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南京已建成1428个居家养老服务机构

本报记者 王伟健 朱佩娴 乔 栋 胡雅婷

2016年09月27日07:26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原标题:家门打开 服务送来(民生调查·关注居家养老②)

《人民日报》2016年09月27日 14 版 版面截图

原题:各地扶植又补贴,搭建贴身服务圈

家门打开 服务送来(民生调查·关注居家养老②)

核心阅读

人一老,伙伴不好找,生活困难了。咋办?南京、太原、河南孟州等地,试图以服务支撑居家养老:盖起家门口的养老院,让老人们白天过来吃饭玩耍,晚上回家休息;推出送餐、买菜、搞卫生、陪看病等家政服务,可以送服务上门;出台优惠政策,政府购买服务、无偿提供用房、奖励先进业者,对社会办养老服务机构给予倾斜,打造围绕家庭的服务圈。

自从老了之后,时间过得很慢,这是河南孟州谷旦镇柿园村刘文忠夫妇以前的感觉。但现在,“转眼天就黑了”。

自从80多岁的老两口搬进了村里的老年幸福院,每天都有事做,忙得不亦乐乎。

门口养老院

白天有牌打,晚上再回家

“在幸福院,吃喝有人管,病了有人看。都是同龄人,聊天、打牌不愁找不到人!”刘文忠说,“比在家里舒坦。”

柿园村的老年幸福院,占地4500多平方米,包括两幢二层公寓楼及餐厅、活动室,可以容纳70余位老人生活起居。“地由村集体提供,幸福院的所有运行支出,由村里一位老人刘章俊全额承担。他在深圳定居,捐建幸福院,就是为了回馈家乡。”负责人应中福说,“只要是村里65岁以上的老人,都能免费来这里居住、吃饭、娱乐。大部分老人都是白天来,晚上回家睡,有些行动不便的,就会住在院里。”

在幸福院,刘文忠被大家尊称为“刘老师”。原来,刘文忠打太极拳已经20多年,现在每天早晨,村里的老人都会自觉到幸福院集合,跟着“刘老师”打太极拳。“感觉自己又年轻了一回。”刘文忠表示。

和刘文忠一样有事忙的,还有太原市漪汾苑社区的老人们。该社区是典型的老龄化社区,13300名居民中,60岁以上的老人有1426位。前年社区改建,3000平方米的花园式老年人照料中心盖了起来。

走进照料中心,图书室里“老年书法绘画班”正在开课,几位老人戴着眼镜,全神贯注地盯着“师傅”手中游走的画笔。中心里的门球场,不久前刚举办过山西省老年人门球比赛。一旁的亭子里,几位老人正在喝茶。穿过亭子,二层楼的仿古建筑里,老年人康复中心、日间照料中心、慈善超市、心理咨询室、红色影院一应俱全。

上门服务员

扫地又送饭,陪着把病看

除了让老人到养老中心玩,还有更多的方式关心、帮扶老人。

“农村养老,大部分还是要靠儿子、儿媳。所以,婆媳和睦、家庭和睦非常重要。这就需要弘扬和传承孝道。”孟州市谷旦镇赵村老年人协会主任赵小兰告诉记者,为了建设“和睦家园”,赵村在“赵氏宗祠”里每周组织一场大讲堂,邀请知名学者或者身边普通村民给大家讲孝道、讲故事。此外,老年协会还会定期走访村里的老人,特别是家里无人照料的,了解他们的需求,并想办法帮助他们。

近年来,孟州市一直倡导“和睦家园”进农村活动,很多村庄通过评选“好婆婆”“好媳妇”活动,进一步弘扬了尊老爱老的良好社会风尚。

而在城市里,子女更为忙碌,很多老人不能、不想和子女住一起,专业养老服务的介入就显得十分必要。

“奶奶,您肠胃不好,葡萄就不要多吃了。”在阮素英老人家里,南京市建邺区迅捷清荷北园老年人服务中心员工提俊晓嘱咐着。前段时间,阮素英老人因为一起意外,摔伤了腿,原本在服务中心吃饭的她,只得让提俊晓送饭上门。

