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当前位置:人民网>>人民网江苏视窗>>专题>>频道>>江苏水利厅

江苏工程勘测研究院徐加东:爱洒藏区情系测绘

2015年08月19日11:29
打印    字号: 

在江苏水利系统,有一支不凡的勘测队伍。多年来,为了江苏水利工程建设,他们在江海河湖之滨、荒滩旷野之间,数繁星、赶日月、树三禹、治江风,背着测具,扛着钻机,为着江苏水利建设点点线线精细测量,寸寸孔孔严密勘探,收集和提供第一手地形或地质资料,他们走没有人走过的路,他们住没有人愿意住的棚。他们把自己的青春和毕生心血,献给了江苏水利勘测事业,有的甚至在艰苦的野外勘测工地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他们走过的路,可绕赤道数圈;他们钻出的孔,可以把地球钻透。这支队伍就是被誉为“江苏水利尖兵”的江苏省文明单位——江苏省工程勘测研究院有限责任公司(原江苏省水利勘测总队)。

徐加东就是这支队伍中的杰出代表。他,选定测绘这份职业,在水利野外一线一干就是25年;他,是将测绘仪器架设在“世界屋脊”的江苏水利第一人;他,援藏归来后为了支援西藏水利和城市建设,又三度进藏从事水利工程测绘工作……

他是援藏三年,连年被拉萨市农牧业开发建设办公室评为“优秀公务员”的“好公仆”;他是连续多年被江苏省水利厅和所在单位评为优秀共产党员、十佳员工、特殊贡献个人的“老先进”;他是获得江苏省南水北调工程建设管理先进个人、扬州市五一劳动奖章的敬业干部;他是以实际行动诠释了“爱岗敬业、忠于职守”的崇高涵义,被《新华日报》报导过援藏先进事迹的“江苏水利人”。

他是藏胞眼里的“好干部”

1998年5月,经过层层选拔,徐加东成为江苏第二批援藏干部中年龄最小的一个。进藏后,徐加东被分配在拉萨市农牧业开发建设办公室设计室工作,担任勘测工程师,从事项目设计前期勘测工作。在援藏工作中,他爬山涉水,风餐露宿,顶烈日,冒严寒,抗缺氧,忍孤独,背着沉重的测绘仪器设备奔波于项目区的沟沟坎坎,将测绘仪器架设在“世界屋脊”精心测量。三年中,共完成了虎头山水库、乃琼农业科技示范园、聂当农业开发区、羊八井牧业开发区、藏干渠、塔杰干渠等几十项农牧业开发、一江两河、扶贫项目等自治区重点工程以及拉萨市重点工程项目的勘测设计工作,受到西藏自治区、拉萨市以及地方领导和农牧民的肯定与好评。

他“真情援藏、技术援藏”,在服务拉萨市水利工程建设中,将自己的测绘技能和工作经验毫无保留地传授给藏族同事,为当地培养了一批测量技术干部。当徐加东完成援藏测绘任务,即将返回内地时,他的同事激动地说:“加东是我们的生活上的好朋友,是我们工作上的好老师,多亏他的热情帮助和指导,我们现在才可以独立开展本专业的业务工作。感谢江苏为我们输送了这样一位优秀的援藏测绘技术干部。”

他是领导眼里的“实干家”

在领导的眼里,徐加东是一个吃苦耐劳、肯于钻研、技术全面的实干家,能啃“硬骨头”,安排给他的工作任务没有完成不了的。

2001年11月单位承接到拉萨河防洪整治工程勘测任务。面对这样一个“硬骨头”的政治任务,公司领导想到了刚援藏归来的徐加东,想让他带队进藏完成此项工作。抱着试试看的态度,领导找到了在家休息的徐加东与其商量。他二话不说,援藏归来休假未结束他就又一次返藏,带领十几个人的测绘队伍,在气候最为恶劣的冬季进行拉萨河防洪整治工程勘测。此时的西藏气候干燥,高寒缺氧,紫外线强烈,常有风沙及雨雪冰雹天气。为了能及时完成勘测资料,几乎是天没亮就出发、天黑了才回来。脸上被太阳烤晒和拉萨河河谷的风沙吹得脱了一层又一层的皮,风天天像刀子一样刮在脸上,有时候眼睛都睁不开,沙子直往鼻子和嘴里钻,风沙大的时候连方向都辨不清,全身裹着棉大衣还瑟瑟发抖。测量河道断面时,拉萨河河水冰冷刺骨,水急浪大,蹲在牛皮筏上,脚与水面就隔了一层牛皮,脚冻得发麻,断面索和测深锤从水中拉起来一抖全是冰块,冻得手没法抓。他带领队员常常这样一干就是一整天,身体有时冻得感觉已经僵硬麻木了,晚上回到驻地还要把白天采集的数据整理编辑成图。通过他和测绘队员的艰苦努力,为工程设计及时提供了翔实的测绘资料,受到了拉萨市水利局的高度评价。

