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通大桥飙车案一审宣判 两司机被判危险驾驶罪

2017年11月18日19:47  来源:南通网
 
原标题:苏通大桥飙车案一审宣判 客车司机、货车司机因犯危险驾驶罪

在苏通大桥上,大客车和大货车竞速追逐、并互掷水杯,这场跨江通道上的“追逐战”,将两位司机送上了被告席。11月17日,备受关注的“苏通大桥飙车”案,在港闸法院一审宣判。客车司机王金、货车司机王健斌因犯危险驾驶罪,分别被判处拘役五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和拘役四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4000元。这也是《刑法修正案(九)》实施以来,我省首例高速公路上追逐竞驶的刑事犯罪案例。

【案件回顾】

在苏通大桥上演“追逐战”

两名司机都有10余年驾龄

苏通大桥是G15沈海高速跨越长江、连接南通苏州两市的重要通道,日均车流量达8万辆。

今年7月3日上午,苏通大桥由南向北上桥段第三车道和应急车道封闭施工,三车道变为两车道,桥面显得有些拥堵。就在车流如织的大桥上,一场竞速追逐上演了,主角竟是一辆载27人的大客车和一辆连车带货总重约47吨的大货车,两名驾驶员均是有着10余年驾龄的老司机。

当天上午10时30分,大客车驾驶员王金(化名)和驾驶着重型半挂牵引车的王健斌(化名)相继来到施工路段。王金准备从施工中的第三车道变道行驶至第二车道,但后面由王健斌驾驶的货车并未避让。这一行为激怒了王金,他驾驶客车追上了货车,故意别挤后“扬长而去”。不甘示弱的王健斌驾驶着货车追赶约5公里后超过客车,货车副驾驶陈宏(化名)与王金互相投掷矿泉水瓶、水杯,王健斌驾车向右别挤了客车。两车你追我赶,王金从第三车道向左直接变至第一车道时,大客车的左后部撞碎了货车的右反光镜,随后加速消失在茫茫车流中。

王金逃之夭夭,被撞坏反光镜的王健斌则就近驶离高速,来到市交警高速四大队,以交通事故受害者的身份向警方报警求助。办案警官敏锐地发现,这起貌似斗气的驾驶行为,已经涉嫌危险驾驶罪。

此外,警方的调查显示,两辆大车在苏通大桥桥面上竞速行驶了约5公里,时速一度逼近100公里。按照规定,苏通大桥桥面大客车、货车限速为80公里/小时。期间,两车多次险些和其他车辆相撞。

【庭审现场】

是否构成自首成为庭审焦点

法院一审判定两人均属自首

这场斗气之争,也将致命危险抛给车上的乘客,以及跨江通道上的其他车辆。

17日,记者在庭审现场注意到,公诉机关公布的监控录像显示,大货车上除了王健斌和陈宏外,还有两名年龄分别只有十余岁的女孩和六七岁的男孩。事发时,两名孩子吓得惊慌失措、躲在后排缩成一团;客车上除了司机和售票员外,还有25名乘客,大家也被吓得不轻。万幸的是,在这场追逐中,没有人员伤亡,没有其他车辆受损。庭审现场,王金和王健斌对自己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庭审中,两名被告人在跨江大桥的高速公路上,互相别挤、实线并道、互掷水杯、追逐竞驶,最终引发交通事故,危险驾驶罪的犯罪事实基本清晰。庭审中,两名被告人均表示自己有自首情节,这也成为案件的争议焦点。

公诉人认为,案发后,被告人王健斌及时报警并主动到公安机关对于发生事故的情况进行说明书写了材料,主动提供视频资料,可构成自首。而王金并不具备自动投案情节,系侦查机关对其所在单位联系后通过电话传唤的方式到案,其供述的犯罪事实均为司法机关已经掌握的事实,依法不构成自首。但是对其如实供述,可以适用坦白,对其从轻处罚。

港闸区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王金、王健斌行为已构成危险驾驶罪。王健斌主动向公安机关报案,王金经公安机关电话通知也能到公安机关如实供述。法院认为口头通知不属于强制措施,两被告人主动到公安机关接受调查,均属于自首,依法予以从轻处罚。

【悔不当初】

开车的、投掷水杯的全部受罚

一场“斗气车”付出沉重代价

两名拥有十余年驾龄的老司机,仅仅因为并道加塞这一小事而引发怨愤,在高速公路上发生了实线变道、占用第一车道、超速等违法行为,甚至互掷水杯、追逐竞驶、引发交通事故。两人都表示,“斗气”是引发这一系列行为的导火索。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两人都提到了一个无法回避的事实——疲劳驾驶引发的“路怒症”。王金是上海某高速客运公司的驾驶员,几乎每天都奔波在上海往返连云港的路上。而王健斌则长期从事货运,事发前一天,他从广州出发,载了价值400余万元的布料驱车3000多公里返回南通,中途只“迷迷糊糊睡了三四个小时”。

两名平时安分守己的驾驶员,因为“斗气”,斗到了被告席上。经审理,港闸法院以危险驾驶罪一审判处被告人王金拘役五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被告人王健斌拘役四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4000元。

此外,记者也注意到,坐在货车副驾驶位置上的陈宏,同样没有逃脱法律的制裁。他因与王金互相投掷水杯,因寻衅滋事罪,被公安机关给予行政拘留12日的处罚。(彭军君 张亮)

(责编:萧潇、张鑫)

江苏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