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国丰新能源垃圾秸秆混燃项目助力农村环境整治

2017年03月06日15:55  来源:中国环境报
 
原标题:描绘美丽乡村绿色图景

  图为江苏省丰县国丰循环经济产业园区。

  江苏省丰县开发区的国丰循环经济产业园内,总投资3.8亿元建设的一期垃圾焚烧发电项目正式并网发电近一年来,运营安全、稳定、良好。作为全国第一个生活垃圾和秸秆混燃的发电项目,这一项目的运营,不仅使丰县生活垃圾处理走上“减量化、无害化、资源化”道路,同时也为我国县域经济体发展固废循环利用提供了观察的样本。

  经了解,该项目建设垃圾与秸秆混燃循环流化床焚烧炉及抽凝式汽轮发电机组各两台,日处理垃圾能力达800吨,消耗生物质秸秆500吨,预计年发电量2.4亿度。据国丰新能源董事长李昌龙介绍,该项目在满负荷运营状态下,每年不仅可以烧掉全县城乡全部27万吨的生活垃圾外,还可以资源化利用全县20%的秸秆。

  全国第一个垃圾和秸秆混燃项目为什么会落成在丰县?他们的运营状况怎样?从中是否有思考和推广的价值?带着这些问题,笔者近日到江苏丰县,近距离地走访观察。

  ■公共服务均等化带来的职能转变新发现

  公共服务均等化是现代政府追求的目标,由于受发展阶段的制约,我国城乡之间公共供给“非均衡性”的特征仍然比较明显。但是在江苏丰县,笔者了解到的是丰县生活垃圾“全覆盖式”的收集、利用和消化,不仅城区干净整洁,农村也无乱丢乱倒、“垃圾围城”、“垃圾围村”现象。

  据丰县城管局局长方军介绍,丰县地处苏鲁豫皖四省交界,境内有包括“南水北调”导流工程在内的河道总长达55公里,沿线涉及5个乡镇、90个行政村、27.06万人。如果不能将卫生整治的触点延伸至农村、延伸到挨家挨户,并且将老百姓日常的生活垃圾运走、统一处理,垃圾乱丢乱倒、垃圾围城必然会威胁到水生态的保护。

  丰县作为江苏省农村环境综合整治试点县,从2010年开始,在农村环境综合整治中,县财政投入资金对垃圾收集点、垃圾中转站、垃圾清运车辆等大量的硬件进行了升级改造,但“大服务、大政府”的做法,在取得一定效益的同时,也加重了城管部门的工作负担。

  为契合政府的职能转变和企业发展需求,丰县将思路调整为“政府购买公共服务”方式,由财政每年支付配套资金,将全县镇村环卫保洁体系交企业运营,实行市场化运作。2014年2月和2015年10月,丰县分两步完成了城乡环卫市场化运作。“我们通过公开招标,将全县城区和镇村环卫工作分别交由金沙田科技有限公司和中清物业有限公司进行市场化运作。而城区环卫作业管理费用和农村保洁收运费用,均由财政资金保障。”方军说,原来政府投资建设的垃圾中转站、购买的车辆等设备,全部评估作价后交给中清物业。

  中清物业总经理沙勇介绍,中清物业中标丰县镇村的环卫承包后,在全县15个乡镇(街道)的1662个自然村共设置村级垃圾收集点1800个,每天通过村级保洁员完成垃圾收集,经垃圾清运车运转至中转站,最后从中转站汇集到国丰新能源,用于垃圾发电、供热、供暖。在整个作业过程中,全部实现了“收集运输全封闭,日产日清不落地”。

  方军表示,从效果上看,通过政府购买公共服务实现市场化运作,由专业团队接管运营城乡环卫作业,更能从根本上改变农村脏乱差现状,改善群众人居环境;而原来城管局环卫处的环卫工人,也实现了职能转变,由工人变成了监管人员。

  ■低碳、清洁能源发展的因地制宜新尝试

  在中国大多数农村,农林废弃物和生活垃圾的处置,是避不开、绕不过的话题。垃圾如何从“收集”到最终“处置”,秸秆禁烧如何从“堵”到“疏”,笔者在丰县国丰循环经济产业园内看到了答案。

  “以前每到收割季,镇村干部几乎把全部的精力都放在防止秸秆焚烧上了,严防死守每一块地。”丰县华山镇镇长吴传东感慨地表示,现在好了,县里给秸秆找到了“出路”,秸秆焚烧由防、堵,一举变为农民的现金收入。去年,丰县华山、首羡、欢口等乡镇15多万亩麦田的收割期间“没放一把火,不冒一缕烟”,“仅我公司就收购了这几个镇50%的秸秆产生量。”国丰新能源江苏有限公司负责人高兴地说。

  在生产楼四楼垃圾吊操作室,从高大的玻璃幕墙俯看,是一个深29米、容积达1.8万立方米的储存池。两个巨大的机械手在工人的操作下,正在把垃圾和秸秆进行混掺发酵,然后再将发酵好的垃圾与秸秆送到炉膛焚烧发电。垃圾和秸秆混烧,正是丰县国丰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不同于以往的生活垃圾发电项目之所在。

