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做好加减乘除推进富民 增收减负改革攻坚

2017年07月07日06:45  来源:新华日报
 
原标题:增收减负 改革攻坚 释放乘数效应 “加减乘除”推进富民进程

  打好聚焦富民的主攻仗,主攻点在哪?具体路径又在何方?在省委十三届二次全会上,省委书记李强生动作答:推动富民,从路径方法的层面来说,就是要做好“加减乘除法”。“加法”,即提高收入、增加福祉;“减法”,即减轻负担、减少烦忧;“乘法”,即充分释放富民的乘数效应;“除法”,即破除影响富民的制约和束缚。

  “加法”—— 抓住增收这个“牛鼻子”

  上月底,全省深化行业集体协商推进会在邳州市举行。省协调劳动关系三方委员会选此地开会,原因很简单:邳州板材行业集体协商经验已成为全省“样本”。据邳州市总工会主席刘宝汉介绍,邳州作为全国最大的板材加工、出口基地,近11年来,代表邳州板材行业10万多职工的行业工会,与代表1500多家板材企业的板材协会,年年就行业最低工资标准、工资增长比例等展开面对面协商,行业最低工资标准从2006年的600元/月提高到2016年的2250元/月,比省定一类地区最低工资标准高480元,职工工资年均增长20%。

  目前,工资性收入仍是我省居民收入的主体,去年占比为58.2%。因此,推动富民最直接、最显性的方法,无疑就是做好提高收入、增加福祉的“加法”,而这从根本上则要依靠经济发展、产业支撑和财富分配。实践证明,建立类似邳州板材行业这样有效的集体协商机制,有助于构建更加公平合理的工资收入分配格局,让劳动者尤其是一线职工的口袋“鼓起来”。

  省统计局副局长、新闻发言人刘兴远认为,经济发展与富民增收呈显著的正相关关系:经济发展停滞不前,富民绝无可能;居民口袋不鼓,经济发展也将失去动力。只有推进产业转型升级,提高财富创造能级,才能在经济增长与收入增长之间构建起生生不息的良性循环关系。创造财富重要,财富配置同样重要,在财富分配机制上必须更多地向百姓倾斜。

  南京大学教授钱志新认为,随着智能新技术的广泛应用,5年内相当部分的就业岗位将转型,就业将面临新的挑战,为此他建议要加快研究全员转岗培训的相关政策。

  “减法”—— 打出减负“组合拳”

  昨日,记者走进位于南京下马坊的金幸仁农副产品平价直销店,墙上一块价格公示液晶屏甚为醒目。当天21种商品的优惠价、农贸市场平均价、优惠幅度等信息一目了然,17种蔬菜的优惠幅度都超过15%,鸡蛋、去骨猪腿肉、粳米和金龙鱼大豆油的优惠幅度都超过5%。“蔬菜至少有15个品种的售价低于当地市场同类品种均价15%以上,粮、油、肉、蛋至少各有一个品种的售价低于平均价格5%以上,这是我省物价部门为平价商店创建设置的硬杠杠。”省物价局农业价格处处长高华说,去年,全省1406家包括超市平价区在内的平价商店,累计销售平价蔬菜、粮油肉蛋6.1亿公斤,为市民减少支出5.9亿元。

  群众生活的支出,既有“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基本生活支出,也有教育、医疗、养老、住房等刚性和不确定性的支出。做好富民“减法”, 让民众少掏腰包,实际上就是增加居民收入,就是富民。刘兴远认为,总的来看,目前老百姓还不够富裕,但教育、医疗、住房、养老等很多方面的开支偏高,呈现一种“未富先高”的现象。通过实施惠民制度,打出降低百姓负担的“组合拳”,切实解决基本公共产品短缺问题,可最大限度减轻群众的支出压力,增强居民对未来生活的稳定预期,在“减法”中体现“加法”,实实在在提高百姓的获得感。

  令人欣喜的是,今年5月我省公布了“十三五”基本公共服务清单,涵盖教育等10个领域87个项目。清单的所有服务项目均直接面向百姓,作为政府履行职责和公民享有相应权利的依据。

  “乘除法”—— 政策撬动改革攻坚

  王海灯,无锡村田电子的一线工人,2016年参加成人高考被中国矿业大学录取,享受到各项学费补贴政策,包括省总工会补贴500元、无锡市总工会励志奖学金2000元、中国矿业大学学费优惠1000元和公司补助1000元,最后需要个人承担的学费仅1000元左右。

  据了解,今年,省总工会、省教育厅共同组织实施了农民工学历与能力提升行动计划,目标是5年帮助15万名农民工圆学历教育梦。省总工会每年投入750万元专项资金,省教育厅每年安排500多万元,希望以此作为资金撬动,建立政府、工会、用人单位和学习者共同分担成本、多渠道筹措经费的投入机制。

  刘兴远认为,做好富民“乘法”,就是找出富民的加速因子,多做带动力大的事,多出撬动性强的政策,发掘富民新增长点,充分释放富民的乘数效应,激发全社会创业创造活力,推动财富的快速增长和积累。而做好 “除法”,就是要向影响富民的深层次矛盾开刀,加快推进全面深化改革,勇于破藩篱、涉深水、闯险滩,建立健全充满活力的体制机制,激发出富民的巨大内生动力,让一切创造社会财富的源泉充分涌流。

  提高居民收入,农民是难点;而在提高农民收入中,增加财产性收入则难上加难。数据显示,去年我省农民财产净收入仅占全年可支配收入的3.4%,比重低于城镇居民6.9个百分点。钱志新认为,提高农民财产性收入,有赖于农村综合改革加快推进,在农村土地确权登记的基础上,合理引导农民对宅基地、住宅以及承包地进行流转和租赁。“与做‘加法’‘减法’相比,做‘乘法’‘除法’更难、更具挑战性。不过,可以预期,通过‘加减乘除’合力运转、叠加推进,我省富民进程必将大大加快。”刘兴远说。(吉 强 杭春燕)

(责编:张妍、唐璐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