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当前位置:人民网>>人民网江苏视窗>>评论

警惕“颜值”泛滥的文化高热症

顾星欣

2015年05月22日07:32
打印    字号: 

  仿佛就在一夜之间,“颜值”成为遍地开花的热词。如果你还不习惯用这个词,那就“out”了。譬如,称赞某明星养眼,动辄“颜值爆表”;网络文章标题常常出现“盘点颜值最高的明星”;粉丝狂热追逐颜值高的“男神女神”、“小鲜肉”;手机上的颜龄测试、颜值测试软件成热门,网友玩得乐此不疲……对于美的追求,本无可厚非,但值得警惕的是,对“颜值”的泛滥狭隘追求,正成为一种肤浅的文化流行病。

  现在的演艺界,什么最吃香?只需几个“花样美男”、“国民女神”,往往就能带动热播电视剧、火爆综艺节目。优质“小鲜肉”,成为娱乐圈炙手可热的宝贝,韩剧《来自星星的你》中的“都教授”、电影《小时代》青春靓丽的偶像,就是“颜值”成就票房的最好例证。“现如今,什么样的阵容才有票房号召力?青春系列的票房一路走高,其背后,‘高颜值’的青春明星正成为抢手的摇钱树。” 著名影评人舒克举例说,这两年来,青春系列电影部部火热,赵薇的《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郭敬明的《小时代》系列、电影《何以笙箫默》,依靠韩庚、杨幂等年轻偶像,形成巨大的票房号召力,上映几天票房就能迅速破亿,成为现象级话题。

  与此同时,一个让人无法释怀的现象是,这几部青春片虽然靠靓眼偶像赚得盆满钵满,口碑却是集体差评。除艺术水准低外,它们还挤压市场,造成口碑好的影片上不了好档期,使好电影“叫好不叫座”的现象更加剧烈。“电影观众群以15-25岁年龄段占主流,正处于追逐靓丽外表的懵懂期,这种唯颜值是从的肤浅文化的流行,会戕害一代人的审美习惯。”舒克说。

  颜值风行的背后,暴露出艺术市场的浮躁病。南京市话剧团国家一级演员惠娟艳曾经参与过多部影视剧的演出。她坦言,当下某些剧组的浮躁氛围让她很难接受,“制片方流行一种说法叫‘掉头要快’,就是资金回笼要迅速,为此,千方百计将担纲主演的小花旦、小生们打造成卖点。”她感慨,“剧情粗制滥造,拍摄随意马虎,只靠年轻演员们花里胡哨的包装,打出‘高颜值’的幌子,往往就能未播先热,电视台在购片时,常常不看内容也会抢着买。”

  对“颜值”的无上追求,也引发娱乐圈的浮躁心态。明星为追求高颜值,纷纷削骨磨腮,“没几个是原装的”成为业内公开的秘密,像奚美娟、巍子那一代潜心琢磨作品的明星越来越少。最让人震惊的是,去年男演员柯震东吸毒被抓后,不少“铁杆粉丝”依然纷纷表示膜拜“男神”,“觉得他吸毒也帅”,仿佛长了一张英俊的脸蛋,连犯了错误都可以原谅。

  “看脸社会”是怎样形成的?对此,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副教授胡翼青的分析较为理性,他说,“以貌取人是人类固有审美心理现象,以前流行过‘帅’、‘酷’,现在追求‘颜值’,是不同时代的审美范式。但颜值作为当下时代的流行审美,与新媒体的推波助澜分不开。互联网时代,大众已经没有时间好好坐下来彼此进行深层次的欣赏、交流,只图过眼云烟的当下快感,‘第一眼印象’于是变得如此重要。自拍与美图秀秀的盛行,正是这种网络快餐文化催生的结果。这种文化并没有心灵的对话与沟通,说白了就是只有形式没有内容。”

  不过,“颜值”盛行也有时代背景和年龄局限。舒克提醒说,“网络时代的一代青少年,或许他们身上会有思想迷茫、价值错位等种种弱点,但不能因此扼杀他们的想象力。当他们脱离了青春期,自然会渐渐明白,颜值是外貌,内涵是神韵。光有外貌,内心世界就是‘空心大萝卜’。”

  “颜值是泛娱乐化衍生出来的社会文化现象,从侧面反映出我们主流文化中正能量的东西依然乏力。” 著名电视编导、省视协副主席吴建宁建议,我们一些具有主流价值观的影视作品,不能老是沉迷于说教,题材沉闷,面孔老旧,要让年轻观众看得懂、能感动,必须要认真考虑年轻人的审美需求。“美,毕竟不是坏事,但它必须附载于丰富的心灵和精神之上,而不仅仅只是一副颜值高的皮囊。”

来源:新华日报 (责编:唐璐、张鑫)
分享到:
37.1K
返回视窗首页】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