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父亲牺牲学生 南京老人找到烈士名字大哭

2017年12月14日08:10  来源:现代快报
 
原标题:这张照片,让千万网友心碎

12月13日上午10点01分,低沉急促的警报声响彻南京城。全市17处大屠杀遇难同胞丛葬地、多个社区和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也同步举行了悼念南京大屠杀死难者活动。

在南京抗日航空烈士纪念碑广场上,现代快报记者拍摄到了一位老人在纪念墙前掩面而泣的照片,感动了千万网友。仅在新浪微博上,截至昨晚10时的点击量就超过2000万次。网友留言:“看着哭泣的老人,心碎了!”这张照片的背后,是一个可歌可泣的英雄故事。

心碎瞬间

在纪念墙找到那个名字,老人哭了

照片中的老人叫张翼龙,今年已经78岁了。腿脚不大灵便,妻子在一旁小心地搀着他。他们家住在汉中门附近,一大早便坐公交赶到了南京抗日航空烈士纪念馆。广场上,共有30座黑色英烈碑。老夫妇的眼睛不太好,他们凭着记忆仔细地搜寻那个熟悉的名字,但找了半天,也没能找到。

“我不是烈士亲属,是替我父亲来看望他的一名学生。他叫蒲良楼。”面对现代快报记者的询问,张翼龙有点急,他在手心里反复比划着“蒲良楼”三个字。最终,现代快报记者帮他们找到了这个名字。在一座黑色英烈碑的最中间,刻着:“蒲良楼,少尉。”记录还显示,这名烈士的籍贯是广东大埔。生于1916年12月26日,1944年2月29日牺牲。牺牲时非常年轻,只有28岁。

站在英烈碑前,看着纪念墙上的这个名字,张翼龙老人掏出手绢默默流泪,一度哭得不能自已。他颤抖着掏出手机,请记者为他们夫妇在纪念墙下拍下合影。张翼龙告诉记者,他的父亲张传忠,曾是蒲良楼在航空军校的教官。蒲良楼还有个哥哥,叫蒲良梢。两三年前,蒲良梢从美国来到南京,辗转找到弟弟昔日的教官——将近百岁的张传忠老人,也就是张翼龙的父亲。张传忠老人上了年纪,身体不太好,还有些轻度健忘症,很多事情都记不得了。但在蒲良梢的提醒下,他还能依稀记起学生的名字,口中喃喃地呼唤。

去年,张传忠老人也去世了,享年101岁。

得知蒲良楼的事迹后,张翼龙老两口每年的12月13日都会到南京抗日航空烈士纪念馆悼念他。“一开始,是替父亲来看望牺牲的飞行员学生。现在,也是对父亲和历史的一种缅怀。”张翼龙说。

看哭千万网友:英雄我们永远铭记

12月13日中午11点多,“@现代快报”微博、ZAKER南京客户端同步发布了张翼龙老人的故事、照片和视频。上线5小时,点击量就超过1100万次,上了新浪热搜榜第一。同时,这篇报道也上了腾讯新闻首屏的热点精选,1小时就有1.2万个跟帖评论。全国有数百家网站和客户端转载。

“泪奔”“心颤”“ 爷爷别哭”“心疼老爷子”……不少网友的评论也让人泪目。网友“小榕毛麻麻”说:“鼻子酸眼泪就流了,那一辈他们那种痛,或许我们这些后辈永远无法体会,真想抱一抱老爷子。”网友“Dearrrr小先生”说:“给爷爷擦擦眼泪,别哭。”

ZAKER南京网友“夏日微凉”说:“历史不容忘却,祭忆代代延续。”微博网友“张小蚱的小毛驴”也回忆了长辈的故事:“还记得爷爷在世时,提到过他的亲弟弟,抗日战争时去打仗了,后来一直没有音讯,一直到2013年爷爷去世,都没有见过弟弟。”

面对着这张照片,千万网友之所以动容,是因为他们从照片中,看到了那段历史,看到了千千万万为国家献身的抗日英雄。正如网友“HH”留言说:“没有比英雄,比烈士更让人动容了!还有很多无名英雄,可能连个名字都没有留,可是你们也有共同的名字:英雄!我们永远铭记!”

祭奠现场

这对夫妇:每年都会来,风雨无阻

13日上午,挹江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死难同胞丛葬地一片肃穆。来自附近社区的 50 多位居民,胸佩白花,神情凝重,自发来献花、默哀、唱国歌,共同悼念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和所有在日本侵华战争期间惨遭日本侵略者杀戮的死难同胞。

今年75岁的吴义宝和老伴一大早便从江北赶来,只为早早地到纪念碑前看一眼。“我每年都会来,风雨无阻,每次都感到心中悲痛只增不减。”吴义宝告诉记者,他是早年居住在挹江门附近的老居民,见证着这块土地的诸多变迁,“过去中国太落后了,受了这么欺辱,我一刻也不敢忘记,”说到这里,老人激动地流下了眼泪。“现在国家强大了,谁还敢欺负我们?一定要珍惜现在的和平生活,不能忘记历史。”

80年前这里曾有一场腥风血雨:1937 年 12 月至 1938 年 5 月,南京崇善堂和红十字会等慈善团体先后六次共收死难者遗骸 5100 多具,埋葬于挹江门东城根及其附近姜家园、石榴园等地,该处丛葬地见证着日军的罪行,对研究近代史具有一定的作用。

他们制作千纸鹤寄托无尽哀思

12月13日上午10点,河海大学师生代表在清凉山丛葬地前参加悼念仪式。现场400百余名师生代表身着素装,胸配白花,静静地站在丛葬地纪念碑前,集体默哀1分钟。一首《国家公祭<和平宣言>》诗歌朗诵后,师生代表依次献花。同时,他们还在丛葬地献上了自己制作的千纸鹤,以寄托哀思。

在北极阁丛葬地,来自南京审计大学青年联合会的5名大学生带来一份1937版南京地图,在这张地图上,他们用蓝色的边框,标绘出了7处,北极阁2000多名遇难者当初遭受迫害的地方。该校大二学生李研说,“标绘出丛葬地每一个具体的屠杀地点,都有详实的历史依据,可以让大家更好地悼念同胞。”

13日上午,在原金陵大学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丛葬地,南京大学百名师生前来悼念,他们手持菊花,缅怀、哀思。现代快报记者发现,学生中有不少是留学生,对于南京大屠杀,他们很多人表示对这段历史有所了解,深感痛心。“我在比利时就听过南京大屠杀的事。”来自比利时的留学生文秀妮,刚来南京3个月。她说,学习汉语后,她对这段历史有了更多了解,非常震惊, 也非常痛心,希望世界和平,不要再发生这样的事。 (余乐 徐红艳 徐岑 郑文静 赵丹丹 钟晓敏 谢喜卓 王舒窈 谢毓灵 韩雨霁 钱念秋)

(责编:张妍、张鑫)

江苏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