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当前位置:人民网>>人民网江苏视窗>>社会

“那年那月,我的抗战”系列报道之三

宿迁抗战老兵张道干:鬼子很怕我们这支武工队

王新年、闫峰

2015年05月31日10:45
打印    字号: 

回忆起当年打鬼子的经历,93岁的老兵张道干还是那么激情澎湃。王新年 摄

老人的泗洪县新四军研究会会员证。王新年 摄 

此前报道:

徐州抗战老兵忆打鬼子:帽子被打个洞 没功夫怕

南京92岁抗战老兵:缅北大反攻的坦克兵教官

说起抗日打鬼子的事,93岁高龄的张道干不忘本。老人说,他之所以能加入抗日队伍,和一个叫马振藻的人有直接关系。

张道干是江苏泗洪县界集镇杜墩村人,18岁时成为一名敌后武工队员,带他入伍的就是河南睢县人马振藻。1941年,马振藻被组织派到青阳区朱湖乡(今属泗洪县)开展敌后工作,解放后先后在豫东商丘、开封两地担任领导职务,1991年病逝。

张道干说,他永远忘不了1942年那个深秋的一天。“天已经有些冷了,刚下过雨,我们这里的泥土粘脚,他是光着脚来的。”张道干说,他第一次见马振藻时,马振藻就叫出了自己的名字,并知道他的爷爷奶奶被土匪杀害的事,这让他很吃惊。“后来他就经常到我们家来,还帮我们干活,跟我讲革命道理。”

按照张道干的说法,两个月后,在马振藻介绍下他瞒着母亲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成为马振藻领导的敌后武工队队员。

老人没有子嗣,在侄子侄女的照料下生活,当地政府每月发放有1000多元的生活补贴。因为浓重的方言,使得我们对他的采访只能在他侄子张绍宝的“翻译”下进行。

“鬼子对我们是既恨又怕”

加入武工队之后,张道干先是在乡小队,后来队伍扩大改编成了区大队。据老人回忆,当时敌我斗争的残酷程度,现在的人根本无法想象,“日本鬼子有一个大褂队(特务队),专门暗杀中共党员和干部,我们有一个党员入党第二天就被暗害了,还有一位同志刚当区长三天,也被特务给暗杀了。”

当时敌后武工队的主要任务就是破坏鬼子的通讯和交通线,骚扰鬼子的据点,扰乱其扫荡计划等。从1942年至1945年的三年时间里,张道干随马振藻的武工队在洋河、泗洪等地,以及故黄河和京杭大运河沿线,与日伪军进行过大小数十场次的战斗,具体拔除了多少鬼子的据点,阻止了多少次鬼子小规模的扫荡,张道干说他也记不清了,但他能记得,“鬼子和伪军很害怕我们这支武工队。”

老人说,鬼子的武器装备比武工队要好很多,“他们的枪比我们的打得准也打得远。”所以在平时的战斗中武工队一般不和鬼子打正面战,避免吃亏,“我们和他比看谁跑的快。”

有一次打故黄河边上一个叫熊码头的据点,他们用的就是“敌进我退,敌疲我扰”的游击战术,“打一枪赶紧换一个地方,只要不在鬼子的射程范围内,我们就不怕,他们出来追,我们就跑,他们又跑不过我们,鬼子对我们是既恨又怕。”即便是这样,每次打完仗,战友们衣服上都会多几个窟窿眼儿,有的人也会被子弹擦伤。

历经大小数十场战斗,张道干所幸没负过一次伤,“我曾亲眼看到战友被鬼子打中头部牺牲。”后来由于工作需要,张道干被安排去看守俘虏,此后就再没有与日伪进行过直接交锋。

“这是我一生的信仰”

1944年底,张道干加入新四军并随部队驻防到了晥南一带,1947年前后他又随部队开赴到了现合肥肥西县一带剿匪。1950年,29岁的张道干复员,回到了家乡泗洪县界集镇杜墩村,这一呆就是65年。

张道干老人一生无后,现住在侄子张绍宝的家里,日常生活由侄子张绍宝和侄女张娟照顾。据张绍宝介绍,三年前老人生过一场大病,在县医院数次下达病危通知书的情况下,转到南京医院后竟又奇迹般地好转,现在身体还算硬朗,“一顿饭还能吃大半个馒头和一碗稀饭”。老人说,他虽然无儿无女,但侄子侄女照顾的很好,他很知足了。

前年,民政部下发通知,要求各级民政部门及时将符合城乡低保、农村五保、医疗救助、临时生活救助以及社会福利保障条件的原国民党抗战老兵纳入相应保障范围。2014年底,当地政府为张道干解决了抗战老兵的生活保障问题。张道干说,“现在每个月能领到1000多元的补贴,生活上没有任何问题。”

但他还有一个心愿未了,他不希望带着这个遗憾离开。张道干说,1941年他就由马振藻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后来在解放战争期间他所在地区的党组织遭到破坏,他和当时很多同期入党的战友的组织材料被毁,从此他的党员身份也如同泥牛入海。他也曾多次努力,但均因没有相关材料证明终未有果。

今年4月,张道干又让侄子写了一份申请书,再次向当地组织申情恢复党员身份。张绍宝说,申请已经递交,结果如何尚未可知。问及老人为何如此坚持和看重1941年的那次入党,他沉思良久:“这是我一生的信仰。”

来源:人民网-江苏视窗 (责编:胡伟、张鑫)
分享到:
37.1K
返回视窗首页】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