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阜宁一农民资金互助社关门 涉嫌暗账违规

是钟寅 王继亮

2016年12月08日07:48  来源:人民网-江苏频道
 
阜宁县委农工办工作人员透露,这种编号66开头的凭证系合作社私印,已涉嫌违法。是钟寅/摄
阜宁县委农工办工作人员透露,这种编号66开头的凭证系合作社私印,已涉嫌违法。是钟寅/摄

上个月初,江苏阜宁县罗桥镇诚信农民资金互助合作社突然关门,上千户社员陆续闻讯惊慌失措。记者从县委农工办获悉,这家合作社涉嫌违规操作致资金链断裂,大批社员无法兑付,涉及资金3000多万元。近年来,类似事件在盐城、在苏北屡见不鲜,这一次悬顶之剑落在了江苏农民资金互助合作社的起源地阜宁。目前,该县仍有21家农民资金互助社在营,监管乏术依然是迫在眉睫的难题。

涉事合作社被指私印凭证 2800多万资金流入暗账

2009年8月,阜宁人陈某飞在罗桥镇青沟村开办了诚信农民资金互助合作社。这里地处盐城、淮安、扬州三市交界,多年下来,村民们已经习惯于将钱存到这里。

张朝林较早就是这家的社员,在他眼里它相当于一家开在家门口的“银行”,年利率3.3%,比一般的银行略高。看着有县委农村工作办公室的印章盖在“社员互助金存入凭证”上,过去他觉得是放心的。

最近一年,张朝林被查出膀胱癌,每次出门看病,他都要去社里取一笔钱。就在11月9日,他去取钱时发现那里已经人去门关。大伙越聚越多,却也无可奈何。很快,镇政府和派出所派出工作人员,来村上登记殃及的资金情况。张朝林哭诉,他在里面放了22万元,如今这笔救命钱怕是一时指望不上了。

村民或多或少大都有钱投在这个合作社里。64岁的村民邱明亮辛苦种田搞养殖,攒下18万元的养老钱陷在了里面。村民赵文标一家17.5万元,本打算给孩子在张家港买房子,现在合作社关了门,他们付不起首付,就连3万元定金也退不回来。相邻淮安市淮安区流均镇沿河村也有村民“中招”,陈秀芳存的1万元是给孩子准备上大学用的,这让她懊悔不已。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涉事合作社没有遵循“对内不对外、吸股不吸储、分红不分息”的运作原则,它不是银行却像银行一样存在,就在关门前一天还有人拿钱来存。村民提供的“社员互助金存入凭证”显示,2016年以前存入的一年期互助金年费率为3.3%,2016年之后年费率降至1.93%。

经阜宁县委农工办初步调查,该合作社从罗桥镇以外的村庄吸收社员和资金,还涉嫌伪造票证,不少带有县委农工办字样的“社员互助金存入凭证”系陈某飞私自印制的。“他们私印的凭证都流入暗账,目前查到的有2800多万元;采用我们正规印制的凭证走明账的,只有320万元。”县委农工办工作人员说。

监管遭遇“明暗两本账”困局 未来将接受金融办指导

江苏的农民资金互助合作社最早发端于盐城阜宁,“盐城模式”一度吸引了全国各地的参观者。但是,近年来,盐城的瑞鑫、新洋、东城等多家农民资金互助社都因涉及违规进行非农投资,资金链断裂引发兑付危机。

前车之鉴此伏彼起,症结无不指向监管。盐城市委农工办通过会计委派制、每月巡检、加强合作社理事长培训等一系列方式加强监管措施,还在当地农民资金互助社中推行统一的软件监管,但软件仅能监管到每一笔进出账目的数额,对于违规大额贷款有一定监督作用,但若是互助社采取“明暗两本账”,就无法监管到“暗账”所涉及的资金,而这恰恰是此类机构违规操作的典型行为。阜宁县委农工办工作人员亦坦陈,与银行业长期形成的严密监管体系相比,农工办的监管能力明显不足。

监管乏力之下,盐城市委农工办3年前下发文件,全面叫停新审批和登记农民资金互助合作社。对于现存农民资金互助合作社则要求进一步规范,一方面清退不合格的合作社,另一方面压缩合作社股金和互助金的规模,一般不允许超过2000万元,农业规模经营和农户微型创业发展好、小额短期融资需求量大的乡镇可以控制在5000万元以下。

目前,阜宁县相关政府部门已经成立处置组,对诚信农民资金互助社法定代表人陈某发的相关资产进行封存核查,并由公安部门立案侦查,已查到其名下的两处厂房和部分未收货款,后续将采取进一步措施尽可能减少农民的损失。

阜宁县委农工办工作人员介绍,根据今年9月印发的《江苏省农民资金互助合作社监管工作指引(试行)》,未来将由江苏省政府金融办负责对省内农民资金互助社的监督管理工作进行指导、协调,农民资金互助合作社的风险有望得到控制。 

(责编:张鑫、陈天源)

江苏要闻

李强书记 石泰峰省长留言 给领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