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上下游一盘棋 太湖团结治水形成合力

记者 赵永平 王伟健

2016年09月18日07:53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原标题:太湖大水缘何无大灾?

《人民日报》2016年9月18日11版 版面截图

原题:重要堤防、基础设施无大险情,无人因灾死亡

太湖大水缘何无大灾?

编者按:今年汛期不寻常,降雨多、汛情急,近400条河流发生超警洪水,特别是太湖,发生流域性特大洪水,水位高、历时长,在防汛关键期更加牵动人心。得益于治太工程、合力抗洪、精细调度,太湖防汛无一人因灾死亡。透过这场抗洪战役,我们能从中感受到今非昔比的防汛实力,也提醒我们任何时候不能存侥幸心理。

浩淼太湖恢复了平静。回忆今年汛情,江苏省苏州市水利局局长王国荣舒了口气:“水位超警58天,超保证水位1个月,揪心的日子终于扛过去了!”

入汛以来,暴雨一轮接一轮,太湖水位一路飙升:6月3日超警,7月3日超保证水位,13个水文站创历史最高,到7月8日水位涨到4.87米,太湖流域发生1999年以来的最大洪水。

水涨水落,牵动着人们的神经。科学防抗,太湖“大考”交出满意答卷:重要堤防、重要基础设施无大险情,没有人员因洪涝灾害死亡,直接经济损失75.3亿元,占流域GDP的0.12%,而同样发生大洪水的1991年和1999年,分别占到GDP的6.7%、1.6%。

大水缘何无大灾?记者赴太湖一线探访。

治太工程筑起“水上长城”,防洪心里有底,水大人也不慌

在苏州市吴江区东桥村,72岁的金文兴踩着三轮车缓缓而来。问起1999年大水,老人一个劲摇头:“那时候可不得了,水都淹到大腿了,村里一片汪洋。”

“今年情况大不一样。”他指着穿镇而过的防浪墙说,“这是2001年建好的,同样大水压境,村民不再慌了!”

苏州吴中区金庭镇唐里村郑豪也有同样感受:“这些年村里都是搞旅游、办企业的,1999年那场大水,可以说是‘冲走一个粮仓,淹掉一个钱庄’。如今有了环湖大堤,大家心里踏实了。”

百姓生活秩序井然背后,离不开紧张有序的防汛抗洪。

太湖流域管理局防办主任梅青说,太湖防汛好比“头顶一盆水”,难在“易涨难消”。流域中间低、周边高,且相对平缓,就像一个巨大的碟子,太湖长时间高水位,形势异常严峻。

而长三角今非昔比,越来越淹不得、淹不起。金庭镇副镇长周永珍坦言,镇上所在的西山,是太湖最大的一个岛,人口4.5万,地区生产总值19.56亿元。

汛情紧急。6月28日—7月3日,短短5天,太湖水位从4.18米涨至4.65米。台风“尼伯特”即将登陆,太湖可能出现风、雨、潮、高水位“四碰头”。7月3日,太湖防总启动防汛Ⅰ级应急响应。

“苏州启动防汛Ⅱ级应急响应,但我们是按Ⅰ级执行,所有人员24小时在岗,抢险队伍随时待命。”王国荣说。

在金庭镇,巡堤人员三人一组,对辖区100公里大堤日夜巡查。周永珍说:“大堤长期浸泡,被不断冲刷,一旦出现管涌、后方被掏空,这么多水,真是不得了。”

抗洪考验硬件。1991年大水之后,国家先后开展两轮治太工程建设,11项骨干工程全面建成,筑起一道道“水上长城”。

“治太工程硬牌在握,让我们防汛有了底气。”王国荣笃定地说,环太湖大堤路堤一体,再加上长江江堤、望虞河东岸、太浦河北岸、淀山湖大堤,5条控制线构成防洪外围屏障。在屏障内,苏州中心城区建成200年一遇的防洪“大包围”,重点城镇、区域近5000公里的圩区堤防完成达标建设。

周永珍说:“如果没有环太湖大堤和加固的6个圩区,今年这么大的水,西山岛肯定会泡在水里。”

危急关头,临危不乱,太湖流域骨干工程发挥出关键作用。

精细调度,与洪水赛跑,1厘米水位相当于一个中型水库

太湖防洪离不开精细调度。

什么是精细?在太湖防总,水文部门的水位值精确到小数点后三位。梅青说,太湖1厘米水位变化就是2300多万立方米水量,相当于一个中型水库。“应对超标洪水,调度方案不是临时决策,要反复讨论。”

