堂妹打的。”她还交代,从今年1月中旬到案发时的3个月时间内,她曾3次给堂妹下药,堂妹始终蒙在鼓里。

来源:扬州时报 (责编:陈天源、张鑫)
返回视窗首页
分享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