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式相亲”引热议 探访南京“相亲角”

2017年01月08日07:30  来源:现代快报
 
原标题:中国式相亲

南京某处“相亲角”,从张贴着的相亲启事可以看出,不少征婚者的条件都很优秀

玄武湖相亲角,虽然下着雨,可还是有家长赶来“探消息”

最近,由金星主持的一档交友节目《中国式相亲》,因为采取了父母和子女同台相亲的模式,在东方卫视一开播就引发了热议。

电视里,红娘金星高喊着口号“中国式相亲,有父母更放心”,而网络上,网民们对父母参与子女的相亲则展开了激烈的讨论:子女相亲,和父母有关吗?个别家长暴露的“奇葩”择偶观,更是遭到了吐槽。

对南京人来说,中国式相亲也并不陌生,玄武湖、莫愁湖、鼓楼广场等地方都长年设有相亲角,在征婚信息前流连徘徊的总是焦虑的父母;而南京广播电台一档名为《男婚女嫁》的节目,更被诸多南京未婚子女的父母视为珍宝,每天都准时守在广播前,时刻准备着打进电话为子女们相亲。

中国式相亲,就像都市生活里的一台戏,淋漓尽致地演绎着父母与子女之间的碰撞与摩擦。至于戏的结局,自然是有悲欢,也有离合 。

节目

中国式相亲,父母在旁才放心

据统计,中国成年单身男女的数量在2015年就已经超过了2亿。“单身狗”这么庞大,也难怪相亲类节目屡成收视热门了。最近引起热议的,则是东方卫视近期开播的《中国式相亲》。

不同于以往的相亲节目,《中国式相亲》直接将催婚的父母请上了舞台。父母坐在台上直面嘉宾,讲述选择标准,争抢心仪的男女嘉宾,而子女则坐在后台,看着父母与嘉宾互动,只能通过电话和父母通风报信。

播出的首期节目,是由男方家长选儿媳妇。个别男方家长披露的“能干活、能照顾我儿子”的条件,一下就成为槽点。特别是一位营养师妈妈的话引起了争议,因为她提出的要求里有一条,“女孩儿手凉的不能要”,因为她认为这影响到今后的生育。而从后台男嘉宾的反应来看,他们的择偶标准显然多是漂亮位列第一。

节目进行中,父母的主权得到了充分的彰显。比如一个40岁的女嘉宾出场,家长们都没有为其亮灯,但是一位23岁的男嘉宾看中了她,并为其“爆灯”。不过,男嘉宾的母亲直接劝说女嘉宾放弃,还反问女嘉宾“你有多大的把握,在未来的十年以后,你还能拥有他”。最终,因为家长的反对,女嘉宾知趣地独自离场。

当然,节目中也有父母助攻成功牵手的。比如一位外交官父亲为他的海归儿子,争取到一个儿子也看中的海归女孩。

网友们从节目中还发现,父母与子女同台相亲,也暴露出有些家庭两代人情感不亲密以及沟通不够的问题。

南京

相亲角:家长冒雨前来打探消息

昨天上午,南京淅淅沥沥地下着小雨。玄武湖公园进门左手边的一片水杉林里,有三三两两的行人,撑着伞或者穿着雨披,驻足在林间,眼光注视着贴在树上的征婚启事。

这是玄武湖公园内的一个相亲角,因为雨天的关系,当天人并不多。

今年70岁的金大妈(化姓),一边看着,一边拿出随身带的小本子记录着信息。她有个年近40岁的女儿未婚,各方面条件都很不错,但就是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对象。金大妈今天正好到附近办事,就顺便过来看看。“以前也来过的,就是碰碰运气。”现代快报记者随口问起她对未来女婿的要求:“我女儿眼光有点太高,我就觉得人本分踏实能过日子就行了。不过,她也不听我的……”

金大妈深知自己此举可能做的是无用功。她说,她不会和女儿说来过这里,回家会先和“相中”的男孩子联系,看看对方的意思。如果觉得合适,再和女儿说。

“女儿早点成家,我才能早点放心。”雨中,她撑着伞走远。中国式相亲,可怜天下父母心。

据东方红娘的董事长熊勇介绍,玄武湖公园的相亲角在南京是最早出现的,已经有十多年的历史。这里是“中国式相亲”的一个缩影,因为来这里的绝大多数都是父母。一些父母还会采取现场抓人的方式,双方家长直接交流信息。

熊勇告诉记者,除了玄武湖之外,莫愁湖、鼓楼广场、下马坊、南湖公园、情侣园等地方也有类似的相亲角,有的是自发的,有的是有主办方的。据他了解,有退休的父母,几乎每天都泡在相亲角,其中甚至不乏一些领导岗位退休的人。

不过随着近些年网络婚介的涌现,这种原始的相亲角,人气没有前些年高了,征婚启事不如以前贴的多,因为很多当事人并不愿意把信息公之于众。熊勇说,他目前正在做新的尝试,通过政府平台来打造社区相亲角。

