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当前位置:人民网>>人民网江苏视窗>>法治

山东高院复查聂树斌案 聂母:信冤屈得洗刷

2014年12月13日08:07
打印    字号: 

“普京虎”库贾

  聂家代理律师:今天将前往山东要求阅卷 网友:这很可能是“聂案平反”的第一步

  商报2005年率先报道聂树斌案与王书金案 目前,王书金关押10年仍未决

  《河南商报》最先报道、引起全国轰动并被持续关注的河北聂树斌案,终于有了突破性进展。昨天,最高人民法院公布:聂树斌案将由山东省高院进行复查。最高法明确表态,聂树斌案的代理律师可以阅卷。河南商报记者在第一时间采访了聂树斌的母亲,老人得到消息后喜极而泣,并对本报记者表示:“我相信我儿子的冤屈会得到洗刷。”

  最高法

  山东高院复查聂树斌案

  昨晚7点半左右,最高法官方微博弹出一条爆炸性消息:最高法指令山东省高院复查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一案。

  这个帖子很短,却瞬间引起全国媒体关注,并迅速引起网民热评——“最高法根据河北省高院申请和有关法律精神,决定对河北省高院终审的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一案,指令山东省高院进行复查。”

  该案由河北省高院终审,为何指令异地复查?10年来,聂树斌案代理律师曾无数次要求阅卷,都被河北省高院拒绝,复查期间,聂树斌案代理律师可否阅卷?

  对全国媒体和社会各界广泛关注的上述问题,昨日晚间,最高法通过官方微博进行了解释。

  解释

  为何要指令异地复查

  最高法解释,复查工作是人民法院确定案件是否应该重新审判的必经程序,是审判监督程序的有机组成部分。

  聂树斌案是一起社会高度关注的重大复杂案件,为确保司法公正,切实回应人民群众关切,最高法决定对聂树斌案指令山东省高院异地复查,并要求复查过程依法公开,充分体现客观公正。

  律师是否可以阅卷

  最高法表示,山东省高院将按照“刑事诉讼法”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的相关程序要求复查聂树斌案。具体复查工作严格按照“公开、公平、公正”的原则开展。

  此外,聂树斌的近亲属可以聘请律师代为申诉。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精神,聂树斌近亲属委托代为申诉的律师可以查询、摘抄、复制相关的案卷材料。

  律师何时能阅卷

  最高法表示,已经责成山东省高院根据复查工作进展情况,通知律师阅卷,依法保障律师阅卷、提出申诉意见等诉讼权利。复查过程中,被告人及被害人的近亲属均可以委托律师。

  山东省高院将抽调精干力量组成合议庭复查此案,为确保司法公正,人民法院将依据法律规定公开复查。

  河北高院

  请求最高法指令其他法院复查

  河南商报记者还注意到,河北省高院昨日晚间在官方微信里对外称:“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一案备受社会关注。河北省高院坚持实事求是的原则和严肃认真的态度,做了大量的工作。鉴于聂树斌案案情重大,社会广泛关注,公众也有要求异地复查的呼声,为回应社会关切,我院请求最高法指令其他法院复查此案。最高法经研究已指令山东省高院复查聂树斌案。

  聂母

  “老天终于开眼了”

  “老天爷终于开眼了。”昨晚,河南商报记者第一时间将此消息告诉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时,老人喜极而泣。

  10年来,为了证明儿子是清白的,她跑石家庄、邯郸、北京为儿子申诉,头发白了,腰也驼了。

  “我这里的电视上还没有报道,农村上网不方便。”已年近古稀的聂母在电话里告诉河南商报记者,“我前往河北省高院多次,但一直没有进展。现在,我终于看到了法律的公正和尊严。我相信我的努力和坚持没有白费,相信儿子的冤屈会得到洗刷。”

  律师

  “明天我就去山东阅卷”

  自《河南商报》2005年3月报道《一案两凶,谁是真凶?》后,北京著名律师刘博今和另外3位律师就被聂家聘为申诉代理人。

  昨晚,刘律师得知最高法指令异地复查聂树斌案后格外兴奋:“太好了!这个消息我们等了近10年!”

  刘律师告诉河南商报记者,他也是从微博上得知此消息的,认为这是目前聂树斌案最好的进展。一个月前,他还向最高法、最高检反映,河北省高院为何一直不让代理律师阅卷。异地复查也是聂树斌案代理律师一贯坚持的要求。

  “明天上午我就去山东,与山东省高院联系,要求马上阅卷。”刘律师说。

  与聂树斌案有许多交叉点的王书金案,已成为聂树斌最终是否冤屈的关键。昨晚,王书金案代理人朱爱民律师与河南商报记者在电话里说,“最高法指令山东省高院复查聂树斌案,这起码满足了能够使此案得到公正审理的前提条件,最终的结果我们拭目以待。只有通过正常的法律程序,才能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使问题得到解决。我希望通过大家的共同努力,来促使此案得到公正的审理。”

  朱爱民还告诉河南商报记者,王书金被河北省高院终审判处死刑后,目前仍在最高法的复核阶段。

  声音

  这很可能是

  “聂案平反”的第一步

  聂树斌案被最高法指令由山东省高院进行复查,昨日晚间迅速引起网民热议。

  一位网友说,聂家申诉了这么多年,最高法为何到现在才指令异地复查?一个非常关键的原因是,与聂树斌案交叉的王书金案,也到了最高法的复核阶段。这样,最高法就能详细查阅王书金案的相关细节和聂树斌案有无吻合的地方。

  “王书金案为何拖了这么久仍没有复核结果?很显然,最高法在查阅王书金案时发现问题了。否则,在看守所里关押了近10年的王书金早就该死了。”这位网友分析说,如此看来,“聂案复查”,很可能是“聂案平反”的第一步。

  但也有网友认为,现在就认为聂树斌案会平反为时尚早,毕竟目前还只在复查阶段。复查的结果,可能是“有问题”,也可能是“没问题”,只有等待最后结果了。

  还有不少网友说,不管怎样,这样的结果对申诉了10年的聂家来说,绝对是一个好消息。聂树斌到底是不是被冤枉的,很快就会有个公正的结果。

  案件延伸

  “聂树斌案”与“王书金案”

  2005年2月17日,有人向河南荥阳市公安局报警,称一个叫“大王”的人形迹可疑。民警将其传唤到派出所,最终他交代自己叫王书金,河北邯郸市广平县人,因杀了人外逃,已10年了。王书金交代,从1994年8月至1995年8月期间,他先后4次在石家庄和广平县的几处玉米地里奸杀4名女子,3女死亡,1女侥幸逃生。2月19日,《河南商报》以《河北“摧花狂魔”荥阳落网》为题报道了此事。

  当广平县公安局将王书金押到石家庄西郊一块玉米地时,当地有关部门惊呼:这案子不是早就结了吗?原来,1994年8月,这里发现一具女尸。几天后,当地警方宣布破案:一个叫聂树斌的年轻人被逮捕,1995年春天,他被执行枪决。

  有关人员透露,虽时隔11年,但王书金指认的尸体位置等,与当时的卷宗记录高度吻合。

  2005年3月15日,《河南商报》《一案两凶,谁是真凶?》一文详细报道了该案。次日,河北省委政法委立即表态:迅速成立调查组,全力调查聂树斌案。但至今仍未对外宣布调查结果。

来源:大河网-河南商报 (责编:张鑫、唐璐)
返回视窗首页
分享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