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当前位置:人民网>>人民网江苏视窗>>社会

南京虐童案养父:我们很爱孩子 将改善教育方式

人民网记者 吴纪攀

2015年04月06日10:06
打印    字号: 

此前报道:

南京“虐童案”男童初步鉴定轻伤 养母被刑拘

南京虐童案被打孩子称不怪养母 仍将与其生活

“你是警察吗?”4月5日晚20:15,电话另一端传来小宇(化名)尖细的童声。自3日晚上,9张让人触目惊心的“虐童”图片在网络上流传,他成了这个清明小长假里人们最牵挂的孩子。

昨天下午,小宇和亲生父母一道被南京警方送回了安徽省来安县舜山乡林桥村的老家。而他的养母李某则在当日凌晨1时许,因涉嫌故意伤害被依法刑事拘留。

在电话里,记者问小宇:“爸爸妈妈(指养父养母)平时对你怎么样?”他答:“很好。”记者问:“妈妈为什么打你?”答:“我说谎。”问:“妈妈之前打过你吗?”答:“没有。”他接着又说:“我表现好了,我妈妈就会很疼我。”通话快结束时,他带着些哭腔道:“能不能告诉我,妈妈在哪里,我想跟她说话,我要妈妈。”

“我们很爱这个孩子,不是外界以为的天天以打孩子为乐的恶人。”小宇的养父施某接受人民网记者独家采访时表示,“这件事情造成了不良的社会影响,这是我不愿意看到的,也不是我们的出发点。将来,我会和妻子加强沟通,加强监督,改善教育方式,保证会一如既往地尽到为人父母的责任。”

收养

养母李某是小宇的表姨。

2006年,小宇出生在距南京50公里左右的安徽来安,他上面已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姐姐。在这个贫困的皖北农家里,张传霞顶着巨大的家庭压力生下小宇,也在为这个孩子的未来担忧,“我们穷家薄业,也没有文化水平,不想让他留在农村。”她想到了求助表姐李某。

对收养这个孩子,开始李某家里不少人持反对意见,包括施某,他觉得他们年纪也渐渐大了,而养个孩子是个不小的负担,更重要的是要承担起培养他成人成材的责任。6岁时,在老家上了一年小学的小宇到了南京。“刚来的时候,一加一都不会算,钟表也不认识。”施某说,“我教他认钟表就教了一个月,给他画模型,想起来就问他;乘法口诀教了三个多月,教到从中任意挑,都能回答上来。”

小宇在南京先读了半年幼儿园中班,然后一年大班,到2013年秋天该上小学了,就需要转成南京户口才能入学,他们到来安县民政部门正式办理了收养手续,再把小宇的户口迁来。从一开始,小宇的二舅妈就跟着过来照顾小宇,接送他上学,一直到去年五一。施某接着又把南通的大姐夫请来替班。

“他喜欢吃我做的饭。”施某说,为了保证小宇的营养,又要吃得安全,肉到农村买家养的黑猪肉,和散养的草鸡蛋,“现在家里还放着几百颗”。“他一年四季的衣服,从头到脚,妈妈都给他买好。”

施某说,除了生活,妻子最在乎的就是小宇的学习,“她也没想到,管教孩子结果把自己管了进去”。

配合调查

清明放假前,施某计划好了4日早上带大姐夫回南通老家扫墓。3日,李某告诉他,她假期想歇歇,不跟他一起回南通了,就在家陪陪“宝宝”。

4日早上6点,施某开车和大姐夫出发,10时许到老家时给李某打电话,她还在家里。到了下午15:52,接到辖区派出所教导员的电话,要他必须回来,“没有说为什么事”。16:40,他给汽车加了330元的油就往回赶,19:13赶到派出所。他给妻子打电话,李某也在赶来路上,当天她去了来安。

事实上,此前一天晚上22:40,网友@朝廷半日闲就在微博上爆料了。施某说,他在到派出所主动配合调查前,都不知道网上发生的事情。而就在他接到派出所的电话7分钟前,南京市公安局的官方微博“平安南京”已经正式对这起引起网友广泛关注的舆情首次回应。按照警方说法,4月2日,警方已经接到学校老师的相关反映,怀疑男童身上多处表皮伤系遭其养母殴打所致。

4月4日下午,南京警方还派人赶到了来安县小宇亲生父母家里了解情况;当天夜里,他们又租车到南京赶去派出所配合调查。

李某到派出所后,施某只在走廊上瞄见她一眼。当天凌晨,警方决定以涉嫌故意伤害对李某依法刑事拘留,随后将她送往看守所。“她对警方说,她坦然面对,该自己承担的自己承担。”施某说。

张传霞告诉记者,到昨天下午1点多,警车把他们和小宇送了回去。

反思

根据警方昨天中午发布的案情通报,3月31日17时许,小宇因未完成其养母李某布置的课外作业,遭到李某用抓痒耙、跳绳抽打及脚踩,致使其双手双脚背部出现红肿痕迹。经法医初步鉴定,构成轻伤。

记者从与小宇的对话中了解到,他身上的伤痕多是“妈妈”用跳绳抽打和挠痒耙子敲打所致,但是耳朵没有流过血,也没有被烟头烫过。施某称,对孩子挨打一事,他此前未有察觉。3月31日事发当晚,他在外面忙完回到家已经八九点,李某和小宇已经吃过晚饭,他看到李某陪着小宇做作业,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在施某眼里,妻子李某是个要强的人。他说,李某的目的不是伤害,只是一时心急,情绪失控,做了糊涂事。据称,小宇有一个学期骗他们说没有英语作业,实际上老师把作业写在黑板上,他不愿意抄回来做;李某习惯给他写个纸条放文具盒里,提醒他每天到学校里要做的事情,孩子还是不太长记性。

施某说,最近三年,李某的心思相当一部分都在这个孩子身上,甚至提出不上班了,专门在家带孩子。一般小宇在家时,家里的电视是不开的,有时候为了奖励他,就陪他一起看看他喜欢的动画片《熊出没》。而每到期中期末测验,李某都会从网上买试卷给孩子反反复复训练。

但是,如长期关注未成年人权益保护的公益律师李晓霞所说,“父母不能因为自己是孩子的直接抚养和教育人,就采取这样的方式方法进行侵害,这是不可以的。”施某也告诉记者,他在做笔录时就开始反思,“笔录快做完时,我说我要补充一些话,您给记上”。当时调查刚开始,他说:“如果小孩儿身上的伤是李某形成的,造成了不良的社会影响,这是我不愿意看到的,不是我们的出发点。”他也表示,将来会加强监督,改善教育方式,尽到为人父母的责任。

清明假期过后,明天学校又要上课了。“孩子现在的精神状况很好,我还想把他送回去念书。”张传霞说,她不怨表姐,“要不是为了我孩子好,表姐也不会出这个事”。而小宇也期待着能快一点回到南京,他说想妈妈了,他想和她讲话,以后也会更听话。 

来源:人民网-江苏视窗 (责编:张鑫、唐璐)
返回视窗首页
分享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