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可脏一人 服务千万家

徐州下水道四班:党代表荣誉与精神薪火相传

闫峰

2017年10月20日10:04  来源:人民网-江苏频道
 

徐州下水道四班十五大、十六大、十七大、十八大的三位党代表在观看党的十九大开幕会,从左至右分别为许光萍、关永淑、陈秋燕。

徐州下水道四班的全体员工在观看党的十九大开幕会。

10月18日早晨8点40分,距党的十九大开幕会还有20分钟,陈秋燕特意穿上了那件紫红色外套,早早地坐在了单位会议室的电视机前。尽管她在一个月前就已经办理完了退休手续。

“这件衣服是我出席十八大的时候穿的,今天穿着它观看十九大开幕,有种身临其境的感觉。”作为下水道四班的第四任班长,陈秋燕还有另外一个身份:中国共产党第十七次、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的党代表。

10月18日上午9时整,和陈秋燕一起坐在徐州下水道四班电视机前观看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开幕的,还有同样都已退休的第三任班长许光萍,第二任班长关永淑,以及四班几乎清一色的“娘子军”们,而在十九大开幕会的北京现场,还有她们的第五任班长马静。

下水道四班的全称,叫徐州市水务局排水管网养护管理处下水道四班。这个成立于1970年,成员几乎全部为女性,承担着城市里最脏最累的下水道清淤工作的班组,先后产生了党的十五大代表关永淑,十六大代表许光萍,十七大、十八大代表陈秋燕,和十九大代表马静四位五届全国党代表。第五任班长、十九大代表马静,正是第二任班长、十五大代表关永淑的女儿。陈秋燕说,让党代表荣誉薪火相传的,是徐州下水道四班“宁可脏一人,服务千万家”的精神。

“工作可以退休,但共产党员的身份永远不退休”

看到电视里马静的镜头闪过,陈秋燕的眼睛有些湿润。在四班,没有人比参加过两届党代会的她更熟悉人民大会堂里的那份庄严与神圣,在她心里,“党代表是给予一名党员的最高荣誉。”

1999年7月入党的陈秋燕,在下水道四班工作了18年,也以党员的身份传帮带了18年。依照规定,陈秋燕的这份工作,满50岁就可以退休,“按理说退休应该是一种解脱,但我有的却是失落。”陈秋燕说,办理完退休手续的那一刻,她心里突然象丢了什么似的,“很不好受。”

陈秋燕记得很清楚,她是1999年9月6日调到四班工作的,而第二天在淮海路上的一次井下清淤让她终身难忘。“那时的下水道清淤没有现在的机械设备,全靠用‘扒子’(注:下水道清淤工具),而干活儿的又全是女性。”更让她意外的是,三伏天里打开臭气熏天的窨井盖后,第一个跳下去的是老班长许光萍。

“30多度的高温,在井下工作四十多分钟,上来时身上爬满了蛆虫,那场景是可以想象出来的。”陈秋燕说,那就是当时她们这帮女性的工作环境,也是四班的共产党员一代传一代的工作“示范场”。“我也是党员,班长带了头,我没有理由拖后腿。”清第三个井的时候陈秋燕跳了下去……“该挖的下水道少挖一米,该掏的窨井少掏一个,我都会觉得良心上过不去,好像做了亏心事。”

“清淤下水道是城市里最脏最累的工作,在四班,冲在最前面的永远都是共产党员。”陈秋燕说,她刚到四班工作时就发现了这个不成文的规定,“有没有人定下这个规矩,没人说得清楚,但大家都认定,以前就是这么干的,以后还得这么干下去。”2001年7月,陈秋燕接过了老班长许光萍的扒子的同时,也接过了四班共产党员先锋模范带头作用的传统。

与此同时,陈秋燕也“接过”了党代表的荣誉称号:2007年10月15日和2012年11月8日,她因所带领的下水道四班工作出色,被推选出席了党的十七大和十八大。

如今,陈秋燕和老班长许光萍都已经退休,但她们却并没有闲着,“有事没事都会到班里来看看那些老姐妹和新来的年轻同事,党的组织生活也从未缺席,走在大路上,见到窨井盖也还会不自觉地停下来看看有没有淤塞,都成习惯了。”

“工作可以退休,但共产党员的身份永远不休,劳动模范的带头作用不能休。”陈秋燕说,这就是下水道四班传承下来的一种精神,“这些我是从老班长许光萍身上学来的。”而许光萍则说,她是从老班长关永淑身上学来的。

(责编:张鑫、张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