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沛县:土地经营权抵押 农民拿到低息贷款

2017年03月21日07:15  来源:新华日报
 
原标题:平台牵手,农民拿到低息贷款

开春时节的一天,在沛县大屯街道郝尧村东篱家庭农场,农场主郝允敏正在泥鳅育苗池边忙碌,这时来了一位客人,客人叫孙自泰,是大屯街道农经中心主任。

“老郝,去年收成不错吧?资金缺吗?有没有贷款?”孙自泰问。

“收成不错!”60岁的郝允敏扳起指头一五一十报起账来:流转的300亩地,除了种荷藕,还在荷塘里套养了泥鳅。荷藕亩均产量近2000公斤,泥鳅也有近150公斤。去掉农本、人工成本和每亩1000元的土地流转费,去年300亩地的纯收入超过100万元。“不过因为我又投资办了农家乐,所以还是向银行贷了一点款。”

“贷了多少?每年利息多少?”孙自泰又问。

“贷了25万元,银行说要担保人,我让在镇政府工作的侄子做担保的。一年的利息是7%。”郝允敏说。

“你可知道土地经营权也能抵押?你流转的300亩地,起码能贷20万元呢,而且利息不到4%。”孙自泰说,只要把土地流转合同交给他,他就可以代办经营权证,有了经营权证就可以抵押贷款了,“全街道已有30多户家庭农场用土地经营权贷款570多万元了呢。”

一听有这样的好事,郝允敏自然乐意了。他跟孙自泰约定,过些天就把土地流转协议送过去。

农发行是政策性银行,一般只在粮食收购时放贷给有资质的粮食收储企业,或贷款给农产品加工流通企业,怎么沛县农发行放贷给家庭农场了呢?孙自泰是乡镇农经中心主任,怎么当起银行的信贷员了呢?这事儿说来话长了。

农发行沛县支行行长乔兴部说,2015年7月,农发行总、分行领导到沛县调研,与县领导谈起金融惠农的事宜。总行领导说,农发行大力支持农村土地流转,可用土地经营权抵押,提供的贷款可以按照“批发价”、也就是基准利率放贷,年化利息只要4.35%,比商业银行的贷款利率低很多。但前提是当地政府需要建立一个工作平台,通过平台向农民放贷。县领导当即同意,10天后,由县委农工办搭建的平台——沛县汉润农村土地流转经营有限公司正式成立,县财政还拿出1000万元作为风险担保资金;此外,对于申请贷款的家庭农场、农民专业合作社等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县里还从涉农奖励资金中抽出一部分,给予50%的贴息。一年多来,这个平台共发放经营权抵押贷款1.2亿元,惠及全县300多个家庭农场和合作社,无论是土地经营权抵押的放贷数量还是贷款户数,都居全省前列。这一做法被称为土地经营权抵押的“沛县模式”。

“经营权抵押,顾名思义就是把土地经营权证抵押在平台。”在汉润公司,经理孟涛介绍说,经营权证是根据家庭农场、种养大户跟农民签订的土地流转合同而发放的,而沛县是省内最早发放土地经营权证的县(市、区)之一。说着,孟涛取出一本抵押在沛县农村产权交易中心的土地经营权证。记者看到,这本红色封面的经营权证大小与房产证差不多,持有人为五段镇正旺谷物种植家庭农场刘景旺,刘景旺流转了124.1亩土地,流转费每亩每年1000元,在办理经营权抵押时还有2年多的流转期限,平台认定他的经营权总值28万元,打七折后发放了20万元贷款。

“平台的好处是政府能够牵手政策性银行和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进行精准对接;最大的特色是贷款利息比较低。”乔兴部说,农发行有资金优势,但缺乏基层网点;政府搭建的平台可以发挥乡镇、村农经站对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信息掌握较直接的作用。现在汉润公司在每个乡镇和街道设立了分公司,根据辖区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土地流转规模经营资金需求情况,农发行按基准利率放贷给汉润公司,平台只加一个百分点作为工作经费和风险基金。“尤其是村干部,对本村农民的经营情况、信用情况了如指掌,有利于平台的信息对称。”他说,平台运行一年半来,只要新型经营主体申请土地经营权抵押,绝大部分都能在一星期内顺利拿到贷款,迄今为止没有出现过一笔坏账。

除了经营权抵押,平台还托管中途放弃流转的土地、帮助返乡农民调剂土地流转。去年8月,张寨镇吴阁村有个种粮大户不想种粮了,平台联系了本村的一个种粮大户接手了土地,村民的流转费没有损失,土地也没有抛荒;返乡农民如想种地,平台可以代为寻找土地,如资金不够,可办理经营权抵押贷款。

“农业生产利润比较薄,农民盼望的就是贷款利息能够低一点。”张寨镇绿农生态农业专业合作社负责人聂建军说,他个人在陈油坊村流转了260亩地种植葡萄,钢架大棚的总投入达900多万元,多数资金是借来的,利息比较高。开春后,大棚要维护、农资要购买、工人工资要发,正是资金青黄不接的时候。“前几天刚从汉润公司贷到50万元,算上贴息,年化利息只有3.175%,这对我来说真可以说是及时雨。”

(责编:耿志超、张鑫)

江苏要闻

李强书记 石泰峰省长留言 给领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