赣榆这位村书记何以五次赢得江苏省委书记点赞

钟佰均:用血的代价做了村书记 就要用生命的代价干好

耿志超

2017年07月28日11:12  来源:人民网-江苏频道
 

钟佰均在工作中

西棘荡村新貌

过去,他常说,“我得为西棘荡村做点什么,再难我也想试试,我坚信只要选好一条致富路子,实干苦干,一定能拔出西棘荡的穷根!”

20年来,他坚守“上对得起党和政府,下对得起村民百姓,中对得起自己良心”的信条,把一个贫穷落后村建成了远近闻名的工业经济强村和江苏省文明村。

他就是全国最大尼龙颗粒加工专业村、连云港市赣榆区柘汪镇西棘荡村党委书记钟佰均。鲜为人知的是,他为了把村里治理好触碰了别人的利益,曾经被人报复打穿上嘴唇,血流满面。

最近半年多,江苏省委书记李强在不同场合先后五次表扬钟佰均,赞他带领群众因地制宜找到了一条强村富民的好路子。李强强调:“农村要富裕,要有产业支撑,要有一个好的支部书记,好支部、好书记,这个很重要!”

带领村民致富,他被老百姓亲切地称为“担保书记”

西棘荡,顾名思义,是一个荆棘丛生、河荡纵横的地方。苏鲁交界处的这个村,20年前是当地出了名的穷村、乱村、光棍村,“满眼泥泞路,遍地土坯房,穷得叮当响”。

1998年,为了改变西棘荡村贫穷落后的面貌,当时的乡党委书记先后三次找到在城东乡养殖一场担任车间主任的钟佰均,请他回村担任村支书。那一年,钟佰均28岁,年收入近2万元,是当地普通职工的五倍。

听说钟佰均要回去当村官,一向温顺的妻子急红了眼:“你做什么我都支持,就是不能回到那个穷地方,一家老小靠你养活,咱不当这个书记行不行?”父母也不同意。

“支书总要有人当,硬骨头总要有人啃。我是本村长大的,又是党员,我不干谁干?总不能看着乡亲们永远穷下去。”做通了家人思想工作的钟佰均,面对的是一个烂摊子:负债17万元,又穷又乱,连一次像样的党员会议甚至都开不起来。

怎么办?钟佰均想了很久,决定把带领村民致富作为凝聚人心、扭转局面的突破口。他从村民熟悉的农业入手,先后引进美国红提、日本大洋葱、套种西瓜等经济作物,结果因为气候、土壤原因都失败了。上任第二年,就在致富无门的时候,钟佰均在邻近渔村发现有人收购废弃的渔网。他询问得知,废旧渔网经过简单加工,可以制作成尼龙颗粒。市场需求大、从业人员少,他从中嗅到了商机。

打听到浙江余姚有企业利用旧渔网发展尼龙颗粒加工的,就搭乘运输废旧渔网的货车远赴浙江,邀请当地客商来村投资建厂,但客商嫌路远一口拒绝了。一个月后,钟佰均再次登门,为客商算起经济账,客商动心了,到西棘荡村一看,一不通车、二不通电,只好摇摇头又回去了。半年后,钟佰均三请客商,当客商看到村里修了路,通了电,建了厂房,就留下来与村里合资100万元,建起西棘荡村首个尼龙颗粒加工厂,当年就盈利40多万元。

就在村民们跃跃欲试的时候,又一个难题出现了:缺少启动资金,也很难贷到款。“这可怎么办?”不少人为此打起了退堂鼓。钟佰均就一次次跑信用社,以个人名义为大家担保,那几年,几乎全村所有贷款户的担保人都是他,他也被亲切地称为“担保书记”。亲朋好友劝钟佰均,别再担风险了。他却笑笑说:“做书记就要有担当,这点风险都不能承担,还怎么带领大家致富。”

2001年,有村民办了第二家颗粒加工厂,当年就回收了成本,紧接着,3家、5家、10家……3年后便发展到40家。如今,全村600多户,有140多户从事颗粒加工,300多户配套贩运渔网,西棘荡村已发展成全国最大的尼龙颗粒加工专业村,每年能“吃”掉全国80%以上的废旧渔网,村集体收入每年达200万元以上,80%的村民个人存款超过10万元。

着眼未来,他誓要为子孙后代留一片青山绿水

尼龙颗粒加工产业不断发展壮大,富了一方老百姓,钟佰均并没有盲目乐观。

尽管加工过程中没有有害气体产生,清洗渔网产生的污水里也主要是泥和盐分,不会对生态环境造成较大影响。在钟佰均看来,如果任由污水随意排放,这些轻微污染积少成多,迟早也会成为影响人们生产生活的一大隐患。

“我们的发展定位是工业强村,工业只是手段,归根结底是要给村民们提供一个好的生产生活环境。”钟佰均在村里多次宣讲,“不能只看重眼前得失,必须走绿色可持续发展的道路,为子孙后代留一片青山绿水。”于是他召开党员干部和村民代表会议,研究筹建污水处理厂。

