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兴化戴南镇酸洗企业污染调查:连番整顿留一家 伤疤未好却忘疼

人民网记者 王继亮 吴纪攀

2018年01月17日00:01  来源:人民网-江苏频道
 

落实新发展理念需要知行合一,图为新源环保公司不远处戴南镇政府设立的环保宣传牌。

环保监管“进退两难”?

面对群众举报新源环保的种种问题,兴化市环保局缘何不见查处而是向戴南镇发去建议函?该局相关人士表示,戴南是经济发达镇行政管理体制改革试点,部分县级行政权力下放到镇,新源环保即由戴南镇环保局负责监管,兴化市环保局只有指导和建议权。“让戴南镇环保局来监管有镇政府投资背景的企业,其效果不能不打上一个问号。”当地一家不锈钢企业负责人质疑说。

戴南镇环保局局长蒋步祥则认为,戴南镇环保局对新源环保没有疏于监管。“2017年以来,我们查处新源环保多次,光罚金就有80万元,接下来还要重罚。”记者了解到,为了加强企业管理,不久前刚从戴南镇政府办公室副主任位置上退居二线的武宝枫获任新源环保总经理。

去年11月29日,武宝枫上任第二天就面对严峻挑战:一是丁育军之死,二是环保查处。蒋步祥介绍,戴南环境监察人员当天到新源环保现场检查发现,该公司确实存在群众反映的将酸洗废水处理后所产生污泥未经申报擅自转移的问题,且转移过程中未使用包装容器运输致部分酸洗污泥抛洒路面。记者日前获悉,新源环保已将这些污泥交给有资质单位处理。

经企业方同意,记者进入新源环保酸洗车间探访,现场只看到4条自动生产线正在封闭式酸洗作业,除了加酸时有少许酸味,地面也较为干净整洁;其余则为敞口式酸洗池,不时散发出酸味,并有黄色酸雾散出来,地上也有不少污水。武宝枫介绍,新源环保共有42条酸洗生产线,其中6条自动生产线,2条因技术原因停用;36条半自动生产线确实存在一些酸洗池因产品规格问题无法封闭。

按照我国《环境保护法》规定,建设对环境有影响的项目,应当依法进行环境影响评价。问题在于,新源环保依法进行环评,但没有按环评进行生产设计。“当初理论设计与实际情况有一定的出入,这主要由于戴南不锈钢品种较多、规格不一造成的。对于新源环保改变了生产工艺的问题,目前正在重新办理环评手续。”这是蒋步祥的回答。在他看来,如果完全按照企业环评审批要求,这些半自动生产线都应停产,而这将影响到全镇的不锈钢产业,甚至造成整个产业瘫痪。

蒋步祥说:“我们的目标是督促新源环保无条件做到酸雾吸收有措施、污染规范化处置,并通过技改达到酸雾零排放的标准,从全镇产业大局来看,不能一关了之。”武宝枫也表示,下一步将在企业管理特别是生产车间管理上推行精细化管理,确保新源环保既能很好地服务地方产业发展,也确保不对周边环境造成污染。

记者短评:如此讲大局,偏偏丢了大局

思想解放,行动更要跟上,落实新发展理念就重在知行合一。在党的十九大强调“像对待生命一样对待生态环境”的背景下,观察“中国不锈钢名镇”戴南镇的治污表现颇具典型意义。

在不锈钢产业支撑下,戴南曾多年位居苏中第一经济强镇,却也为酸洗污染付出了代价。2013年8月,戴南领到区域限批罚单,两年后方才解除。如此教训不可谓不惨痛,紧随其后的环保风暴也不可谓不猛烈:279家酸洗企业,2013年先关掉200家,2017年又关掉79家。这让人们似乎从中看到了壮士断腕的决心。

现实的工艺水平决定了要生产不锈钢仍要有酸洗,要通过酸溶液去除钢铁表面上的氧化皮和锈蚀物。那些落后、松散、经过整治仍难以达到环保要求的酸洗企业一个个关停了,高标准、上规模、污染能够得到有效治理的现代酸洗企业呼之欲出,这便有了兴化市戴南新源环保有限公司。

国资参股、独家经营、环保底线是这家企业一出生就有的胎记。无疑,环保底线最为显眼也最受关注,在重塑戴南环境形象上,它被赋予了某种使命和责任。这从两年前当地的外宣口径中可见一斑:全国唯一适用于多品种、多材质的现代化不锈钢酸洗中心,整个生产过程全自动、全密闭,酸雾控制采用全封闭罩由风机抽送到酸雾处理塔处理,废酸回收和污泥处置也都尽得其法,做到减量化、无害化、资源化。一切看起来是那么细密周全,一切都像“改过自新”的样子。

但是,这个现代化不锈钢酸洗中心2016年试运行之后就让附近的居民和厂里的工人失了望:他们照样在酸雾中呼吸。2017年2月,兴化市环保局向戴南镇政府指出其存在酸雾经常无组织外排、酸洗污泥处置不规范、雨污分流不彻底、自动监控设施未联网等一系列问题;2017年10月,戴南镇环保局查处其未正常运行大气污染防治设施;2017年11月,戴南镇环保局查实其存在酸洗污泥未经申报擅自转移问题。

这些事情的发生远非单纯管理失范那么简单,病根在其生产工艺与当初环评不相符上。这个项目是在戴南镇区域限批解除后的第二个月通过环评的,环评方案理当过硬,孰料实际建设却另起炉灶。最为明显的是,原来说好的“生产过程全自动、全密闭”,如今42条酸洗生产线只有6条是自动生产线,其中还有2条停用了。

环评是个硬杠杠。到了这里,戴南镇环保局开出的药方却是重做环评,而非铁腕执法。为什么?该局局长蒋步祥一语破的:“从全镇产业大局来看,不能一关了之。”那么问题来了:此前279家酸洗企业可以一关了之,这一家为何不能?当地的为难在于,戴南时下1200多家不锈钢企业只有这一家酸洗中心,关了它就意味着断了全镇的经济命脉。于是,大而不倒,恃宠而骄,加之“强镇扩权”下的戴南镇政府自身拥有环保监管职权,所谓全镇大局不免异化为地方保护,监管困局几近无解。

在纠偏中继续走偏,以一个新错误代替旧错误,戴南视新发展理念为何物?面对环境底线,倘若一个乡镇都能以自己的“大局”为大局,一个省、一个国家的大局又将安在?

(责编:萧潇、唐璐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