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兴化戴南镇酸洗企业污染调查:连番整顿留一家 伤疤未好却忘疼

人民网记者 王继亮 吴纪攀

2018年01月17日00:01  来源:人民网-江苏频道
 

戴南镇光孝村村民2017年4月份拍摄到新源环保厂房上空的黄色酸雾。

区域限批两年,这是“中国不锈钢名镇”江苏兴化市戴南镇为污染付出的惨重代价。监管倒逼之下,当地对问题突出的环境痛点重拳整治,在2015年8月限批处罚解除前后将279家酸洗企业予以关停,仅扶持一家由镇属企业参股的兴化市戴南新源环保有限公司(下称“新源环保”)。

然而,这家在限批处罚期间注册成立、于限批解除后通过环评的企业并没有汲取前车之鉴,自2016年10月投入试运行以来,存在酸雾无组织外排、污泥处置不规范、雨污分流不彻底、大气污染防治设施不正常运行等诸多问题,招致群众强烈反映。

戴南镇环保局局长蒋步祥在接受人民网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完全按照环评审批要求,新源环保的多数酸洗生产线均应停产。“新源环保是戴南现存唯一一家酸洗企业,如果强制关停将影响全镇1200多家不锈钢企业的生产,全镇经济命脉也将濒临瘫痪。”他说。

环保风暴催生的“宠儿”

作为不锈钢配套产业,戴南镇的酸洗企业在本世纪初达到500多家,粗放作业加上无组织排放带来了严重的污染问题。“每个村庄的河道几乎都是‘黄河’,群众一直举报到省里。说实在的,那时候环保要求没有现在这么高。”镇政府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2004年,当地组建南北两个酸洗中心,要求企业进园集中酸洗、集中治污,酸洗企业一下减到279家。然而,此举并没有解决当地污染问题。

2013年8月,江苏省环保厅对戴南镇开出“区域限批一年”的罚单,后延至两年。面临环保风暴,戴南当年即减掉酸洗企业200家。区域限批处罚期间,当地为不锈钢产业长远发展考虑,由镇属企业领投、引入民资组建酸洗龙头企业,2014年3月28日,新源环保应运而生,注册资本1亿元,初时国资控股51%,现为30%。

生于危难之际的新源环保被寄予厚望。在当地官方表达中,它被称为“全国唯一适用于多品种、多材质的现代化不锈钢酸洗中心”,生产线由专家团为戴南“个性定制”,生产过程全自动、全密闭,所有的水实现循环使用,项目环保水平达到国内先进。那么,它的表现是否一如期望呢?

2015年9月,也即戴南镇区域限批松绑的第二个月,新源环保新上不锈钢表面处理中心(替代升级)项目获环评审批同意。一年后,该项目试运行;2017年2月,其余79家同业再被关闭。就在当月,兴化市环保局向戴南镇政府发出一份《关于责令新源环保有限公司限期改正的建议函》。文称,新源环保“在2016年10月投入试运行以来,由于环境管理机制缺失、治理设施不足、现场管理不严,导致生产过程中大量黄色酸雾经常无组织外排、酸洗污泥处置不规范、雨污分流不彻底、自动监控设施未联网等一系列问题”。紧接着3月份,该企业即因雨污分流不清,导致冲洗酸洗车间的含酸废水排入兴姜河道。

最近的一个麻烦是,有工人命丧新源环保的酸洗车间。死者叫丁育军,55岁,生前是江苏新华合金电器有限公司的工人,他的一部分工作是晚上被派往新源环保对本厂生产的不锈钢制品进行酸洗作业。2017年11月28日晚他在新源环保上夜班,次日一早被发现倒在了酸洗池旁。他的突然离世让妻子于洪霞想起丈夫多次说过的话:“那里工作环境不好,不通风,酸味很大。”而不论新源环保还是戴南镇的安监、环保部门,没有任何一方确认丁育军之死与企业生产环境存在关联。

据新源环保不愿具名的工人称,新源环保多数酸洗生产线并非“全自动、全封闭”,敞开式的酸洗池挥发出来的黄色酸雾实在呛人,去年有七八个人因为受不了选择离开。“如果酸雾吸收塔正常开启,也不会是这个状况。来检查就开,检查完就关。”按照工人的说法,企业不愿开酸雾吸收塔是为了省钱,因为每个车间一台大功率酸雾吸收塔,每月光电费就要数十万元。蒋步祥告诉记者,2017年10月,戴南镇环保局因新源环保未正常运行大气污染防治设施,逃避监管排放大气污染物,责令其改正并处罚金50万元。

记者亦在新源环保周边的光孝村、冯田村、顾庄村等进行了实地走访。光孝村群众称,这一年多来,他们夜里睡觉不敢开窗,“排放的酸雾刺鼻难闻,衣服晾在外面也会沾上黄色的污点。”一位杨姓村民曾多次举报新源环保的污染问题,收效并不明显。兴化市环保局相关人士也表示,上述建议函转给镇政府后,情况并不乐观,百姓投诉仍然不断。

(责编:萧潇、唐璐璐)