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当前位置:人民网>>人民网江苏视窗>>社会

河南信阳民政局官员否认饿成干尸男孩曾受虐待

2015年04月29日08:56
打印    字号: 

乐乐走失前的照片。图片来自网络

  乐乐走失前的照片。图片来自网络

乐乐化名的尸体瘦得只剩皮包骨。图片来自网络

  乐乐化名的尸体瘦得只剩皮包骨。图片来自网络

  昨日,有网友发帖称,河南信阳市救助站一名13岁男孩疑因饥饿死亡成“干尸”。男孩父亲称,孩子已走失半年,上周看到救助站的死亡公告,到殡仪馆辨认尸体时,见到的是皮包骨头的“干尸”,且身上多处伤痕,疑为遭受虐待被饿死。

  对此,信阳市民政局表示,男孩系因病抢救无效死亡,市救助站在救助过程中没有过错和责任。信阳市公安局已就此事成立调查组和专案组。

  家属

  孩子疑似被活活饿死

  男孩父亲王新红称,乐乐于2001年出生,智力比同龄人较低,但识别家人和地址并无问题,且身体一直无碍,“他不太爱学习,爱和同学打闹,只好休学在家。”

  王新红说,去年10月2日,儿子乐乐(化名)离家后未归,家人一直寻找,并于10月4日报警,但始终杳无音信。今年4月22日,《信阳日报》发布乐乐的死亡公告,并附其生前照片。次日,王新红前往殡仪馆辨认尸体。

  “全身都是伤,瘦得只剩骨头,像干尸一般。”王新红说,儿子4岁时曾动过一次手术,左大腿部位和脚背留有伤口和疤痕。凭借这些特征和救助站提供的照片,他确认尸体正是失踪的儿子。

  王新红同时质疑,乐乐在救助站期间“遭受虐待被活活饿死”。

  信阳市民政局

  男孩系因病死亡

  昨日,信阳市民政局表示,乐乐被饿死的说法不实,其系因病抢救无效死亡,市救助站在救助过程中没有过错和责任。信阳市民政局同时称,乐乐患有严重智力障碍,由于缺乏有效监护,曾于2012年9月走失过。

  昨日下午,信阳市公安局发布消息称,针对网上反映的信阳市民政局救助站救助孩子死亡的情况,市公安局成立了联合调查组,对当时公安机关接处警情况进行调查,同时刑侦部门成立专案组,对孩子的死亡情况展开侦查。目前,各项工作正进行中。

  焦点

  1 男孩死亡原因是什么?

  家属称身上多处伤痕,怀疑遭虐待;信阳市民政局否认,称医院诊断为“营养不良”

  “全身上下全是伤痕,身体干得只剩骨头,我想知道发生了什么。”王新红称,乐乐身高1米3左右,去年走丢时的体重为90多斤,而现在尸体重量只有30多斤。

  王新红说,乐乐虽然智力不太好,但是身体并无大碍。他怀疑孩子在受助期间曾遭虐待或被殴打。

  昨日下午,信阳市民政局通报称,今年1月,乐乐出现感冒症状,市救助站寄养点新天伦老年公寓工作人员将其送医院住院治疗,诊断为“急性上呼吸道感染”。3月底,乐乐身体消瘦且精神较差,面部皮肤多处抓伤,医院诊断为“营养不良、贫血、急性胃炎、头面部软组织擦挫伤、多器官功能障碍综合征”等。

  通报称,据第一人民医院介绍,4月18日7时50分,乐乐在住院第19天突然出现血压、心率下降,医院立即抢救治疗,并进行胸外按压。当日8时20分,经抢救无效,医院宣布乐乐临床死亡。

  另据《河南商报》报道,新天伦老年公寓负责人蔡女士说,乐乐被送来后,平常不好好吃饭、喝水,给他准备有零食,隔一段时间都哄他让他吃饭。

  信阳市民政局社会事务科负责人田先生说,孩子尸体为什么会那么瘦,他也说不上来,不过据他们了解,被救助期间,孩子没有受到虐待。

  2 为何男孩被送至救助站?