村民们不理解,“好不容易大家才富起来,干嘛要把钱投到没有经济效益的污水处理厂上?”“建污水处理厂费用太大,还没到非建不可的程度,可以再等个几年。”钟佰均一一耐心解释,2013年,全村上下达成一致意见,耗资320万元在村北部建起了污水处理厂,这也是连云港市首家村级污水处理厂。

2008年金融危机,让西棘荡村繁荣发展的尼龙颗粒产业遭受了沉重打击,尼龙颗粒价格缩水近半,全村损失达上千万元。一边在协调延长贷款期限,稳定村民情绪的同时,钟佰均也陷入了沉思:“西棘荡村的粗放型生产方式、较为低端的产品、分散的作坊式加工,能否长远走下去?”他清晰地认识到,转型升级、绿色发展才是唯一的出路。

钟佰均把全村的产业项目集中,借助建成的污水处理厂,在附近建立了两个工业集中区,把加工户搬到集中区发展,既可以把生产过程中的“三废”集中处理,也最大限度减少工业生产对村民日常生活的影响,得到了大家的普遍支持。集中区建好后,140多家颗粒加工户全部搬迁到位,实现了规模化集中生产。

钟佰均还依照环评标准,实施“三个一批”工程,即关掉一批设备落后、加工能力小的、保留一批规模较大、有一定增盈能力的、推动从生产链上游向下游转变一批,下大力气淘汰落后产能,提升产业科技水平。截至目前,西棘荡村累计关停、合并颗粒加工小企业40多家,转产企业10多家,一批自主研发设计的海洋渔业塑料深加工产品初具规模,受到市场广泛好评。

2017年,西棘荡村委托专业机构进行规划,计划给每个加工户安装一台4万元的高效空气净化器,真正走上“污水无害处理、废料集中收集、废气高效净化”的尼龙颗粒加工产业绿色发展之路。

以党心换民心,他牢记使命做合格的共产党员

钟佰均接任村支书前,村党支部在大家心目中没有什么威信。如何提升党组织的公信力,如何凝聚涣散的民心,成为困扰钟佰均的大问题。

打铁还需自身硬。村干部只有以身作则,做事公开公平公正,才能得到老百姓的认可。担任村支书后,钟佰均对自己提出了“不吃老百姓的饭,不收老百姓的礼,不在家里办公”的“三不”要求,将自身置于全体村民的监督之下。

一次,钟佰均正在办公,一位村民提着两条烟悄悄地来到办公室,想拜托书记给儿子找份工作。钟佰均说,现在有个“粒动·青创”项目比较适合,可以让他过来谈。村民很高兴,执意留下两条烟表示感谢。这位村民前脚刚到家,他的两条烟就被送了回来。有的人看到他喜欢花草,就送来盆景,钟佰均还是不收。他们着急说,“我们是真心感谢,不是送礼的。”钟佰均总是笑笑,“不需要感谢我,更不需要给我送礼,乡亲们都富裕起来了,就是给我最大的礼!”

过去西棘荡村风不好,谁拳头硬,谁就是老大。针对村里的乱象,钟佰均首先废止了几个民怨沸腾的违规承包合同,公开公平公正地清理各种利益关系,因此得罪了一些人。一天深夜,五个外乡人敲开他家的门,将钟佰均的上嘴唇打穿,满脸流血,还威胁他说,“以后再多管闲事,就要你的命。”钟佰均非但没有退缩,反而更加坚定了继续干下去、治理好这个村的决心,“我用血的代价做了书记,就要用生命的代价把它干好!”

为了彻底解决村里的混乱状况,钟佰均协调派出所成立了边界治安联防站,通过联防联治,打架斗殴现象明显减少,全村的社会治安明显好转,村风民风也有了很大改善。

不为金钱所惑,不为亲情所动,不为威胁所惧,钟佰均严格自律、率先垂范,为身边党员干部树立了榜样,也带出了一支以“富民、为民、安民”为宗旨的干部队伍。

2007年,西棘荡村成立村级党委。根据本村实际,钟佰均创造性设立工业、农业、老年、个体私营等4个党支部,把支部建在农村生产力最活跃的领域,将党的建设全面融入企业发展,从不同层面将党建工作和新农村建设紧密结合起来,充分发挥基层党组织带动群众致富、推动经济发展的战斗堡垒作用。

与此同步,钟佰均在党员中开展“1+1”帮扶活动,要求每个富裕起来的党员帮扶1户以上困难群众,从资金、技术、信息、项目四个方面入手,帮助他们走上共同致富的路子,让困难群众在脱贫致富中感受到党组织的温暖。村民张明磊全家5口人,孩子年幼,老父亲身体也不好,生活非常困难,被村里确定为重点帮扶对象。钟佰均主动帮助他协调信用社贷款5万元,购买了颗粒加工设备并办起了加工厂,现在年收入7万多元,彻底摆脱了贫困。

如今的西棘荡村,村党委有活力、村“两委”有合力、干部致富有能力、党员工作有动力、集体经济有实力,“五力”融合形成了西棘荡村党委带领全村群众致富的凝聚力和战斗力。 

(责编:张鑫、唐璐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