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一中学以夏令营名义组织学生到金坛补课

2017年07月21日06:51  来源:现代快报
 
原标题:扬州一所中学打着夏令营幌子 把学生拉到百公里外的金坛补课 第F3版:核心报道

  在常州未成年人社会实践基地,一名教师站在临时搭起的黑板前为学生讲课

  学生们的课桌上放着教科书与试卷

  学生们就在这个展览馆内补课

  瓜洲中学网站转发教育局有偿补课专项整治的通知

  最近,有读者向现代快报反映,扬州市邗江区瓜洲中学为避开监督,竟以夏令营名义,将数百名学生带至近百公里外的常州市金坛区境内补课,并向每名学生收取3000元的补课费。

  记者调查发现,位于金坛境内的常州未成年人社会实践基地俨然成违规补课“黑窝点”,除了瓜洲中学,还有其他学校也在这里租赁场地有偿补课。记者已将这一情况反映给教育主管部门。

  家长反映

  学校以夏令营活动名义组织有偿补课

  扬州人章涛(化名)是一名学生的家长,他的孩子在该市瓜洲中学读书。“之前读高一,再开学就读高二了。”章涛称,暑假刚开始时,他就从孩子口中得知学校可能会组织补课,但当时并没当真。直到前段时间,学校正式下发了“补课通知”,他才确信有此事。

  “上了高二学习就比较紧张了,我们原本打算这个暑假带孩子出去玩玩的,这一补课,所有的计划都泡汤了。”章涛透露,为了掩人耳目,在给家长发送的通知里,学校将这次“补课”称为夏令营活动。此外,补课的地点也放在近百公里之外的常州金坛市薛埠镇境内。

  在章涛向现代快报记者提供的活动通知里,活动的时间从7月11日开始,为期20天左右。学校还以活动费及伙食费之名,向每名学生收费3000元。尽管通知里未出现补课字样,但几乎所有家长都心知肚明,这是一次赤裸裸的有偿补课。虽然心有不满,但想到学校其他孩子也都参加了补课,章涛只能忍气吞声为孩子交钱报了名。

  记者调查

  展厅成了教室,上课的都是本校老师

  根据章涛提供的线索,瓜洲中学违规补课地点在常州未成年人社会实践基地(下称“实践基地”)。7月19日下午5时许,记者在常州市金坛区薛埠镇境内找到了这个实践基地。基地具有封闭性,不少中学生模样的孩子正陆续到食堂就餐,不远处,一栋宿舍楼内挂满晾晒的衣物。而在这幢建筑旁边,还停放着多辆扬州牌号的汽车。一些孩子证实,他们就是瓜洲中学的学生。

  不久,吃完饭的学生又抱着书本陆陆续续赶往展览馆。而在位于实践基地内的展览馆,一层的一间展厅入口处贴有“瓜洲夏令营活动室”字样。在这间展厅内,约50名学生端坐其中,桌子上摆放着课本和文具。而在调查过程中,部分学生向记者透露,他们来实践基地并不是参加所谓的夏令营,而是按学校要求前来补课的。

  7月20日上午9时许,现代快报记者再次来到该展览馆,一楼的一间展厅内,一名男教师站在一块临时搭起的黑板前为学生讲物理课。除了场地不同外,这里发生的一切都和中学课堂无异。展馆楼上同样有好几个类似的“教室”,遗憾的是,因展厅的封闭性及教师过分警觉,现代快报记者未能入内。不过,站在门外就能听到清晰的讲课声。

  “补的都是必修课,也都是我们学校老师上的。”瓜洲中学多名前来参加补课的学生告诉记者,在实践基地内,他们每天要上八节课,早上6点多起床,一直上到晚上8点左右。讲课的老师都是瓜洲中学在职教师。

  8个班学生交钱补课,还有其他学校的

  有学生向记者透露,虽然此次补课主要针对的是高一升高二的学生,但并不是所有人都参加了补课,“学校一共11个班,除了两个普通班、一个美术班外,其他班都来了。”按照该学生的说法,瓜洲中学每个班级的人数都在50人以上,也就是说,这次暑期集中补课,该中学来了数百名学生。

  现代快报记者从多名学生和家长处证实,这次补课,他们全都按照每人3000元的标准交了费用。从7月11日出发来到实践基地,到7月20日已补课10天。而按照计划,补课将于本月底结束,预期20天左右。补课内容全都是高中文化课,包含语数外等五门。

  令人吃惊的是,记者发现,除了扬州瓜洲中学外,其他学校也有学生在实践基地补课,也都向学校缴纳了一定的费用。7月20日,实践基地内部食堂一名工作人员向记者透露,暑期这段时间,他们每天都要准备1000多名学生的用餐,但并不清楚具体是哪些学校的。

  部门回应

  严禁有偿补课

  查实将处理

  学校组织学生补课,还按人头收取一定费用,瓜洲中学上述行为究竟算不算有偿补课?到底违不违规?

  江苏省教育厅在“关于做好2017年中小学幼儿园暑假工作的通知”中规定:各地各校严禁利用暑假时间组织学生进行集体补课、上新课,不得租借校舍用于举办针对中小学生的补习班,不得与校外机构合作举办补习班,不得组织、要求或暗示学生到校外机构进行补课。

  为了加强落实成效,上述文件还要求各市、县印制统一承诺书,“要求校长、局长共同签字,一式两份,一份张贴学校门口,一份留校存查。”“市、县级教育主管部门要向社会公布补课举报电话。”

  另外,扬州市邗江区教育局也在今年7月10日下发“关于开展有偿补课行为专项整治行动的通知”,对中小学组织、要求学生参加有偿补课及在职教师参与有偿补课行为明令禁止。极为讽刺的是,就在7月19日,瓜洲中学还在该校官方网站上转发了这一文件。

  7月20日下午,根据邗江区教育局上述文件中的举报电话,现代快报记者将瓜洲中学涉嫌违规有偿补课情况反映至邗江区教育局,该局一名刘姓接线人员表示,有偿补课肯定是禁止的,对于瓜洲中学上述情况,该局将进行调查,若经查实将进行相应处理。

  除了开支,剩下的补课费去了哪里?

  在调查过程中,多名学生向现代快报记者反映,实际上,他们并非第一届前来补课的学生。早在去年,瓜洲中学就曾大规模组织学生到实践基地补课,“上一届跟我们学的一模一样,只交了1900元。”一名学生说。

  根据今年的收费情况,记者算了一笔账,每人3000元,瓜洲中学数百人参加补课,是一笔不小的费用。既然教育监管部门禁止有偿补课,那么,这笔钱就可能缺乏有效监管。除去补课期间的伙食开支(每人700元)、来往车费以及教师上课费、实践基地的场地费等,剩下的钱究竟去了哪里?去年结余的钱又去了哪里?另外,常州未成年人社会实践基地将场馆提供给学校从事有偿补课是否也存在违规?对此,现代快报将继续跟踪报道。(韩秋)

(责编:黄竹岩、唐璐璐)

江苏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