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记江苏省发改委离休干部吴遐:生前奉献 身后捐献

吴纪攀 朱殿平

2017年06月05日10:32  来源:人民网-江苏频道
 

吴遐生前和受其资助的邱帅俊、邱帅杰兄弟合影

“人生在世,也许有人会认为,一个人吃得好、穿得好、住得好、玩得好就是幸福,可我不这样认为。能够为党做一些事情,为社会作一些奉献,成为一个有用的人,我觉得这才是我最大的幸福和人生价值。”这是江苏省发改委离休干部吴遐生前的话。

吴遐是一位“老革命”。她1922年3月生于上海,1941年参加革命,194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解放前,吴遐在苏北根据地担任教职,为党育人,桃李天下;解放后,历经省市县多个岗位,能上能下,岗岗尽责;1982年到龄离休,继续以绵绵余热温暖社会,关心灾区群众屡献爱心,资助家贫学子扶危济困。

今年3月27日0时10分,吴遐在南京病逝,享年95岁,遗体按照其遗愿捐赠供医学研究。生前奉献,身后捐献,她“以无用之躯尽最后有用之力”,像一支蜡烛在生命的尽头燃放了全部的能量。“七一”将近,谨以此文纪念这位普通而可敬的共产党人。

“看到别人有难受苦,我的心就十分难受”

得到“吴奶奶”去世的消息,邱帅杰、邱帅俊这对双胞胎兄弟很心痛。他们与老人结缘十五载,老人是他们的恩人。

2002年高考,兄弟俩一人考了548分,一人考了546分,哥哥邱帅俊被南京工程学院录取,弟弟邱帅杰考上了江苏大学医学院。喜讯接踵而至,但对他们贫病交加的家境而言却又是雪上加霜。彼时,他们的母亲多病,辛苦陪读把两个孩子供完高中;父亲在建筑工地上打工,积攒的血汗钱远不够兄弟俩读大学的费用。

大学梦在眼前,却遭遇现实重重阻隔。“如果我和哥哥都去上学,光开学的学费、住宿费就要15000多元,为了上高中,家里已经欠下3万多了。”时年19岁的邱帅杰对前去采访的报社记者说,大学他不敢再上了。吴遐老人在报纸上看到这一幕,彻夜难眠。第二天就设法联系到他们,表示要供养两人读大学,如果万一自己先走了,也要委托女儿继续帮助孩子们完成学业。这一年,她已经80岁了。

邱帅俊在南京读了四年书,一到周末,吴老总要喊他去家里吃饭,关心他的学习生活。大学毕业后,邱帅俊去了上海,弟弟邱帅杰从镇江来南京工作。“就像接棒一样,吴奶奶也常常喊我去家里。她不讲什么大道理,感觉就像亲祖母一样没有隔阂。”邱帅杰对人民网记者说,“她给予我们的,不仅是经济上的资助,更教会了我们积极向上的人生态度。”如今,兄弟俩已各为人父,事业有成。

吴遐曾说过:“看到别人有难受苦,我的心就十分难受,总想伸出手帮一把。”1990年,国家希望工程刚启动,她就捐了400元;1998年长江流域遭受洪灾,她捐出500元善款,还有一些成色比较新的衣服;2008年汶川地震发生后,她守在电视机前一整天看灾情报道,第二天一大早就把1000元让女儿捐往灾区,十多天后又到单位交了1500元“特殊党费”。

她这颗善心一直都在。就是在她年轻时,在极其艰苦的革命年代,吴遐也是如此。1941年,她放弃东吴大学学业,到苏北参加了新四军,从事教育工作长达8年。南京市中医院离休干部沈箴就是她当年教过的学生。沈箴回忆,在失去生活来源时,吴遐和别的老师接济她渡过了一个艰难的寒假,甚至拿自己从上海带过来的毛衣换取生活费去帮助学生。后来,沈箴被家里卖去给人家做童养媳,也是吴老师联系上她,让人捎话给她鼓励,就连名字也是吴遐给起的,“寓意‘审箴’,她希望我能经常审视反思自己,哪怕面临绝境,也不要放弃。”

