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金坛教练与驾校产生纠纷 20多人开车堵门

2017年11月29日10:53  来源:常州日报
 
原标题:金坛一驾校和教练员产生教育培训合同纠纷 20多位教练员做出过激举动

27日晚,一则《永泰驾校老板拖欠教练工资》的帖子出现在本地网络论坛,发帖人“李教练”称,号称金坛最大驾校的永泰驾校和教练打官司,教练赢了官司,老板却拒不执行。事情真相如何?昨天,记者赶到涉事驾校进行调查时得知,该驾校刚刚被20余辆教练车堵门,甚至有教练做出拉掉电闸、锁链锁大门等过激行为。

昨天上午10点多,记者赶到金坛区金城镇永泰驾校总部时,所有堵门的教练车已经驶离现场,驾校已恢复正常,学员也都在场地进行训练。一名教练给记者介绍了大致情况。“这件纠纷的核心源于溧阳上黄考场的报班费,2016年1月至5月,这笔费用被取消,后来又下调。我们跟校方产生了纠纷,因为开始在合同里写得很清楚,我们的报班费要根据相关规定进行调整。可现在,报班费取消几个月了,后来下降了标准,为啥报班费还是照旧?”该教练说,他没有起诉,准备和老板调解解决,“这个钱是肯定要退的。”

记者从《判决书》看到:2010年11月20日,经协调,徐教练承包永泰公司教练车,进行培训驾驶员的工作并签订合同。双方在合同第六条约定,开班7日前向甲方(即驾校)缴纳报班费9330元,如管理部门费用调整,报班费随之调整。2016年1月起,常州市上黄驾驶员训练基地的进场费停止收费,每车6人共计4800元。从2016年7月重新又开始收费,每车6人共计2400元,但永泰公司一直未减少对徐教练的收费。经过多次协商,永泰公司才从2016年10月调整报班费用。根据常州长城驾驶服务有限公司董事长的陈述,2016年之前场地租金费是属于行政事业单位费用,由公安机关收取,应当属于合同中约定的管理费用。由于政府部分政策发生情势变更,在2016年1月起该费用调整为驾校代收代缴费用。

永泰公司辩称,原、被告签订的教练车承包经营合同书是双方协商一致的结果,没有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是有效的,双方都应遵守该合同的约定;原告(即徐教练)混淆了报班费、进场费及管理部门费用,报班费和进场费是企业收费行为,管理部门收费是公共收费;被告(即驾校)的管理部门是物价局和交通局,原告所称的上黄驾驶员培训基地不是被告的管理部门,不属于原、被告双方约定的费用调整范畴。

该驾校一位负责人向记者证实,驾校确实在和徐姓教练打官司。“一审我们赢了,二审我们输了,现在等待省高院再审。我们开始也想和教练员们协商,但教练直接向法院起诉,所以我们现在不进行任何方面的协调,就是等待省高院的判决。法院怎么判,我们怎么执行。”该负责人说,9月26日,省高院已经立案审查。

让该负责人感到不解的是,在省高院已经立案审理期间,部分教练从11月27日上午7点多开始,突然采取过激行为,堵门、拉电闸,严重影响到了驾校的经营秩序和学员们的利益。“27日堵了一天,最多时有30多辆教练车。金城派出所介入协调,28日上午9点多才恢复正常。采取这种过激行为,对驾校、学员,乃至对教练本身都是不负责任的。”该负责人表示。

记者还在现场遇到了金坛运管处两位负责人。“这是教练和驾校的行业纠纷,我们主动介入,目前正在联系多方积极协调。这也是为了维护行业的稳定和学校的正常秩序,保障学员们的利益。”驾培科负责人表示,因为上黄驾校训练费用的取消和调整,整个常州都遇到了类似情况,“有的驾校采取法律手段,有的驾校选择私下调解,这个问题还是比较普遍的。”

记者就此咨询了江苏东晟律师事务所潘芳英律师。潘律师说,既然省高院已经受理此民事案件,那双方都应该采取克制的态度,不宜采取过激举动,等待法院最后的判决。潘律师表示,锁门、堵门、拉电闸都是不理智的,一旦产生后果,公安机关可以进行行政或刑事处罚,根据后果的严重程度而定。(小波)

(责编:萧潇、张鑫)

江苏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