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存者公祭仪式享最高礼遇 受习近平亲切会见

2017年12月14日07:56  来源:现代快报
 
原标题:总书记让我保重身体,听了很温暖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代表参加公祭仪式(前排左一为夏淑琴) 现代快报/ZAKER南京记者 顾炜 摄

  夏淑琴、濮业良、艾义英、葛道荣……他们是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是那段惨痛历史的“活证人”。12月13日,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举行,10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享受最高礼遇:全程坐着参加公祭仪式。幸存者夏淑琴老人是第四次参加国家公祭仪式。3年前,在首个国家公祭仪式上,夏淑琴与习近平总书记一起为国家公祭鼎揭幕。3年后,在公祭仪式结束后,夏淑琴再次受到总书记的亲切会见。

  幸存者享最高礼遇

  每年12月13日,南京大屠杀幸存者都会到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进行悼念,风雨无阻。

  今年的国家公祭仪式上,来了10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代表,他们是夏淑琴、濮业良、艾义英、葛道荣、陈德寿、潘巧英、石秀英、岑洪桂、刘民生、傅兆增。与往年一样,他们享受最高礼遇,全程坐着参加公祭仪式。

  只要活着,就要参加,就要继续讲述。这是他们的共同心声。

  90岁的葛道荣是第二次参加国家公祭仪式,老人最大的心愿是晚年能够看到加害方的真诚道歉。“历史是人们经历过的,做过的事情要有勇气去承认,不承认最后还会重复过去的错误。不正视历史,怎么可能珍爱和平?日本政府,你至少欠我们这群老人一个道歉。”葛道荣说,“今天举行公祭仪式,既是对南京大屠杀死难者的祭奠,也是提醒我们要铭记历史,珍爱和平,避免一切战争灾祸重演。”

  89岁的幸存者艾义英老人说:“我的叔父、舅父都被日军杀害了,我的腿上被日本兵狠狠戳了一刺刀,至今还有伤疤。这段历史我们永远忘不掉,我常常讲给孩子们听。”

  尽管没能到现场,不少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还是守在电视机前,全程观看了公祭仪式的直播。王义隆老人就是其中一位。“直播刚开始,镜头一遍遍扫过‘哭墙’,我的眼泪就要流出来了。”王义隆告诉现代快报记者,自己已经95岁了,看到国家、社会各界对南京大屠杀这段历史,对他们这些幸存者如此重视,非常感动。

  守护真相

  连续四次参加公祭,夏淑琴说活着就要为历史作证

  身穿深色衣服、佩戴白花,88岁的幸存者夏淑琴老人表情肃穆。三年前,在首个国家公祭仪式上,习近平总书记曾搀扶着她一同走上公祭台,为国家公祭鼎揭幕。仪式后,总书记还亲切会见了夏淑琴等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如今,夏淑琴的腿脚已经不太利索,但她仍坚持每年来参加公祭仪式。

  在等待仪式开始的时候,日本友人松冈环、国际友人约翰·马吉的后人克里斯·马吉等都跑过来与老人拥抱。松冈环说:“她很了不起!”克里斯·马吉说:“我很感慨,祖父当年拍摄的那个家破人亡的小姑娘如今不仅健在,而且四代同堂。这是夏淑琴的胜利。”

  在80年前的那场人间惨剧中,当时才8岁的夏淑琴失去了7位亲人。1937年12月13日上午,一队日本兵闯进她位于新路口5号的家中,转瞬之间,九口之家只剩下8岁的她和4岁的妹妹。当时夏淑琴身中3刀,因昏死过去幸免于难。

  “国家这么尊重死难者,作为一个从死人窝里被捡出来的孩子,我要用自己的行动,提醒下一代不要忘记那段历史。”夏淑琴告诉现代快报记者。

  在为历史作证时,夏淑琴展现出令人钦佩的勇气与坚强。她是战后第一位踏上日本国土、控诉南京大屠杀暴行的幸存者。老人曾表示,只要自己还活着,就要将这段亲身经历讲述给每一个中国人听,让国人记住历史的教训。同时,也要讲给日本人听,让和平的种子在他们心中播撒。

  正如夏淑琴在接受“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特别贡献奖”时说的,“我一直会继续为历史作证下去,直到日本右翼真诚道歉,希望有生之年能够等到这一天!”

