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当前位置:人民网>>人民网江苏视窗>>房产

南通一开发商破产 购房人交定金十年未拿到房

2015年02月08日06:58
打印    字号: 

  当初的规划图

  建成至今,这两栋楼房依然少有人入住

  2002年,33位购房者成了南通市久发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久发公司”)的新客户,他们憧憬着搬新家的喜悦,全然不会想到之后的艰难。

  2003年,学田北苑三期住宅小区4幢新房中的北侧两栋顺利交付了,2011年,属于33位业主的南侧两栋才坎坷完工。

  然而,33位业主接到通知,必须得补足差价才能交付。为此,开发商与业主对簿公堂。今年初,连开发商久发公司也要破产了。

  “住宅楼难产,是因为规划范围内要拆建的一所特殊学校占据了地块,学校、政府都有责任,后果不该由开发商全部承担。”近日,久发公司负责人张树清向本报投诉时称。

  购房者:

  定金付了十多年,却拿不到房子

  “我是2002年订的房子,当时便宜,每平米才两千多块钱,购房合同上写着第二年就能交付,但到现在,我都没能拿到房子!”购房者成先生口中的房子位于南通龙王桥东路南侧,两栋六层高的住宅楼在此毗邻而建,外墙橙白相间,看上去跟新房一样。

  这两栋住宅楼中,有着包括成先生在内的33名业主的房屋,他们在13年前就已签订好预(销)售合同并支付了部分房款。然而,直到现在,这两栋已经落成数年的住宅楼内,几乎没有业主搬入。

  成先生告诉记者,原定2003年开工的房子2009年才开工。“之前,开发商一直告诉我们,房子肯定是要建的,只是要等政府调整规划后再建设。因为2009年之前,原本在规划红线内的部分地块一直被一所特殊学校,及部分零散的拆迁户占据,这两栋住宅楼一直无法开工。”

  房屋开工,33位购房者们也终于有了个“盼头”。2011年,这两栋“姗姗来迟”的住宅楼终于落成。2012年1月,久发公司取得了《商品房预售许可证》。可这时,又一个消息如冷水般泼了过来。成先生说,开发商表示,当时的房价和2002年相比,不能同日而语,要想拿房子,必须按照当时的市价(即约12000元/平米)补上差价。

  “本来我们就是受害者,拖了这么多年,非但不给我们房子,还要补钱,这是什么道理?”气愤之下,成先生等33名购房者,将久发公司告上了法庭。近年来双方数次对薄公堂,但却始终没达成一致。

  这是为何?据成先生的描述,由于久发公司在建设初期,瞒着购房者们将房屋户型偷偷改变了。而这,成为了开发商无法履行购房合同的理由。

  开发商:

  两栋住宅楼硬生生被拖成“难产”

  近日,现代快报记者向南通市久发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进行了求证。面对购房者们的质疑,该公司董事长张树清连连“叫屈”,他认为,自己在这场“攻坚战”中,扮演的也是受害者的角色。

  据了解,在本次事件中涉及到的这两栋住宅楼,属于由久发公司开发的学田北苑三期工程。当时,久发公司经批准,在法轮寺河南侧开发建设学田北苑38-41幢住宅楼,总占地2200平米。其中,位于龙王桥东路北侧的两栋住宅楼,在2003年7月25日就已经通过竣工验收,并交付给了业主。而购房者们反映的这两栋住宅楼,位于龙王桥东路南侧。

  这四栋住宅楼,是同一期工程,也是同时对外进行预售。现在,路北的两栋住宅楼早已有业主入住,已经成了老小区。而和它站在同一“起跑线”上的两栋涉事建筑,却被拖成了“难产”,其引发的种种纠纷,到现在都未曾解决。

  症结:

  一所“难搬”的特殊学校

  早在2002年就已经取得了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及国有土地使用权证,为何直到2009年,这两栋建筑才开始动工?对此,张树清辩称,并不是开发商为了一己私欲将工程延期,最大的原因是由于客观的“不可抗力”。在他看来,这一切问题的症结,就在于“横亘”在这一地块上、十分“难搬”的特殊学校。

  据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张树清所说的这所学校,是一所主要面向崇川区智力残疾儿童实施九年义务教育的特殊教育学校(下文简称“辅读学校”)。其当时占地面积约为2亩,规模为一至九年级,共有9个班级,全校师生近150名。这处学校原址位于地块东侧,而该学校教学楼中,有一部分占地面积当时被划入了久发公司建设的这两栋住宅楼的规划红线内。

  “当时龙王桥东路拓宽,由原来的6米扩到了20米,大路直接通到了校门口,学校面积太紧张了。”张树清说,最早先的规划是,将这所学校拆除后原址重建。原本顺利进行的这一改造方案,为何中途搁浅?张树清称,这是由于辅读学校的安置方案,自2001年起就一直在变动,而这直接导致了学校难以“挪窝”。早在2001年年底,考虑到学校部分面积被龙王桥东路占据,当地教育部门就在与久发公司协商后,决定将辅读学校迁入聋哑学校,并将辅读学校当时占用的地块交由久发公司开发。随后数年间,当地政府和教育部门,也顺应政策变化,对辅读学校提出了新的要求。

  “安置方案不断变,学校也就不好拆。”张树清称,这一拖,又是好几年。最终,辅读学校与其余几所特殊学校合并,建成了现在的南通特殊教育中心。待学校搬走后,这一工程才终于得以动工。

  “我们也很急啊,工程一直拖着,土地使用的延期报告我们都打了好几次。”张树清称,他认为自己和购房者们一样,也是工程中的受害者。

来源:现代快报 (责编:朱殿平、张鑫)
返回视窗首页
分享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