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迁沭阳85后作家作品获全国儿童文学最高奖

2017年10月11日11:05  来源:宿迁网
 
原标题:沭阳85后作家孙玉虎作品获全国儿童文学最高奖

jqyan17107

  一片叶子梦见自己变成一条鱼,开启了去往大海的旅程,旅程中遇见男孩、蚂蚁、青蛙……字句间充溢着勇敢、美好和想象的力量。这篇仅有806个字的儿童文学作品———《其实我是一条鱼》,由沭阳85后作家,今年30岁的孙玉虎创作,一举夺得第十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值得一提的是孙玉虎是本届最年轻的获奖者。

  据了解,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是中国为鼓励优秀儿童文学创作而设立的奖项,与茅盾文学奖、鲁迅文学奖、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一起,并称为中国具有最高荣誉的四大文学奖。

  近日,记者通过网络联系上了远在浙江的孙玉虎,听他讲述在作品背后,他所“走过”的儿童文学之路。

jqyan17106

  有个会讲故事的外公 文学在心中“萌芽” 

  小时候的孙玉虎一直和外公外婆住在一起,直到十岁才回到自己的家。因为外公是念过私塾的,字写得好,文章也作得流利。“小时候,他会教我识字、背诗、写自己的名字,讲民间故事给我听。我记得有一个故事是这样的,有个新媳妇爱放屁,婆婆就把她关在一个房间里,房间里有一个葫芦,新媳妇噗噗噗地放起屁把葫芦冲击得满屋子乱飞,这个故事笑得我肚子都疼。”这种童年时代的感觉一直留在孙玉虎的心里,所以长大后,他特别能理解孩子的趣味和兴奋点,从而在创作的时候尽可能地站在儿童的立场上去运笔。

  “读人生第一本小说是在小学三年级的时候,那时候,沭阳人流行去外面‘跑书’,我姨父也加入了这个行列。于是,我外公家‘突然’冒出来好多书,《山猴子》就是我随机抽取出来的其中一本。那是一本反映农村少年生活的儿童小说,开启了我的好奇心,对我吸引力特别大。”孙玉虎说,小时候外公并不同意让孩子过早地接触小说。所以,他几乎是“偷偷摸摸”地读完了这本书。

  看了八年的《少年文艺》 深受启发

  孙玉虎告诉记者,自己真正开始接触文学作品是13岁那年。“比如今从两三岁就开始读图画书的孩子们来说,这个年纪算是非常大了。不过我觉得有一个好处是:完全是自发的,而不是什么人要求我或者推荐我去阅读。”

  “我永远忘不了那一天下午,我骑着脚踏车回家,傍晚的阳光照在我的身上,心情非常放松。我来到沭阳县广州路一个十字路口的报刊亭,问卖报刊的阿姨有没有《青少年书法报》,阿姨说没有,然后她向我推荐了《读者》。我翻了翻,还了回去,扫了一眼那堆花花绿绿的杂志说,就要那一本!”孙玉虎说,那是我得到的第一本江苏《少年文艺》,至今我还记得杂志背景是丁香紫的,上面还有个黑人小女孩。

  “《少年文艺》发表的都是少年生活的作品,我第一次发现原来文章还可以这样写,一下子就被迷住了。”孙玉虎说,当时仿佛听见心底“砰”的一声,《少年文艺》就这样打开了自己心中那扇通往少年文学的大门。

  此后,孙玉虎看了八年江苏《少年文艺》,并于2003年5月江苏《少年文艺》上发表了第一篇作品。孙玉虎笑着说:“我的大学是在黑龙江省读的,学的是法律,但依然订阅了《少年文艺》刊物。室友们很奇怪,为什么我这么大了还看这么幼稚的东西。我就向他们介绍各种儿童文学作品,久而久之,他们也就习惯了。”

  弃法从文 当编辑写小说

  高中时期,酷爱文学创作的孙玉虎被任命为校刊的主编,写了好几篇长一点的小说都会在上面发表,虽然一分钱稿费都没有,但还是很开心。

  “我记得高考的前夕,我还在写小说,怕被老师知道,就起了个笔名叫‘槛内人’。”孙玉虎的大学专业是法律,可读了四年大学后,他反而确认了一件事:毕业后从事跟儿童文学相关的工作。

  大学毕业后,孙玉虎没有考司法考试和公务员,而是选择去甘肃支教一年。“我当时的想法很纯粹,就是去体验生活。跟孩子们在一起的那一年,让我感到非常充实,非常开心,也非常有意义。”支教结束之后,凭借对当代儿童文学作品的了解,孙玉虎顺利进入了北京的《儿童文学》杂志社。这一做就是七年,七年的时间里,他一边当编辑,一边写小说。

  永葆童心 梦境激发创作灵感

  2012年,孙玉虎偶然遇见了图画书,从此进入了新世界的大门。孙玉虎在工作之余干的最多的一件事就是写儿童小说和图画书故事了。慢慢地,他在文学创作、图画书的研究等方面赢得了业界的关注和认可。曾获得过三届信谊图画书奖、首届青铜葵花图画书奖,以及第十四届台湾国语日报牧笛奖首奖。本次获奖的《其实我是一条鱼》,是第四届信谊图画书奖文字类佳作奖作品。

  作品《其实我是一条鱼》,它写于2013年,讲述的是一片叶子梦见自己变成一条鱼,从此开启了奔赴大海的旅程。孙玉虎说:“这个故事是在沭阳写的,那个假期我回到沭阳,睡在家里的床上,非常放松,非常安心,醒来后就把自己的梦境记录了下来。现在看来,应该是我梦见了叶子,叶子梦见了鱼,算是一个梦中梦了。”

  从2004年到外地求学,孙玉虎回老家沭阳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回去都觉得家乡变化越来越大。“2016年,在沂河大堤下的那片家属区,我外公家也被拆迁了。今年过年去看的时候,只剩下一片瓦砾。”孙玉虎说,每次回家,他都会沿着沂河大堤走一走,想要寻回一些过去的记忆,以后他一定将那些儿时的记忆搬到自己的书中。(仲文路 武蕾)

(责编:黄竹岩、张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