  “总书记这么尊重、关心我们,对我们是极大的鼓励”

  13日上午公祭仪式结束后,习近平总书记亲切会见了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代表。习近平与大家一一握手,询问他们“今年高寿”“身体好吗”,希望他们健康幸福,一代一代把记忆传承下去。

  “这是我第二次见到总书记。”回忆起当时的场景,夏淑琴老人还是非常激动。“总书记跟我握手,我对总书记说,举行国家公祭,是对30万遇难同胞的尊重,也给我们这些幸存者带来了很多温暖。”夏淑琴告诉现代快报记者,说完这话,总书记紧握她的手说,“祝你长寿,保重身体!”听到总书记的祝福,夏淑琴感到很温暖。

  “总书记这么尊重、关心我们,对我们是极大的鼓励。”夏淑琴说,她经历了悲惨苦难的日子,到如今四世同堂、生活小康,最应该感谢的是党和国家。

  总书记对现场的人士说,无论历史的美好,还是历史的灾难,都需要真实。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我们要擦清历史的镜子,抹去灰尘,以史为鉴,走好未来的路。

  日渐凋零

  目前登记在册幸存者不足百人

  随着时间流逝,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正在凋零。就在公祭日前夕,历史的见证者又少了一位。

  12月10日凌晨2点,最年长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管光镜老人与世长辞,享年100岁。老人的离去让人心痛,不少网友在微博留言悼念,并表示会铭记历史。

  1984年,南京首次统计大屠杀幸存者,当时记录在册的幸存者有1756人。1997年,这一数字变成了1200人。2006年,在册幸存者已急剧减少至400多人。到2016年底,南京大屠杀在册幸存者仅有104人。2017年,随着李素芬、王学余、杨明贞、佘子清、管光镜等老人的离去,目前登记在册的幸存者已不足百人。  (徐红艳 鹿伟 张瑜 徐岑 耿朴凡 综合新华社)

  记忆之殇

  成诗源:母亲把手指塞进我嘴里救了我一命

  13日上午,在南京玄武区紫鑫城社区,包括锁金村街道领导、社区党员、锁金村派出所民警在内的60多人参加社区举办的国家公祭日活动。

  1936年出生的成诗源老人是南京大屠杀亲历者,他说,据母亲讲述,日军来的时候,全家人逃到五台山附近的难民营。“当时天冷,又没奶吃,我一直哭。父亲担心我这么哭会把日军引来,母亲想了个办法,把我带到防空洞门口,把手指塞进我嘴里,让我吸吮,我才安静下来。”成诗源感慨,“是母亲救了我一命。”

  吴秀珍:舅舅没被炸死,却因喊了一声被戳死

  13日上午,在南京胭脂巷社区居委会,居民们坐在一起,听南京大屠杀遇难者亲属讲述80年前的往事。

  “我母亲叫梅寿兰,2014年过世,她是南京大屠杀幸存者,那年她9岁……”69岁的吴秀珍讲起从小听母亲诉说的往事,声泪俱下,“他们大冬天逼我叔公下塘找被手榴弹炸翻的鱼,然后残忍地向人群扔手榴弹。有两个人没被当场炸死,一个是我舅舅梅寿喜,当年14岁,一个是我叔公梅福康,当年16岁。我舅舅因为喊了一声,被日本兵用刀戳死了。我叔公也被戳了,万幸的是,他活了下来。”(郝多 刘静妍 王益 李娜 张婧怡)

  实习生 

(责编:张妍、张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