  家属质疑警方发现孩子后为何不联系他们;民政局通报称警方未受理家长报案

  王新红称,乐乐走失两天后,他到浉河公安分局五星派出所报案,“警察说有全国联网系统,找到了会第一时间通知我们。”王新红说,随后民警还登记了他与妻子的血型,称留作比对用。

  但信阳市民政局的通报中称,王新红在认尸期间,强调他们曾到浉河公安分局及五星派出所、民权派出所报案,公安部门没有受理。

  王新红表示,报警后并没有获得回执单,“我们也不太懂,登记完就自己去找了。”

  市民政局的通报还显示,去年10月3日零时许,警方接到报警后,老城派出所民警将乐乐送入市救助站。

  对此,王新红质疑警方当初是否确未立案,原因是什么?如果立案了,为何老城派出所发现乐乐后,不及时根据公安系统信息查找其家人的联系方式。

  此前,在打拐题材电影《亲爱的》中,一句“失踪超过24小时,警方才会立案”的台词引起热议。对此,公安部刑侦局打拐办主任陈士渠在微博上澄清:儿童、少女失踪或走失,监护人或家长都应立即报案,警方接报后会在第一时间立案调查,不需要等24小时。

  3 救助站为何不帮助寻亲?

  家属称始终未见救助站发布寻亲消息;救助站称男孩“智障”,无法提供姓名等信息

  乐乐的父亲王新红称,他们一家三口住在信阳市五星乡大拱桥村。去年10月2日中午,乐乐离家后一直未归,10月4日,家人到五星乡派出所报了案。

  “救助站为什么不早登报,也没有通过其他方式联系亲属。”王新红质疑公安部门和救助站工作不到位。

  对此,信阳市民政局通报称,2014年10月3日凌晨,老城派出所民警将乐乐送入市救助站,工作人员初步甄别其存在智力障碍,无法进行正常沟通交流,不能提供姓名、年龄、住址等信息。

  昨日,记者电话联系到信阳市救助站一工作人员。对方称,乐乐是“智障儿童”,不能准确说出家庭住址和联系人,而救助站只是临时救助点,于是将其送往老年公寓寄养点。

  北京市海淀区救助管理站一工作人员介绍,一般来说,对于派出所送来的受助人,首先要根据线索抓紧联系其家人,“实在找不到家人的孩子,我们就直接找未成年人救助保护中心帮忙了。”

  “像这个孩子(乐乐),救助站应该发个寻人启事。”该工作人员称,救助站半年时间内没有采取措施帮其找到家人,有些不合理。“一般情况下,走丢超过一个月之后就要进行通报。但如果孩子是智障,提供不出有效信息就没法登记了。”

  盘点

  近年来,各地不断曝出救助站的负面新闻,而此次涉事的信阳市救助站也曾在去年被曝一名受助者“猝死”。

  2014年12月

  据《大河报》报道,河南省信阳市救助站将一名17岁患病走失男子送入信阳市精神病院,男子以无名氏的身份“猝死”于精神病院,并于当日火化。信阳市民政局以“工作人员没有恪守准则”,予以救助站站长停职处理。

  2013年5月

  据《三湘都市报》报道,湖南省祁东县公安局将祁东火车站附近的流浪乞讨者李芬送至祁东县救助管理站。5月15日上午11时40分,祁东县救助站又将李芬送至衡阳市救助管理站,但其要求回云南老家。下午4时许,护工发现李芬在房间内死亡。公安机关初步认定其为自缢身亡。

  2011年6月8日

  据《海峡都市报》报道,当日凌晨1时许,哈尔滨人孙忠发被福建泉州鲤城公安分局开元派出所送至泉州市救助管理站,工作人员将他安排在2号救助室休息。6月8日清晨6时许,救助站值班人员发现孙忠发在救助室外的走廊上吊死亡。

来源:新京报 (责编:张超、张鑫)
分享到:
37.1K
返回视窗首页】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