超前谋划,提前腾出库容。苏州水网密布,有2.1万条河,超过50亩水面的湖泊有384个。王国荣介绍,从4月开始,苏州就预排河湖水量,腾出20多亿立方米库容,相当于半个太湖的容量,让今年防汛有了更大回旋余地。

加密监测,毫厘必争。苏州水文局副局长庄志伟说,从7月3日起,48个水位站从一天一报变一天三报,“除了遥测数据,还需要人工监测,水面漂浮物多,拉着流速仪测一趟下来,蛮劲巧劲都得使。”水文测报是耳目尖兵,一个个精准数据为防汛决策提供了依据。

太湖防汛就是与洪水赛跑。“今年汛期,太浦闸累计排泄太湖洪水40亿立方米。”太浦闸管理所所长李宁说,特别是太湖发生超标准洪水后,太浦闸日均流量780立方米每秒。

作为太湖主要外排通道,望虞河、太浦河铆足劲排泄洪水。7月1日起,太浦闸闸门全开,最大泄量940立方米每秒,超过其设计流量;望亭水利枢纽泄量400立方米每秒以上。至7月18日,太浦河、望虞河排泄洪水占到出湖水量的79%,相当于降低太湖水位1.69米。

非常时期,非常对策。7月7日,国家防总批复了《太湖流域超标准洪水应对方案》,开启东太湖瓜泾口枢纽,加快洪水外排,累计排洪1.0亿立方米,降低太湖水位0.04米。

太湖防总采取超常规调度,提前一个月启用望虞河常熟水利枢纽泵站全力排水。沿长江主要闸泵累计排水53亿立方米;杭嘉湖南排工程累计向杭州湾排水16.82亿立方米,有效降低了太湖及河网水位。

太湖防汛,不是光排水那么简单。李宁说,每一厘米水位变化都有新意义,对上下游都会带来影响。会不会泄量太大,下游受不了?为此,他们24小时监控上下游站点,一旦出现异常,及时报告。

“7月8日早上9点,我们接到指令开闸。”苏州市吴江区堤闸管理所所长王福源说,“一会儿向外排水,一会儿水倒流了,我们随时调整闸门,常常整晚都不能睡。”沿江口门严格控制河网水位,视地区水情实行精细调度。

小区域服从大流域,上下游一盘棋,团结治水形成合力

“太湖就像一艘大船,我们处在船头,面对大风大浪,船头要控制得住,但也需要船身和船尾的协调配合。”王国荣说。

东太湖瓜泾口水利枢纽,两孔16米宽的节制闸敞开,水花翻滚着流向吴淞江。“刚开始开闸泄洪的时候,水位迅速抬高,水都漫进了枢纽管理区。”苏州市吴江区水利局局长李建坤说,“下游是吴江开发区和汾湖高新区,堤防、圩区防洪压力很大,但太湖防洪是大局,这个我们拎得清。”

团结治水,形成防汛合力。浙江省加大南排工程排水力度,配合太浦闸全力排泄太湖洪水。上海市完善防汛调度方案,将汛期控制水位下降10—20厘米。上下协调,区域服从流域,流域兼顾区域,太湖防洪打了一场漂亮仗。

防汛离不开责任。缥缈峰环路、梅园路、林屋路……这些金庭镇最主要的道路,成了镇社会事业局陈永乐和同事的巡查责任段,他说:“一周时间,我们起码在责任段转了几十圈,紧张的时候连吃饭都顾不上。”全镇180多名防汛队员奔赴一线,运送物资、加固堤坝,有人手掌起泡、脚底扎穿,但仍坚守岗位。太湖防汛最紧张的时候,他们犹如一道无形的“大堤”,护卫着太湖安澜。

太湖水位已降至警戒水位以下,防汛有惊无险。苏州今年洪灾损失1.55亿元,比1991年和1999年分别减少96%和92%。

“治太工程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但并不是可以高枕无忧了。”王国荣说,今年幸亏台风转向了,不然,受潮汐顶托和台风作用,太湖难说是否经受得住考验。

王国荣说,今年太湖最大日涨幅27厘米,而按现有排水能力每天最大仅能降低3—5厘米,洪涝滞蓄时间长,对堤防威胁大。“解除太湖防洪隐患,最核心的还是切实提高排水能力,提升防洪标准。”他说。

《人民日报》2016年9月18日11版

(责编:张鑫、唐璐)

江苏要闻

李强书记 石泰峰省长留言 给领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