解放后,吴遐的学生随部队分散到全国各地,不少人为党和国家的建设事业做出了重要贡献。直到吴老去世前,仍有学生和她保持着密切联系,他们忘不了这个早年带给自己启蒙和温暖的人。

“遗体捐献,让生命散发出人生最后一道光芒”

工作41年,吴遐先后12次转岗,哪怕是文革期间下放到基层无官无职,她也不计高论低,坚守入党誓言,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1970年,吴遐从江苏省计委办公室主任下放淮阴地区清江市人民医院,当了一名收发报员。“妈妈常常跟我们讲,进了党的门就是党的人。去不去是态度问题,干的好不好那是能力问题,能力不行可以学。”二女儿徐简文回忆,母亲在医院工作期间,看到受病痛折磨走投无路的患者,多次协调帮助转到省级医院救治,为他们垫付交通和医疗费用;但对待自家孩子却公事公办,当时大姐和三妹到内蒙古插队,她没有托关系说过一句求照顾的话。

1982年吴遐离休时正处级,第二年享受厅局级待遇,按照解放前就参加革命的资历,有人劝她争取更高待遇。她的回答是:“跟着党走到今天,我很满足,待遇是组织定的,归根结底都是人民给的,哪有向人民伸手要待遇的理儿。”

她就是这么看淡得失,包括生死。3月28日,也就是吴遐去世的第二天上午,家属按照她生前遗愿,忍痛将其遗体捐献给了南京医科大学。据了解,早在1998年10月1日,她就签了遗体捐赠协议,是南京市第一批红十字会捐献遗体志愿者。

为了达成遗体捐献的心愿,吴遐做家人的思想工作做了将近20年。据三女儿徐简青讲述,1997年是父亲去世十周年,母亲提出捐遗愿望,说既然年事已高,器官老化不便移植他用,那就捐献用于医学研究。这一想法遭到女儿们反对,理由是,“父亲过早的离开了我们,骨灰按照遗愿撒入了长江,如果母亲也捐献了遗体,那一家人连寄托哀思的地方也没有了。”

捐献遗体既要本人自愿,也需要征得子女同意。1998年,吴遐到南京市红十字会领取了《遗体捐献申请登记表》,自己填好后,动员女儿们签字。小女儿徐简白记得,母亲反复解释做工作,说“遗体捐献,就是以无用之躯尽最后有用之力,让更多的生者找到希望,让更多的医学难题得到破解,让生命散发出人生最后一道光芒。”

今年春节,吴遐因脑溢血住院,昏迷了近一个月,在意识清醒的时候一再向女儿们重申:遗体捐献,丧事从简。“吴老在20年前就有了捐献遗体的认识和决心,真让人敬佩。”南京医科大学人体解剖学系主任丁炯说。

吴遐一生享年近百,德操行止为人师表,也感化、影响、带动了许多身边人。早年投身革命时,因工作需要认了一对干爹干妈,干弟弟蔡炜和外甥徐邦汉在她影响下也先后参加了革命;三女儿徐简青在她的带动下也捐资助学,资助在南京铁道医学院就读的山西学生马婵娟,直至她博士毕业;曾经受托照顾吴老的孙东平受其感染,姐妹4人先后在南京医科大学签约成为了捐遗志愿者;邱帅杰兄弟表示,“她的精神会影响我们一生,我们会传承下去。”

“入党尽忠无私,为民尽职无怨,为党和人民服务七十多载,均属分内之事。”吴遐曾在日记中这样写道。“分内”二字,尽显风格。(秦新、徐伟对此文亦有贡献)

(责编:萧潇、唐璐璐)

江苏要闻

李强书记 石泰峰省长留言 给领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