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在一周内相继离世

2016年11月13日06:57  来源:现代快报
 
原标题:无比心痛! 一周3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相继离世 第F3版:声音·看法

家人供图

图片来源:“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官方微信

下个月将迎来第三个国家公祭日。然而,还没等到这一天,李钟、任静萍、陈宝珠这3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已经在一周的时间里相继去世了,令人痛惜。据侵华日军受害者援助协会统计,随着这3位老人的离世,截至目前,登记在册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仅剩109人。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 李钟

2016年11月7日上午11时53分去世,享年90岁

坐轮椅参加首次国家公祭仪式,去世前大半年无法进食

南京大屠杀那一年,李钟还是个11岁的孩子。他出生于1926年10月9日。

昨天,接到现代快报记者电话时,李钟的儿子李先生正忙着整理父亲留下来的东西。

李先生说,爷爷当时被日本人抓去做苦力,因为腿上有病,日本人担心是传染病,于是中途又把爷爷给放了。逃出来后,爷爷带着奶奶、父亲还有两个姑姑,一起逃到了当时的安全区。安全区有时也不安全,李先生说,父亲算是幸运的,并没有在南京大屠杀期间受到明显的外伤,但因为父亲当年的头发有点儿长,差点儿被日本人当成女孩给抓走。

“知道12月13日被定为国家公祭日的时候,我父亲可开心了。”李先生说,事实上,只要身体状况允许,大小的日子,父亲总会去参加各种祭奠活动。“2014年,第一个国家公祭日举行仪式的时候,父亲也去了。那个时候他就坐在轮椅上,我推着去的。”

李先生告诉现代快报记者,父亲生前也接受过媒体采访,但身体不便,未能进行相关证言的采集。令人心痛的是,老人最终因为心脏衰竭去世了。李先生告诉现代快报记者,父亲走前,已经有大半年的时间不能说话、不能吃东西了,全靠一根鼻饲管养着。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任静萍

2016年11月10日晚7点30分去世,享年94岁

走得很突然,证言采集还没做完

没过几天,另一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任静萍也静静地走了。

“老人走得很突然,之前没有任何预兆。”任静萍的侄女婿韩先生告诉现代快报记者,老人没有子女,生前最后一段日子是跟侄女、侄女婿一起生活的。

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任静萍出生于1922年12月9日。当时她住在南京三山街承恩寺43号。南京沦陷后,她被侵华日军的炮弹炸伤,尾骨受伤。她的父亲则在南京大屠杀期间失踪,下落不明。

今年9月30日,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与南京大学共同启动“50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口述史调查”行动。50人中就包括任静萍老人。大约两周前,志愿者们对任静萍老人进行了一次访谈,之后因为老人身体原因一直没能继续采访,今后再也没有机会了。

“很突然,很难过。”因为证言采集,南京大学学生、志愿者胡雨玭曾与任奶奶有过一面之缘。“老人一生经历坎坷,但人很坚强,和蔼可亲。”南京大学历史学院博士武黎嵩说。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陈宝珠

2016年11月12日凌晨4点去世,享年89岁

曾参与手印、脚印的采集,并做过证言

仅隔了一天,12号凌晨,南京大屠杀幸存者陈宝珠老人也去世了,让人十分痛心。

“我母亲走得很安详。”当天下午,陈宝珠的儿子陈安明告诉现代快报记者,母亲的遗体已经送往殡仪馆了。母亲走前身体不好,多年来一直靠药物维持。

陈安明回忆,作为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母亲曾参与手印、脚印的采集,并做过证言。根据老人的证言,1937年,陈宝珠刚刚10岁,家住沙洲圩石家庄。家里还有父母亲、两个哥哥、一个弟弟,当时家里有四间房子。日本兵到沙洲圩时,为了避难,陈宝珠的父母带着他们,经常躲进芦柴洲里。当时姑娘们把头发都剪了,穿着白大褂子,戴着狗舌帽,有的躲进地洞,有的躲进芦柴洲里,但是日本兵仍然不放过,经常坐船去芦柴洲里找人。陈宝珠就曾多次看到日本兵把年轻的姑娘从那里抓走。陈宝珠的大嫂陈桂英因为在家坐月子,没办法走,最后不幸被日本兵强奸了。陈桂英被强奸时32岁,67岁时去世。

(责编:冯人綦、张鑫)

江苏要闻

李强书记 石泰峰省长留言 给领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