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当前位置:人民网>>人民网江苏视窗>>政治

1972年尼克松为何做出让步亲往北京见毛泽东

2015年02月10日11:30
打印    字号: 

  西伦:基辛格也是1972年在北京为尼克松访华做准备的人。尼克松为什么做此让步,并去北京见毛呢?是不是遵循这样的格言:“如果你不能打倒他,就要同他结为伙伴?”

  施密特:不是的。对尼克松来说,访问中国是为达到目的而采取的手段。他想使苏联人感到不安,办法就是同其背后的敌人结盟。他也曾这样宣示过,而且对他的竞选也有好处。所以,这次访问首先不是着眼于中国,而仍然是着眼于苏联。

  西伦:不过,美国政界反对同中国建立密切联系的力量增长了,特别是在尼克松因水门事件而下台并被福特取代之后。由于这种反对,直到1979年美国才和中国建立外交关系。

  施密特:美国内政上的反对力量是巨大的,这些力量既反华又反共,美国政治阶层对中国持保留态度有数以千计的理由。加之他们同台湾又有一种困难的关系。台湾人失去联合国安理会的席位以后,他们运用一切杠杆以继续在国际发挥作用。让台湾失去联合国安理会的席位,这在某种意义上是尼克松访华的见面礼。

  西伦:70年代初美国人向中国靠拢,您是否感到惊讶?

  施密特:我对此并不感到惊讶,因为我对中国未来的角色已有明确的想法。因此,当人们不得不同这个国家进行对话时,对我来说这是理所当然的事。自然,当时大多数德国人还受美国宣传的影响,不能真正看透实际形势。而美国人当时又不倦地强调,必须维护统治台湾小岛的国民党,使其免受共产党的攻击。实际上,当时的台湾和中国大陆很多地方是相同的。大多数德国人,包括联邦议会在内,对台湾较之对当时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更感兴趣。

  西伦:您同基辛格谈过这些问题吗?

  施密特:在那个时候?没有。当时,我是财政部长,这件事与我无关。

  西伦:但您对这件事还是感兴趣的?

  施密特:感兴趣,是的。但基辛格当时是尼克松手下的安全顾问,而我是财政部长。如果当时我们有更多的时间进行私下谈话,我们可能会谈到这些问题,但也不是出于职务上的原因。当时中国在世界财政政策方面还不起什么作用。而且,也不允许我插手我的外长同事的事务,当时的外长同事是瓦特?谢尔。即便当时我心目中已有这样一个确定性的问题,即如何持久地阻止中国回到苏联的轨道?

  西伦:相对来说,这在毛统治下是不大可能的。

  施密特:从今天的角度看,可以这么说。至于在当时是否不大可能,我不知道。不管怎样,当时人们是无法知道的。

  西伦:如果从中国的视角看尼克松那次访问,这对毛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成功。不是毛不得不去美国,因为是美国总统前来拜访他,而不是毛去美国。在过去的150年里,西方殖民国家包括美国,都对皇帝不屑一顾。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毛也不被世界重视,世界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于莫斯科。

  施密特:在毛的眼里,这肯定是一个成就。但对他来说,很可能不是令人难以置信的成就,而是一个理所当然的成就。毛是以更长远的历史眼光思考问题的。不管怎样,这不过是重演了直至18世纪皇帝统治中国时还理所当然的事情。当时,他们让外国国王和国家元首去中国进贡磕头,然后又仁慈地让他们在中央帝国的边界之外消失。这样一种习俗持续了2000多年。经过150年的中断之后,现在又恢复常态了。但这是毛,是他恢复了这种常态……

  西伦:……世界形势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来源:人民网-文史频道 (责编:张超、张鑫)
返回视窗首页
分享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