2002年4月,徐加东又一次带队进藏进行墨达灌区测绘工作,历时四个多月,先后完成了墨竹工卡和达孜两县拉萨河河谷地形图700多平方公里以及1000多条河床断面测量。自治区水利厅和拉萨市水利局领导多次到测绘工地看望他们,表扬他们说:“你们有一位援藏干部做表率,加上你们吃苦耐劳的精神,你们不愧是江苏省水利系统一支特别能战斗的队伍”。之后,直到2005年墨达灌区开工建设,徐加东每年都要带测绘队伍进藏一到两次,为西藏水利建设和公司发展作出了贡献。

2007年5月,徐加东第三次率队进藏完成拉萨城区17.5平方公里的地籍调查项目,这一去又是八个月,在他的努力和组织下,顺利完成任务,该项成果还获得了国家测绘局颁发的优质测绘工程二等奖。

他是同事眼里的“工作狂”

徐加东从事测绘工作25年,足迹踏遍江苏江湖河海,无论是在荒芜人烟的海滩上,还是在水流湍急的长江上,哪里环境艰苦工作难度大,他就出现在哪里。新婚7天,他就返回测区;孩子出生,他人在测区;他父亲生病住院,他还在测区;因在藏工作,就连抚养他长大的祖母去世,他都没有赶回尽孝。但是他无怨无悔。

由于长期在高海拔的西藏从事野外测绘工作,并频繁进出,回内地工作后,徐加东的身体发出了警报:记忆力下降、经常得肠胃炎、时常胸闷、头痛、烦躁,多处求医也查不出病因。但是徐加东热爱测绘这份工作,当感到身体很不舒服时,他就趴在办公桌上稍作休息后又投入工作。为了测绘工作,无论是在滴水成冰的严冬还是烈日炎炎的盛夏,他经常深入测绘一线,检查现场质量措施的落实。有时工期很紧,为了满足业主单位的要求,他经常工作到凌晨。有同事问他:“加东,你援藏数年落下一身病,现在回内地了本该享受享受了,但你还这样整天象个工作狂似的拼命工作,图个啥?”他往往是憨厚一笑算作回答,但他用专注、专业、专一诠释了爱岗敬业的真谛,用汗水浇灌出同事的敬仰。

援藏归来后,徐加东虽然担任公司副总工程师,但他依然奋战在测绘野外生产第一线。先后主持或参与完成了治淮、治太及南水北调等等一大批大中型水利工程前期测绘工作,有10余项测绘成果获省、部级优质测量工程奖。

他是妻女眼里的“不称职亲人”

多年来,徐加东用责任坚守着测绘这份职业,用担当承载着对家庭的遗憾,在平凡的岗位上谱写了一曲曲共产党员的奉献赞歌。

水利测绘工作是一个与天、与地、与水打交道的,实践性很强的活动。工作的地点是江河湖海、荒郊野外,工作的性质是流动分散、与家人聚少离多。有句顺口溜叫“有女莫嫁测绘郎,一年四季守空房。”谈起丈夫徐加东,妻子郝春红又怨又爱。从恋爱到结婚生女,徐加东每次出测,少则几周,多则大半月。 因为全身心地扑在工作上,徐加东很少和妻子逛街、陪孩子玩,照顾孩子生活和学习都是妻子的事。已是高中生的女儿印象最深刻的是,每逢节假日,别人一家三口高高兴兴地出去玩,而自己的爸爸不是在野外测绘一线就是在单位加班,很少呆在家里陪陪她。

进藏时,徐加东的女儿年仅1岁,是身体比较脆弱的年龄,正是需要父亲加倍呵护的年龄。体弱多病的妻子边工作边带孩子,其辛苦可想而知。早在女儿20个月大的时候,就被送到幼儿园,每天孩子都是第一个被送去,天黑最后一个流着眼泪等着母亲来接。妻子郝春红坦言,对徐加东援藏结束又三度进藏工作,她也曾有过委屈和抱怨,也有无法排遣的挂念,可是,她和丈夫一样,把“家里的事再大也是小事,援藏的事再小也是大事”记在心头,只让泪水流在了夜深人静的时候。“人说男儿有泪不轻弹,谁知铁汉也柔情”,每当他身在外地从事测绘工作,看着那些依偎在父母怀里的小孩子时,徐加东对女儿的思念愈发强烈,心里充满了对妻子和女儿的愧疚之感。

长江畔,春风依旧,滚滚澎湃向东流;

藏区里,雄心未减,智者风范几时休!

智者,执着者,褶褶生光。

来源:江苏省水利厅 (责编:唐璐、张鑫)
分享到:
37.1K
返回视窗首页】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