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侵六年美国白蛾跨淮过江 南京首次成疫区

2016年08月26日07:53  来源:新华日报
 
原标题:围剿洋害虫,需打持久战

  “第二代美国白蛾刚治结束,第三代‘先遣部队’又蠢蠢欲动。”8月18日,盐城市盐都区秦南镇境内盐金路旁意杨林里,秦南镇孙伙村二组村民董春祥正在查虫情,“洋害虫来了3年,我就干了3年治虫的活”。

  美国白蛾,一种国际检疫性害虫,也是我国目前唯一被农业、林业部门同时列为检疫对象的有害物种。2010年8月,我省在连云港首先发现美国白蛾疫情后,徐州、淮安、盐城等多地相继遭此虫害入侵。在今年国家林业局公布的美国白蛾疫区公告上,南京首次上榜。围剿美国白蛾,成了一场艰难的持久战。

  跨淮过江,虫情蔓延迅速

  架梯爬树、挂杀虫灯、连接电线……49岁的董春祥这些日子从凌晨4点就忙开了。盐金路旁意杨林下是养鸭场,美国白蛾对腥臭味特别敏感,又喜灯光爱扑火,挂个灯就能诱杀。

  放眼周边,有些意杨还围上“草裙”。离地1米高的树干上绑着一圈稻草,秦南镇林业站站长何彩红称之为“围草诱蛹”,“美国白蛾下树化蛹,把稻草当成地面,我们只要把它的‘安乐窝’抱走,一把火烧掉”。

  “美国白蛾的繁殖呈几何积数增长。一只雌蛾一年可繁殖近2亿只幼虫,能啃光100亩成片林。这种虫子食叶量大,还不挑食,300多种植物都在它的食谱上。”盐城市林业站站长戴蔚说。2011年8月,盐城在滨海化工园区首次发现美国白蛾后,物理、化学、生物的手段都用上了,如今,除东台未上报疫情外,盐城各地均受白蛾入侵。

  “滨海刚发生虫害时,第一天虫还在树上,第二天附近的大豆、花生叶子全部被啃光。”戴蔚回忆,“下了树的虫子还会扰民,它们往家里爬,爬上屋檐、天花板、床铺,甚至爬进粮袋、饭锅里。”

  “美国白蛾在我省呈由北向南快速推进、东西方向缓慢填充的趋势扩散蔓延,但由于交通发达、物流频繁,疫情也常常跳跃式传播。”省林业有害生物检疫防治站副站长仇才楼说。2010年,我省连云港最先发现美国白蛾虫情,很快,它们“跨淮过江”,徐州、盐城、淮安、扬州、泰州、宿迁相继出现。去年9月,南京市鼓楼区、建邺区、六合区等地均发现美国白蛾,涉及林地300亩。

  “南京城市树种非常丰富,除部分常绿树种,其他几乎都是美国白蛾的‘菜’。”仇才楼表示,“虫害蔓延势头很猛,去年如果不立即采取有效措施控制,南京的生态景观会受大危害。”目前,全省美国白蛾发生危害面积近100万亩,苏中地区就剩南通没有发现虫情,而苏北五市所有县区已被“全覆盖”,且危害严重。

  围追堵截,防治是场持久战

  “围剿美国白蛾这么多年,人力、物力、财力花费不少,但防治难度依然不小。”戴蔚说,农村家前屋后多为不成片的零散树木,每棵树都要排查虫情,防治的大网要张到所有的犄角旮旯。就是在交通便捷的高速公路,每次防治要从高速上向下高射程喷药,也很麻烦。另一方面,防“进”还要防“出”,要防止本地疫情不外传,这样的围追堵截难度可想而知。

  自2013年盐都区发现美国白蛾以来,每年3月至10月,何彩红很难再有休息日。白蛾一年产三代,产卵期要摘带卵叶片,幼虫期剪除虫包网幕,化蛹期挖蛹销毁……组排查,村打药,镇督查,工作量非常大。“能用的人都上了,还要借人。”戴蔚直言,许多乡镇合并后,林业技术力量相当薄弱,以前一个站三五个人,现在只保留一个林业技术员,还兼着其他工作。“发动群众,培训农民工是唯一办法。”

  但这个活儿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干。董春祥是秦南镇请的固定工,平时梯子就绑在三轮车上,电筒、测电笔随身带。何彩红说:“他们不仅要会电工、机修工,还要有一定臂力,高射程喷药要打近20米高。另外,薰烟治虫都在夜里12点,打药则是凌晨4点开始,老董特别能吃苦,不是起早贪黑,就是高温作业。”

  从监测、调查到防治,所有工作都要用工。“像老董这样100块钱一天,也没人愿意干。”何彩红说,秦南镇最多时请过500多个工,加上机械投入,每年镇里治虫要掏60多万元。盐都区林业站站长严亚斌说,防治费用由乡镇包干,区里以奖代补,每年补贴200多万元。今年美国白蛾第二代防治8月中旬结束,全省投下资金超过2亿元,第三代防治9月初即将开始。

  虽然美国白蛾根除困难,但专家们提醒大家不必恐慌,只要严密监测,科学治理,打好持久战,就能实现“有虫无灾”。

  飞机治蛾,绿色降本最管用

  2012年,连云港市赣榆区在全省率先采取飞机治美国白蛾。连云港市林业站站长张永忠觉得很管用。第一代虫子飞防后,第二代虫情比往年轻了许多。

  “20分钟能飞2000亩,飞防效率高,对环境污染也少,成本大大降低。”戴蔚说,去年针对美国白蛾,盐城飞防25万亩,今年增至35万亩。算下来,飞防每亩成本只需10元至20元,而人工防治则要六七十元,还不一定能防得好。

  “空地结合综合防治,是目前最有效的手段。”仇才楼说,为减少疫情扩散的风险,往往以发生点为中心,从外围包抄,飞防又快又好。今年全省20个县(区)动用飞机防治美国白蛾,总面积400多万亩。

  在盐城,每次飞防前要做大量工作,如选择对水产养殖无害的美国“康宽”药剂,每亩只用10克。对招标的飞防公司要求也高,如因使用的药物或未按预先设置的路线飞而造成次生灾害的,责任由公司承担。飞防准备工作需慎之又慎,不仅设计航线,避让鱼塘,政府事前发通告,而且拿活鱼虾来做实验,飞后的药剂都保留封存,可还是有农民拿死鱼虾来索赔。送检结果表明与“飞防”无关,但起诉后又自行撤诉的农民仍不依不饶。

  “最头疼的就是‘碰瓷’。有的地方甚至闹出飞机未飞,就有人来索要赔偿的笑话。害怕惹事,一些飞防公司都快不敢飞了。”山东瑞达有害生物防控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隋东川介绍,瑞达飞防作业6年,飞过东三省、江西、江苏等多个省份,未出现过次生灾害。 (卞小燕)

(责编:张妍、张鑫)

江苏要闻

李强书记 石泰峰省长留言 给领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