81岁的阮素英老人,独自住在这套60多平方米的拆迁安置房里。老人有3个儿子,还有孙子,“他们也有自己的事,不常来。现在腿摔伤了,会隔一天来看我一次。”阮素英说,“住在一起,有时候也有矛盾。现在我一个人住,也很习惯。”

目前,迅捷老年人服务中心每天会送餐500多份。该中心院长郭小迅介绍说,中心是2014年1月批准建立的,街道的房租免费,民政部门也会给一些补贴。不过,目前要想靠送餐实现盈亏平衡,压力还是很大的。“送餐服务,每天至少要送1200份,才能实现不亏本。我们除了提供送餐,也会提供一些家政服务,比如帮老人打扫卫生、买菜、陪着看病等。”郭小迅说,“现在很多子女即使和老人住在一起,也都要上班,照看老人忙不过来。而我们就在小区门口,给老人上门服务也很方便。”

类似的服务,在漪汾苑社区也有。社区工作人员张瑞君介绍:“现在社区69栋楼,我们每个人都‘包’了几栋楼。每个楼里有多少老人、身体和子女是什么状况,都要详细掌握。现在老人们都办了一卡通,凭借这个卡在慈善超市买东西、老年食堂吃饭等,都可以享受政府补贴。低保户每个月享受800元补贴,80岁以上老人享受300元等。”

10分钟服务圈

政府买服务,社区孵项目

居家养老,离不开家庭与社区的融合,也离不开政府政策的创新与支持。

据南京市民政局统计,当地目前已建成1428个居家养老服务机构,平均每个社区有1.2个居家养老服务机构,其中包括1054个社区居家养老服务中心、39个城镇小型托老所、40个农村老年关爱之家、427个助餐点、63个老年活动中心。民营居家养老服务中心582个,民营率达到55.2%。

南京市民政局社会福利和社会事务处处长周新华介绍说,南京市提出:社区40%以上用房无偿用于养老服务,降低养老服务成本。南京全市无偿用于养老的服务用房已达42.01万平方米,占社区用房总面积的40.1%,进驻社区开展养老服务的养老组织也从2012年底的96个增加至目前的546个,每年服务1000多万人次。

去年底,孟州市人民政府也出台《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实施意见》,指出:农村幸福院要覆盖全市60%以上的建制村;对新建的农村幸福院,给予2万元的一次性建设补贴,按照每月每平方米10元的标准给予运营补贴;对管理规范、老年人满意度高并获得省级以上表彰的社会办养老服务机构,给予适当资金奖励。

“通过政府购买养老服务,引入第三方进入社区,让居民在社区里就能享受到良好的养老服务,这是一件双赢的事情。”漪汾苑居委会主任王宝云说,“对于居家养老,社区提供的帮助是多方面的。比如基础建设方面,居委会的房间都是无偿租给第三方的,目的就在于让他们以最低的成本提供最优质的服务。再比如,在资料互通方面,我们把社区老人的详细身体状况、家庭情况,都不同程度地和第三方进行共享,方便他们更好地服务。”

家门口养老,也让社区的功能不断延伸。

太原市社区服务中心主任夏同杰说:“我们最初的设想,是建设多个‘嵌入式微型养老院’,也就是打造多个像漪汾苑小区这样的‘家门口养老院’。我们先是提出了‘15分钟养老服务圈’,后来又缩短为‘10分钟’。10分钟内,上门解决养老需求。一些细化的服务项目,如助浴等,也已经得到实践。”

在居家养老的建设过程中,也暴露出一些问题。王宝云就表示:“像我们小区,在建设规划等方面得到了民政部门的很多指导帮助,‘医养结合’早就在做;但是最近卫生部门又说要响应‘医养结合’,提出进入社区进行服务。本来这是好事,可是因为在规划之初就把各个房间、场所分出去了,现在很难再找出一些空地方给他们用。希望部门之间能及早沟通,免去后期不必要的麻烦。”

周新华也表示,目前,居家养老仍存在老人多元化需求和供给单一之间的矛盾。应该通过政府引导、培育供给侧,借助市场的力量来解决。

《人民日报》2016年09月27日 14 版

(责编:张妍、张鑫)

江苏要闻

李强书记 石泰峰省长留言 给领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