电台相亲:一半电话是父母打来的

很多南京人估计都听过南京电台一档名为《男婚女嫁》的节目。节目里,单身男女或者他们的家长会打进电话来为本人或者子女征婚。这档节目开播至今已经14年。

节目的热线真的很“热”,主持人时常在说:“打电话手一定要快,不快一点根本打不进来……”在现代快报记者日前听的一期节目中,为90后儿子找对象的父亲提出,女孩是南京人最好,要长得好看,贤惠一点;为90后孙女找对象的奶奶提出,男方要有婚房,还要有上进心;为85后外甥女找对象的姨妈提出,男方大个四五岁没关系,离婚没小孩也可以。

和当事人征婚的平静叙述不同,家长打进来的电话,情感色彩就会浓厚很多,忍不住要拜托主持人:“帮帮忙,帮帮忙。”

《男婚女嫁》节目组主任褚佳驰告诉记者,据他们统计,一半的电话是家长打来为子女相亲的,节目每天有两档,家长们两个时段都要听。下午打不进电话,就晚上再打。有些父母每天守着广播听节目,做笔记。“但是从实际效果来看,通常家长打的电话,效果会打些折扣,因为当事人自己打电话,声音、谈吐甚至气场都能够通过电波直接传递,而通过父母的转述,信息可能不对等。”

除了电台相亲之外,节目组另外还设有办公地点,为征婚者面对面提供服务。

在节目组做了十多年红娘的刘老师告诉记者,父母瞒着子女来报名是常有的事情,但是父母参与的相亲明显没有子女亲自参与的成功率高。能明显感觉到两代人对择偶条件的关注点有所不同,家长更注重学历、收入、是否门当户对,而子女更注重颜值、感觉和工作。

故事

找儿媳妇她有三条硬杠杠

今年32岁的董力群(化名),各方面条件都好,唯独他的婚事让爹妈焦虑不已。

董力群是南京本地人,家中独子,父母退休之前都在事业单位工作,父亲还是一位局级干部。董力群毕业后进了一家研究所,很快就被领导列入重点培养对象的行列,读了在职研究生。

好小伙子很抢手,董力群刚到单位,同事亲戚朋友就开始给他张罗对象。不过,在谈对象这件事情上,董力群个人做不了主,姑娘想进他家门,先要过董妈妈那一关。董妈妈给未来的儿媳妇开出了三个条件:

一、必须是本地人,外地人不考虑。董妈妈解释说,以后有了孙子,可以和亲家换着带,互相搭把手也方便。

二、女孩的家庭背景要和董家差不多。董妈妈解释说,中国自古讲究门当户对。

三、女孩必须本科及以上学历,身高165厘米左右。董妈妈解释说,儿子身高一米八,女孩子如果太矮,显然不般配。

除了这三个条件,董妈妈还有个附加条件:女孩最好在事业单位工作,因为儿子的工作非常忙,希望未来的儿媳妇能有时间照顾家里,千万不能跟儿子一样忙。

这三个条件,让不少媒人望而却步。经过一番严格的筛选后,最终,在一家事业单位工作的小张(化姓)被董妈妈相中。董力群按照妈妈的要求,和对方见了面。几次见面之后,两人确定了男女朋友的关系,然后双方家长正式见面了。因为家庭背景相似,两家很有共同语言,董妈妈很满意。两家计划着,男孩以事业为重,董力群研究生毕业以后再结婚。

董力群和小张的感情很稳定,两家父母也都以亲家互称了,可事情中途出现了变化。董妈妈在和张家的接触中无意中得知,小张有个舅舅,30几岁的时候突发心脏病猝死了。董妈妈很担心小张家里会有心脏病的家族基因,她果断命令儿子,不要再和小张谈恋爱了。董力群和小张相处得正甜蜜,不肯答应妈妈。董妈妈天天和儿子讲道理,讲得声泪俱下,就差跪下来求儿子了。在董妈妈的软硬兼施下,董力群提出了分手。

分手并不顺利。小张的父母到董家来讨说法,吵得鸡飞狗跳。但董妈妈铁了心,为了第三代着想,儿子必须和小张分手。

恢复单身的董力群,立刻被一群热心的媒人盯上了。董妈妈继续认真地为儿子筛选,但她选出来的姑娘,儿子要么借口有事不见,要么见了就说不合适。董妈妈和儿子谈心沟通,最终,儿子表态,要么就不找,要么就自己找。在董爸爸的劝说下,董妈妈答应了儿子的要求。

儿子很快就把女朋友带回家了。这次,让董妈妈大跌眼镜的是,儿子带回来的姑娘,居然是研究所一家下属公司的前台接待。姑娘待人接物大方得体,又勤快又嘴甜,可董妈妈怎么也喜欢不起来。

