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一女子突遭解雇 起诉至法院获赔22730元

2017年08月11日17:06  来源:常州日报
 
原标题:常州一女子突遭解雇 起诉至法院获赔22730元

   在劳动合同解除中,因劳动者严重违纪而解除合同的,用人单位无须支付经济补偿金。结果很多用人单位试图利用这一条款规避法律,滥用单方面解除权,或设置劳动者违纪的“陷阱”。近日,天宁法院对一起劳动合同纠纷作出一审判决:用人单位应支付劳动者违法解除劳动关系赔偿金22730元。

   张女士于2011年2月21日进入天宁区一家服装公司,从事收发工作。双方签订了两次固定期限的书面劳动合同,期限分别为自2011年2月21日起至2014年2月20日止,自2014年2月21日起至2017年2月20日止。

   2014年11月17日,服装公司召开2014年度第一次职工代表大会,对《员工手册》进行了讨论协商,会议最终决议认为“同意颁布实施《员工手册》”。2014年12月10日,张女士在《〈规章制度〉阅读回执》上签字,声明其已收到、阅读并理解《规章制度》的全部内容。

   2016年10月13日,服装公司向张女士开出3张《惩处单》,惩处理由及处理意见分别为“2016年9月期间,迟到早退累计超过5次。按照员工手册规定第十条1.23,给予其书面警告”、“2016年9月20日,工作时间内,擅自离开工作岗位。按照员工手册第十条2.7,给予其严重书面警告”、“2016年10月期间,迟到早退累计超过5次。按照员工手册规定第十条1.23,给予其书面警告”。张女士在上述三张《惩处单》上均签字确认。

   2016年10月14日,服装公司向其工会发出《通知单》,就与张女士解除劳动合同事由向工会进行告知,工会于当日回复“同意”的意见。同日,服装公司就以邮政快递专递形式向张女士发送通知,写明其擅自离开工作岗位、迟到早退等行为已严重违反公司员工手册,经公司研究后决定立即解除劳动关系,即日起生效。

   同时,服装公司提出,员工手册规定:本规章制度在执行过程中,书面警告达三次,公司可依规定解除与员工的劳动关系,而无需支付任何的经济补偿金或赔偿金,因此拒绝支付经济补偿金。

   服装公司的做法看似合理合法,然而张女士总觉得有什么不对。今年1月,她向天宁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服装公司支付补偿金。

   天宁法院审理后认为,服装公司在同一天对张女士作出了3份处罚警告,但张女士的这些行为并非发生在同一天,而服装公司未能及时作出处罚,未能达到警示作用,实质上是用书面警告处分达到解除劳动关系的目的。其次,员工手册规定“当年度累计迟到早退5次”给予书面警告处分,张女士于2016年9月已累计迟到早退5次,但服装公司未能及时作出处罚,至2016年10月13日,服装公司才针对张女士2016年9月、10月迟到早退进行处罚,此时服装公司亦只能针对张女士迟到早退行为作出一次书面警告处分,而不能作为两次或更多次处罚。总之,服装公司在实施规章制度中有违合法性、合理性原则,超过劳动法律赋予用人单位管理的限度,属于用人单位滥用单方解除权,亦不符合员工手册的规定。

   据此,法院作出一审判决,服装公司系违法解除与张女士的劳动关系,应向张女士赔偿违法解除劳动关系赔偿金22730元。 

   延伸阅读

   解除劳动合同直接影响劳动者的就业权,是劳动者承担的最不利后果,为了防止用人单位滥用解除权,随意与劳动者解除劳动合同,立法也严格限制用人单位与劳动者解除劳动合同的条件。对于劳动者违反规章制度的情形,《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规定,只有达到“严重违反”程度时,用人单位才有权单方解除劳动合同。

   对于“严重违反”的认定,一般来说综合考虑以下因素:用人单位是否有通过合法程序制定并向劳动者公示的规章制度;规章制度的内容不违反国家法律、行政法规及政策的规定;劳动者所犯的违纪行为在规章制度中是否有明确规定;规章制度对劳动者违纪行为的处罚是否合情合理,有无明显失当显示公平之处;劳动者是否存在屡劝不改的情形;劳动者的违纪行为是否属于达到严重的程度。如此,方能实现对劳动者就业权和用人单位自主权的“双保护”。(庄奕 天法)

(责编:黄竹岩、张鑫)

江苏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