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当前位置:人民网>>人民网江苏视窗>>社会

《亲爱的》原型欲告剧组:虚构情节毁了我声誉

2015年03月31日19:42
打印    字号: 

高永侠的家。闫峰 摄

人民网徐州3月31日电 (闫峰)由陈可辛导演的“打拐题材”影片《亲爱的》放映半年后,剧中女主角李红琴的原型、江苏邳州农妇高永侠认为片中虚构情节对她的声誉造成了伤害意欲诉告,导演陈可辛本月也在公开场合表达了歉意。近日,高永侠在接受人民网电话采访时称,电影里讲李红琴跟人睡觉导致怀孕,而片中又出现了她的真实镜头,这让熟悉她的人觉得电影演的就是她的真人真事,她的生活因此受到很大困扰。

高永侠:我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把孩子养大

高永侠是邳州市八义集镇人。她的家位于村子西南角,五间低矮破旧的瓦房夹在邻居的两层小楼中间,丈夫已经因病去世几年,诺大的院子空空荡荡。她不在家。2011年2月,高永侠抚养的一双儿女,儿子乐乐(化名)被确认是丈夫生前从深圳抱回来的,女儿粤粤(化名)也来历不明,同一天被警方带走。乐乐回到了深圳他的亲生父母身边,粤粤进了深圳市福利院。

在一些村民眼里,高永侠是一个“很老实很苦命”的女人。自从孩子走后,她就跑去邻县打工了,除了逢年过节很少回来。记者费尽周折才联系上高永侠,她不太愿意面对媒体。她不想把事情闹大,因为“闹大了对孩子和他的家人也会有影响。”但她现在有家不能回,总感觉人们看她的眼光都像一把刀。

“我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把孩子养大,把他们当成自已的孩子来养。”按照高永侠的说法,有关孩子的真实情况她是蒙在鼓里的。 据称,2007年的一天,丈夫抱回来一个男孩儿,说是他的私生子,“因为我不能生育了,就抱回来让我养,我虽然生气,可也没办法。”高永侠说为此她没少和丈夫吵架。至于女儿,丈夫也说是从打工的工地上捡回来的。

高永侠:为什么要把真实的我放到电影里面去?

2014年9月,《亲爱的》上映。影片讲述了一群失去孩子的父母寻找孩子,以及养育被拐孩子的农村妇女李红琴夺取孩子抚养权的故事,剧中女主角李红琴由赵薇扮演。记者看到,片子在结尾部分放入了高永侠抱着乐乐哭,和她到深圳市福利院看粤粤时的真实影像资料。

高永侠说自影片拍摄到放映,她都没有见过剧组的人,仅有人给她打过电话“问起过小孩的事”。影片上映后,她也一直没有看,一来是自已没有时间,二来事情都过去了3年多,她尽量不再去想那些伤心的事。高永侠说,大概从去年10月份开始,她总觉得有人在背后指指戳戳,“当时我也没想太多,直到今年春节在一个朋友家的电脑上看了这个电影,没看完我就气哭了”。

“电影中说李红琴为了找证据主动去跟别人睡觉怀孕,我从来都没做过那样的事,为什么要这样演我?”高永侠告诉记者,自已多年前曾因一次手术意外失去了输卵管,从此失去生育能力。“导演说电影是虚构的,不是真的,可为什么要把真实的我放到电影里面去?”高永侠说,剧组没有征得她的允许,就把她真实的图像“演到电影里”,毁了她的名誉。

记者注意到,导演陈可辛本月确曾就此作出回应,称“如果对某个人生活造成影响,我代表剧组和自己向她道歉。”

律师:剧组的澄清表态尚不足以恢复高永侠名誉

高永侠的律师朱坤接受采访时认为,影片确实存在一定的侵权行为。他认为,首先,李红琴这个角色在影片中本身是有一定负面形象的,而剧组在处理这个角色时并没有完全考虑到人物原型的感受,不应该在未征得原型同意的情况下,把高永侠的真实信息透露并放在片尾播放。

其次,该角色中的两个关健情节部分在进行艺术创作时,给原型高永侠的名誉造成了恶劣影响。一个是为了让丈夫生前的工友作证,证明小女儿是拣来的弃婴而并非抢来的,片中在宾馆房间里的李红琴主动提出让工友“住在这儿”,第二个则是李红琴在医院被告知怀孕的情节。

“在原型的身上纯属子虚乌有的事情,影片中的这些情节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现实中的原型也是这么做的。”朱坤律师称,现实中原型高永侠的家乡还是一个传统观念较强的地区,电影放映后给高永侠带来的压力,外人是很难想象的。

朱坤律师表示,事件发生后,他已注意到影片导演在一些场合对此事所做的澄情或说明,但他认为,电影的影响范围要远远大于剧组召开的新闻发布会或情况说明会的影响范围,并不足以起到恢复高永侠名誉的作用。高永侠和律师均表示,希望先与剧组进行必要的沟通再决定是否起诉。

来源:人民网-江苏视窗 (责编:张鑫、唐璐)
返回视窗首页
分享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