  国丰新能源董事长李昌龙说,垃圾和秸秆发电的最佳规模是每天1200吨,这样才能既有社会效益,又有经济效益。但丰县城乡垃圾每天只有800吨,余下的500吨就需要用秸秆来补充。“丰县是农业大县,结构合理,一年四季都有不同的作物,比如全县有50万亩果树,每年每亩果树能剪枝400公斤~500公斤;另外还有70万亩农作物,一年四季都有秸秆收。”另外,丰县还是木制品加工基地、食用菌生产基地,每年大量的木制品下脚料和3亿包食用菌废弃包,可以给我们提供源源不断的生物质原料。“这些,都让丰县成为我们垃圾和秸秆混合发电的绝佳选择。”

  作为丰县垃圾和秸秆混燃技术的资深顾问,清华大学热能系教授吕俊复介绍,生活垃圾采用高温处理,必须保证焚烧温度在850℃~1000℃之间,并停留两秒以上再排放,可以有效抑制有害气体的产生。以往垃圾焚烧发电,由于垃圾热值低,均需通过“掺煤喷油”保持燃烧热值的稳定。但“掺煤喷油”同样面临二次污染问题,不符合我国能源发展安全、高效、清洁、低碳的方向。国丰新能源垃圾和秸秆混燃发电项目,以垃圾为主燃料、秸秆为补充燃料,解决了低热值的生活垃圾的焚烧问题,同时还解决农村秸秆和煤、油等资源浪费问题,这就是大思路。“我们经过近一年的跟踪试验和检测,产生的废气不仅合格,而且远低于欧标的0.1纳克,只有0.04纳克。”

  ■值得关注的城乡环卫供给侧改革新模式

  盈利,既是企业可持续发展基础命题,同时也是城乡固废处置市场化运作“任督二脉”之所在。项目运营后,能否“吃饱喝足”垃圾,秸秆的收集是关键。

  李昌龙算了一笔账:丰县城市居民平均每人每天产生约1千克垃圾,农村居民平均每人每天产生约0.5千克垃圾。丰县120万人口,大致县城25万、农村95万人,这样全县每天可产生大约700吨生活垃圾。“这些垃圾全用上还不够,还要再混掺进500吨秸秆才能实现发电机组的最佳匹配。”李昌龙说。

  那么,这些分布城乡的垃圾和田间短期的秸秆,是如何收集到国丰的发电厂里来?

  在丰县大沙河镇杨集村,每家门口都有一只塑料垃圾桶,在村头,还有一处垃圾收集点,一只拉臂箱体里盛满垃圾。村民崔玉枝说,村民把家里的垃圾放到门前的桶里,全村4个保洁员每天两次收集后,集中到村头收集点的拉臂箱体里,再由专门人员运到镇垃圾中转站。

  中清物业总经理沙勇介绍,中清物业在全县15个乡镇(街道)1662个自然村,共设置村级垃圾收集点1800个,建成垃圾中转站15座,将服务触角延伸到各自然村,通过“村保洁员—片长—中转站—垃圾电厂”的衔接模式,形成了“组保洁、村收集、镇转运、县处理”四级城乡环卫一体化管理体系。并且在此基础上开发了一套“智慧环卫一体化”系统。

  沙勇说,所谓“城乡智慧环卫一体化”,就是利用北斗等先进技术与设备,对垃圾收、储、运每个环节进行监控,对每辆垃圾车装有GPS定位系统和行车记录仪器,这样每个垃圾箱放在哪个地方,每辆车跑到哪里了,每辆车走过的路线是什么情况,我们终端都能监控得到。“在城乡智慧环卫系统上,每辆垃圾车都有它固定的运行轨迹。它不能‘出轨’,一旦偏离了运行轨道,系统就会报警。”借助大数据和实时监控技术,有效地保证了作业监控的无死角和加强了成本的管理。

  在建构起“智慧环卫一体化”垃圾收运体系的同时,在当地政府的支持下,国丰新能源还构建起“农林废弃物收储运一体化”模式,使农民和收购经纪人双得利,也为垃圾发电可持续发展提供“动力源”。

  国丰新能源江苏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朱清宝介绍,“目前公司正在全县建立农林废弃物收储运一体化体系:一是由镇政府牵头组织,我们公司负责收储运输,专业化公司负责田间地头打捆作业。二是依托分布在全县各镇的垃圾中转站,建立秸秆收购点。在秸秆相对密集且交通便利的地方建立30个秸秆集中收贮点;和县内20多家木材加工厂签约合作,提供树皮、木屑等;与专业经纪人、农机合作社等合作,收集加工秸秆。收集的秸秆等农林废弃物,部分直接送往电厂,其他切碎和压制加工成秸秆燃料块储存起来。

  垃圾+秸秆混合焚烧发电,为城乡生活垃圾和农林废弃物的综合处理及循环利用提供了完美的解决之道,从而有效解决了“垃圾围村”以及田间秸秆焚烧的污染问题。吕俊复教授认为,生活垃圾、秸秆混合焚烧发电提升项目规模,可有效降低单位处理成本;另一方面,对于政府而言,两个环保问题合并成了一个问题,政府理应加大予以鼓励和支持。“从大中城市的垃圾产生量大,乡镇层面的生活垃圾又不够多的情况看,县级城市是最适合目前发展垃圾处理‘混合发电’创新模式,具有较强的可复制性。”

(责编:唐璐、张鑫)

江苏要闻

李强书记 石泰峰省长留言 给领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