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当前位置:人民网>>人民网江苏视窗>>生态

APEC蓝背后:6省停限产企业超万家 污染代价大

2014年11月27日11:03
打印    字号: 

  从11月25日开始,包括北京在内的京津冀等地再次遭遇“霾”伏。面对污染,APEC蓝让人更加难忘。监测数据显示,APEC会议期间,包括PM2.5在内,北京各项污染物浓度均达到近5年同期最低水平。

  然而,APEC蓝并非坐等来的。环保部近日发布数据显示:据初步测算,6省区市在APEC期间实际停产企业9298家,限产企业3900家,停工工地4万余处。此外,北京市以及河北全省机动车单双号限行。

  近日,环保领域专家关注的一个核心话题,除了“APEC蓝”,还有为APEC蓝所付出的代价。

  不少地方污染排放远超环境容量

  “为了APEC蓝,停运一半的车辆,这就是环境债务的代价。”在《环境保护》杂志社近日召开的高层论坛上,社科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所所长潘家华坦陈,“实际上我们把这样的环境债务忽略了。”

  事实上,《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发布后,对于治理大气污染需要投入的资金量,环保部已经测算过。据环保部有关负责人透露,2013—2017年,我国将投入1.7万亿元进行大气污染治理。

  发改委应对气候变司司长苏伟认为,目前中国已经是温室气体排放第一大国,同时,温室气体排放量还在快速增长。再加上,国内资源环境瓶颈制约不断凸显,资源环境代价沉重,对于环境污染,空气污染都要付出非常大的代价。

  “2012年,我国国内生产总值占全球的11.4%,但却消耗了全球45.7%的钢铁,57.8%的水泥,21.9%的能源,50.2%的煤炭,石油、天然气、铁矿石对外依存度高达56%、28.9%和71%。”苏伟说,大量能源资源投入带来了大量污染的排放。此外,据专家透露,目前我国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等污染物排放,也都高居世界首位。

  “不少地方的污染排放远超过环境容量,大气污染,水污染、土壤污染触目惊心,特别是近年来大范围出现的严重雾霾天气已经成为各界关心的重大民生问题和全球关注的环境焦点问题,甚至影响到我国社会安全和国际形象。”苏伟说。

  显然,要治理这些环境污染问题,必然要付出沉重的代价。专家认为,APEC蓝就是一个例证。

  大气污染防治法修订草案存硬伤

  正在修订的大气污染防治法,被认为是治理空气污染的核心大法。但是,中科院科技政策与管理科学研究所所长王毅表示,大气污染防治法草稿一些规定过于模糊。

  我国现行的大气污染防治法1988年开始实施,历经1995年以及2000年两次修改。从2006年开始,大气污染防治法启动再次修改,至今已经8年,其修改时间远超环境保护法,但这部法律目前仍未提交到全国人大常委会。今年9月,国务院法制办就《大气污染防治法(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然而,这一修改了8年的法律草案,在专家看来仍是充满遗憾。

  “在修订稿中,并没有完全落实环境保护法所提出的相关要求,包括一些基本的理念都没有落实,这个可能有很大的问题。”在王毅看来,立法中的硬伤不在少数。

  “最起码要把环境保护法确立的基本要素体现出来,包括大气污染区域联防联控制机制到底怎么建立,信息公开和公众参与以及近日计罚。”王毅说。

  近年来,特别是“大气十条”实施后,联防联控被认为是一项根本性的大气污染治理措施,事实上,这项措施也确实发挥了它的作用。但是,在王毅看来,联防联控还需要一个具体的机制来保证。他认为,应在修订大气法治防治法时,将联防联控措施具体化。同时,对于公众广泛关注的信息公开与公众参与,法律也应该有所论述。

  根据中国制定的减排目标,到2030年左右,我国二氧化碳排放将达到峰值。苏伟表示,这也就意味着,到2030年,大气污染问题将得到改善。从现在算起,还需要16年。16年,为环境污染治理,特别是大气污染治理国家将要投入怎样的代价,如何能将其中的污染代价减至最小,或许更值得关注与重视。(郄建荣)

来源:法制日报 (责编:张超、张鑫)
返回视窗首页
分享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