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当前位置:人民网>>人民网江苏视窗>>社会

常州仅存带藻井“魁星阁”成家具加工厂

2016年06月16日11:22
打印    字号: 

  记者近日从武进区雪堰镇获悉,该镇发现了一座“居民身边的历史建筑”被“隐藏”在较为现代的外表建筑下。该建筑甚至被我市多位专家认为是目前常州市仅存的一座带有“藻井”的魁星阁,但由于种种原因,目前该建筑被保护状况堪忧。

  我市仅存的带藻井的“魁星阁”却成了家具加工厂

  昨天上午,在雪堰镇文化站副站长吴建新的指引下,在常州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吴稚晖故居东北一家红木家具加工厂内,记者总算找到了雪堰吴氏族人认为的属于吴氏宗祠一部分的魁星阁。

  从外墙来看,这座“魁星阁”已经变成水泥外墙和铁门,要不是外墙上钉着一块由常州市文物局制作的铭牌,编号为320412-0362,上面写着常州市一般不可移动文物"雪堰吴氏宗祠"的几个字,很难让人将其与历史古建筑联系在一起。

  然而,穿过这家家具厂外面的展示厅,进入内部,抬头一看,便能望见精美的穹顶型木雕藻井,顿时让你感知到它曾经的辉煌。据吴建新介绍,这座魁星阁高约6米,分两层,第一层的木梁构建还能依稀分辨,雕刻最精致的“藻井”也在一层,它中间为圆形八卦攒尖的形状,中央的圆球状物中闪耀着金黄色。“有着这么美藻井的魁星阁,恐怕在常州其他地方都找不到了。”吴建新说。

  常州谱牒文化研究会会长、常州市社会科学院历史文化研究所特约研究员朱炳国告诉记者,魁星阁为1933年吴稚晖在修雪堰吴氏宗祠时建造,这种建筑主要是寄托一种状元文化,希望吴氏族人中能出更多的人才。

  据了解,目前我市民间的魁星阁,在前后北岸的意园中存有一座,但是那处魁星阁内并无藻井。此外,常州市姓氏文化研究会会长苏慎也表示,这处带有藻井的魁星阁是目前我市唯一、属于特例的带有”藻井“的魁星阁。

  魁星是汉族神话中所说的主宰文章兴衰的神,也是主宰世间功名禄位之神,古代文人十分崇尚魁星。中国很多地方都建有“魁星楼”或“魁星阁”。而藻井,是我国古代殿堂室内顶棚中最高级的做法。一般位于阁楼等室内雕塑的上方,呈伞盖形,由细密的斗拱承托,象征天宇的崇高,藻井上一般都有彩画、浮雕。

精美的穹顶型木雕藻井

  居民身边的古建筑 ,往往很容易被忽视

  令人遗憾的是,这座魁星阁二层已经改建为家具厂工人的宿舍,老式门窗一律不见之外,地上的老木板已经被踩踏得木皮层层脱落,还能看出是老建筑的一层,除了大块木料,房子内也变成木料加工区以及堆积存货和木材的地方,空气中弥漫着木屑粉尘。

  原雪堰镇中心小学校长钱凯良,是一位民间文化保护志愿者,记者通过他采访到租下该处房屋的老板。这位承租人告诉记者,自己已经租用此地有10多年,因为这幢房子是属于武进区住建局下属单位的公租房,每年租金3万元。“由于种种历史原因,这么具有代表性的历史建筑就这样被长期‘毁坏’,实在是有点可惜。”钱凯良表示。

  不仅是吴氏宗祠的魁星阁,记者还在其附近看到不少清代、民国时期的传统民居,它们颇具江南水乡大户人家的建筑格局,只是目前保护情况一般。

  “由于时代的原因,其实我市还有不少居民身边的历史建筑,无论作为旅游资源,还是文化保护的一部分,都颇具意义,但往往居民和有些拥有单位却不自知。”朱炳国痛心地表示。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雪东街"雪堰吴氏宗祠"原是大墙门,由武进区文物管理部门认定为“雪堰吴氏宗祠”,直到解放前,该处房屋仍为吴氏族人共有,集体使用,现在产权仍归属吴氏族人,不过曾经一度也被廉价租给外来务工者使用。

  武进文物管理部门认为:古建筑值得进一步保护

  对于为何雪南街的红木加工厂外墙挂有一般不可移动文物铭牌,吴氏族人吴亚荣称,前年,常州文物部门工作人员来放置铭牌时,在他与族人提出异议后,文物部门工作人员将该铭牌钉在了这里,而非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时认定的雪东街上。

  武进区文广新局文物科负责人黄建峰表示,2009年第三次全国不可移动文物普查时,文物普查人员从雪东街那处大墙门的出租住户口中得知这里是吴氏祠堂,就以吴氏宗祠名义进行了信息采集,翌年公布为不可移动文物。而雪南街那处建筑四周外围都是现代建筑,且又无人提供相关线索,因此未列入三普文物点。目前,经文物部门认定,雪南街那处建筑外墙的一般不可移动文物标志牌为当时安装人员错误安装,文物部门将按规定重新钉到雪东街的大墙门上。

  黄建峰表示,雪南街这处带有藻井的魁星阁,是武进民房中数一数二的优秀乡土建筑。在文物管理部门掌握的文物保护单位和文物点中,仅有礼嘉戏楼带有藻井,而民房中带有藻井的,是目前武进区现存唯一。鉴于该建筑不在市级文保单位吴稚晖故居的保护范围和建设控制地带划定规划范围线内,同时,该处古建筑尚未列入文物点名录中,因此目前尚不属文物管理范畴,建议其所有者的相关房管所保护好这一古建筑,适时将这处古建筑申报文物保护单位,进一步保护该处少见的古建筑。

  朱炳国说:“城市的发展演变,总是在改造、更新中实现再生,古建筑的利用也要遵循这个大的原则,既不能保护过度,又不能开发过度。”他表示,通过合理的旅游开发来实现古建筑与现代生活的融合,可以形成新的旅游线路。(王淑君 张军 朱臻)

来源:常报全媒体 (责编:黄竹岩、张鑫)
分享到:
37.1K
返回视窗首页】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