28岁宅女:这么单着这么宅着,挺好

于海楠(化名)28岁,在南京的一家国企做行政。她身高170厘米,长得有点像邓文迪,但却是个标准的宅女,一下班就回家,回到家就上网刷手机。

于海楠的老家在沿海的一个小镇,父母在当地做小生意,手头有些余钱,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大学毕业的时候,在南京的姑妈托了关系,把侄女送进了这家效益很不错的国企。女儿的工作一定下来,父母就从老家赶来,考察她单位附近的楼盘。几次考察下来,最终锁定了单位附近的一处二手房。100平方米左右,200万元一次付清。

于海楠每个月都要去姑妈家,帮姑妈做点家务,聊聊天。她的感情问题,一直是姑妈关注的焦点。读书的时候,于海楠自己处过一个男朋友,男孩子是北方农村的,家里还有个弟弟。于海楠的父母不同意,怕女儿以后受苦。于海楠听话,毕业的时候就和男孩分手了。男孩去了广州,她则留在了南京。

姑妈给于海楠介绍的第一个男孩,是个海归。男孩和姑侄俩是老乡,是一所高校的老师,目前工资不高,但显然是潜力股。见面之前,姑妈和于海楠的父母都很看好对方。但见面之后,于海楠却没看上对方。那人长得又瘦又小,站在一起,比于海楠小了一圈。一向很少自作主张的于海楠,直接跟姑妈表态,这个真的不行。

姑妈有位邻居,是个60多岁的老太太,有天看到于海楠和姑妈在小区里走,对于海楠立刻有了兴趣。老太太的侄儿,在一家事业单位工作,比于海楠大两岁,也是个宅男。老太太觉得两个年轻人很般配,一直在姑妈耳旁叨咕。

姑妈把情况反馈给于海楠的父母,于海楠的父母听说小伙子的父亲是苏北某市一个局的局长后,有些不太愿意。他们担心宝贝女儿HOLD不住官二代。问于海楠的意思,她倒是没表示反对。

小伙子在江北工作,每周才回来一次。于是姑妈和邻居老太太就让两个年轻人先加了微信,找找感觉。加了微信以后,姑妈天天问于海楠进展咋样。于海楠不急,说就这么先聊着吧。聊来聊去,一个月过去了,两人硬是没见过面。

姑妈替于海楠着急。于海楠自己不急。她的态度是:有合适的就找,没合适的就这么单着。

观点

父母可以引导

但请不要干涉

婚姻自主已经提了近百年了,竟然在电视节目中又看到了父母包办婚姻的影子,群众纷纷表示难以接受这个画风。有些评论家们,从国人的文化及心理上,给出了“巨婴”“妈宝男”之类的解释。

不过,看上去荒诞,却也是现实的反映。北京的公园、上海的宜家,大规模的父母代子女相亲的活动,已经持续了很多年。

在采访中,提及“中国式相亲”,几位婚恋领域的专家,都发表了自己的观点。

“中国式相亲,是中国的传统,父母一代人有他们的想法,是正常的,但是他们的想法并不代表子女的想法。”东方红娘的董事长熊勇表示,现在社会大龄单身青年变多,有父母干涉太多的原因。“很多父母用自己的人生经验,为子女做决定,过于强势和霸道,是不值得提倡的。”

而从另一方面来说,因为当下都是独生子女,父母为了让孩子少受伤害,所以格外疼爱,就会越俎代庖。但不得不承认,父母的一些想法,也是“金玉良言”,父母的参与能起到把关的作用。

熊勇说,以前相亲是子女听从父母的多,但最近5年,他感觉到中国式相亲的色彩有所减弱,子女做主的变多了,因为他们不想唐突地把自己交给一个不认可的人,所以单身成了普遍情况,尤其“剩女”越来越多,35岁以后才进入婚姻状态的也大有人在,特别是一些精英人士,认为“我的生活我做主”。

“不过,做子女的,也要体会到父母的用心和用意,不管带来的结果好与不好,父母的出发点都是善意的。”熊勇说,他接触过太多的家长,方式不同,但心情都一样,有人说着子女的情况,讲到动情处甚至哭了,说一辈子没求过人,但为了子女找对象的事情去求人,如果亲事解决了要重谢。“所以子女对父母的参与要多包容,和父母要多沟通。父母可以亮出态度,决定还是让子女自己去做。”熊勇说。

《男婚女嫁》节目组红娘刘老师认为,父母参与子女相亲,也会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比如近期有一个报名的女孩,就是在母亲的多番催促下才现身节目组报名的,来时她把自己裹得只剩两个眼睛露在外面,显然是被她母亲逼来的。报名后,节目组组织活动,女孩子不想去,她妈妈还是使出了苦肉计才说服女儿和她一起去。结果就在活动现场,这个女孩和一个男孩子一见钟情,目前两人交往顺利。

相反,父母破坏婚姻的例子也存在。刘老师说,有一对通过节目相亲认识的青年已经谈婚论嫁了,但是因为女方家长提出要在男方的房产证上加名字,两家人谈崩了。

“所以,我觉得,父母可以在子女相亲时做引导,但是不要干涉。”刘老师说。

(责编:冯人綦、张鑫)

江苏要闻

李强书记 石泰峰省长留言 给领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